陌天歌会觉得头越发晕,究竟怎么回事?想不出因为然来,只会觉得眼前的李玉山晃来晃去,而他的笑,也越发怪异。她终于等到头一歪,倒了下去。坐在她对面的李玉山精深莫测地笑了笑。许久以后,陌天歌醒了回来。她有些很奇怪,不停地摇晃的蓬顶,像是在前行,这是在哪?她终于头一歪,倒了下来。。...

陌天歌觉得头越来越晕,到底怎么回事?

想不出所以然来,只觉得眼前的李玉山晃来晃去,而他的笑,也越来越古怪。

她终于头一歪,倒了下来。

坐在她对面的李玉山高深莫测地笑了笑。

许久以后,陌天歌醒了过来。

她有些奇怪,不停晃动的蓬顶,好像在前进,这是在哪?

转头一看四周,她几乎跳起来。

这是一辆马车,那李玉山就坐在她旁边,看着她的目光里,交织着贪婪、阴狠与陶醉。这样的眼神,一下子令陌天歌毛骨悚然。

她惊起:“怎么回事?”

李玉山笑了一笑,只是这笑里,没有往日与她交谈时的和善,而带着阴冷。

“陌道友,”他拨弄着手里一块如风水盘一般的东西,仿佛猫儿看着老鼠一般地看着她,“原来道友身具纯阴体质,难怪在这俗世之间,也有如此修为,真是羡煞我这等资质极差之人。”

陌天歌大吃一惊,连话也说不出来:“你……”

“想问我怎么知道的?”李玉山问道,看到她惊慌不已的神色,勾起嘴角,“陌道友天资聪慧,实在远超同辈,可惜到底年纪太小,涉世未深。你可记得你与我说了什么?”

陌天歌不明所已。

李玉山又冷笑,提醒她:“你说,你母亲是因为体质之故,无法相救,是也不是?”

陌天歌点头。

他又接着说:“陌道友一定不知道,凡人所谓的体质问题,只有一种是我们救不了的,那就是阴阳失调。所谓孤阴不长,独阳不生,对凡人来说,正是如此,所以,不管男女,体内都有阴阳,只是男子阳盛阴衰,女子阴盛阳衰。而如果某个凡人只有其中一种,那他就活不长。不过,纯阴之体的男子或是纯阳之体的女子,生下来就会夭折,你母亲既然活到生下你,那就是具有纯阴之体。”

陌天歌望着他,惊骇不已。她还以为自己已经够小心了,却没料到,只是一句话,竟然就让别人知道了真相!

李玉山又道:“纯阴之体,历来可以遗传,当然,这几率并不高,而且,经常有人活不到生下子女就死去。我也不肯定你遗传了,只是你以五灵根的资质在俗世修炼居然有如此的进益,可能性极高。不过,现在已经肯定了。”他扬了扬手中的盘子,“灵盘测出来,你确实具有纯阴之体!”

陌天歌看了看他手里的盘子,又瞪着他:“那你想怎样?”

李玉山仰头一笑,望着她的目光闪动着令她毛骨悚然的光芒:“陌道友一定知道,纯阴体质代表着什么吧?修炼速度比常人快得多,而且,对双修伴侣极为受益,如果做炉鼎,将是最好的炉鼎……”

这可怕的脸色,受陌天歌惊得一退,又猛然想到,自己是会法术的,便一提掌,就要运用风息术。可是,下一刻,她又一次大惊失色。

她的灵气,竟然无法运行!

李玉山又是一声冷笑,说道:“你不用试了,我给你吃的是一种叫做玉馨花的花粉,这种花粉会暂时封住灵气。”

“你……”陌天歌怒视着他,“要是让我爹知道,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
“你爹?”李玉山轻蔑地望着她,“你当我没打听过吗?别人都说你爹在你未出世的时候就走了,一去不回,音讯全无。恐怕你就是用你爹留下的功法一个人胡乱修炼的吧?所以才会连一些常识都不知道。”

他猜得却也不错,只是怎么也不会猜到,陌天歌的功法,来自祖先的遗留。

这话一说,陌天歌已是完全绝望了。她心心念念想要离开陌家,却不是这样离开。她真后悔,为什么要跟一个陌生修士说那么多呢,祖先说,修仙路上人心难测,真是半点没错,可她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……

李玉山却又缓了脸色,怜爱地摸着她的头,说道:“你也不用这么害怕,炉鼎采补,我总要等到你长大。再说,别的女修或许当了炉鼎就没法提高修为,你却不用担心,以你的体质想要补回灵气太容易了。何况,总要你修为提高,对我才有用不是?”

这样的语气,哪里是安慰,不过是威胁罢了。若是乖乖听话,他才会给好日子过。

陌天歌脸色白了又白,终于禁不住心中害怕,低声问道:“炉鼎……炉鼎到底是什么?你要吸我的灵气吗?”

李玉山一愣,却是哈哈大笑,笑罢摇头:“我怎么会以为这么小的孩子就能明白呢?不过,没关系,到时候你就懂了。”

说着,他的手伸过来,抬起陌天歌的头,仔细看了许久,又满意了几分。心里想道,这小姑娘长得倒也不错,想必长开了也是个美人,如此倒是更好了。

在这般带着邪恶之意的目光注视之下,陌天歌不禁一阵发抖。没有灵气,她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而已。

李玉山却很欣赏她此刻的表情,自言自语:“有了你,不说别的,筑基总是有望了。再等五六年……四十岁之前,我必能修到炼气十层,到时就能加入门派了!”

说到此处,他不由地露出陶醉的表情。

他出身同安城一户普通人家,小时候无意中撞到两个修仙者打斗,遗漏了一本功法被他捡到,他就这样开始了修炼之路。

最开始,他一直懵懵懂懂,直到一年之后,竟然感觉到了灵气,才知道,这是一部可以修炼成仙的功法。

后来,他知道了修仙界的存在,就离开了家,去了昆吾。

在那里,他见识了修仙者的种种手段,才知道有这样一片广阔的天地,他没法再继续做一个凡人,所以四处游历,希望能遇到机缘,进入修仙门派,然后筑基,结丹……

可惜这几年,他仍然是一个落魄的散修,灵根低劣,没有修仙门派愿意收他,机缘也从来没遇到过……

但是现在不一样了。他的眼中冒出精光,只要这个小姑娘长大了,可以做炉鼎了,他就能修习双修之法,在她身上采补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颠狂的笑声里,陌天歌缩在角落,想问他去哪,终是不敢问出口。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323)

我要评论
  • “好,&日你就

    夫子脸上出现微微的笑意:“好,背得很好,今日你就开始看‘出则弟’吧。”

  • 连忙低&下头。

    偷偷抬头看夫子的脸色,却见夫子面色严肃,又连忙低下头。

  • 哥,不&西还来

   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跑近,看到陌天歌散乱的辫子,顿时怒目相向:“哥,不许你欺负天歌,把东西还来!”

  • ”重重&声,生

    戒尺高高抬起,“啪”重重地打在他手心,整个学堂的孩子都不敢出声,生怕下一个是自己。

  • 女儿送&个字。

    世人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,陌家族学也是如此,陌家村的女儿,极少有上学堂的,都是晓事起就帮着家里料理家务,只有家境通达的人家,才将女儿送来识几个字。

  • 被扯了&他一眼

    被扯了辫子的陌天歌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“把头绳还我!”

  • 天歌低&了?”

    感觉到天巧动来动去的,陌天歌低声问:“天巧,怎么了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