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了夜,村东的小屋子里悄悄地走出一个人。这人恰恰偷偷的跟着陌天歌回去的李玉山。他了在这家人的口中获知了那姓陌的小姑娘的事情。毕竟,他也没暗着问,先装做有意地问到那间大宅子是否可以是什么大户,这家的汉子答,那是村长的宅子,他一听,就趁机就打探村这人正是偷偷跟随陌天歌回来的李玉山。。...

入了夜,村东的小屋子里悄悄走出来一个人。

这人正是偷偷跟随陌天歌回来的李玉山。

他已经在这家人的口中得知了那姓陌的小姑娘的事情。

当然,他没有明着问,先装作无意地问起那间大宅子是否是什么大户,这家的汉子答,那是村长的宅子,他一听,就借机开始打听村中的事。这家人没什么戒心,原原本本与他说了,包括村长家的人口。

住在那宅子里的有两个女孩子,一个是村长的长孙女,一个是招婿的女儿留下的孙女,两人年纪相当。他观察过,那小姑娘身上穿的衣衫布料并不好,比那日一起去集市的另一个女孩儿差了许多,两人又长得相似,他可以肯定,另一个女孩才是长孙女,如此,这小姑娘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。

他装作同情那小姑娘的样子,问她的身世,想来平日也没人能说这些闲话,这家人丝毫不隐瞒。这小姑娘原来就住在这家隔壁,还未出生父亲就有事外出,结果一直没回来,母亲三年前也去世了,无依无靠的她才被接回祖父家。他又着重问了这小姑娘的父亲,果然听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。

这家的汉子谈起那个男人,十分佩服的语气,说是懂得极多,不但医术高明,还身上带功夫,可惜也不知道去哪里了,今日也没回来。

李玉山心里就肯定了,这小姑娘说得不错,她父亲应该是个修仙者,所以如此神秘,只是不知修为如何。

不过,他心里又疑惑,为何这个修士,会留在这个普通的村子里,还娶了一个凡人女子。要知道,修仙者是不会把凡人看在眼里的,他们只会与同为修士的女子结为双修伴侣,这样对自己的修为才有帮助,而凡人女子,顶多纳之为妾罢了,哪会娶之为妻,生儿育女呢。

而且,娶的这个女子居然还是生来带病,更加令人困惑,要知道修仙者的手段,对凡人来说已是神仙手段,要治好一个凡人,太简单了。

为此,他又特意问了这女子的事,果然,她的丈夫在那几年里想尽办法,只是让她的病情减轻而已。

他敏感地觉得,这女人身上必有秘密,说不定,这个秘密现在还在她女儿身上!

这般想着,他偷偷趁着夜色溜出来,进了隔壁院子。

这房子显然已经很久没人住了,院子空荡荡的,推开门,可以闻到一股木头的霉味。屋里也只有一些家具,空空的,日常用品都没有。

他仔细地翻了一遍,没发现任何异常的东西。想来就算有东西,也早被人拿走了吧。

他失望至极,出了屋子,往最大的那间宅子走去。

还没走近,他就看到了那宅子透出的淡淡的灵光,这说明有人正在修炼。这么清晰的灵光,可见这小姑娘并没有用防御阵法,虽然凡人看不到,修仙者却能看得清清楚楚。他不禁感叹,这小姑娘小小年纪却能忍得修炼的枯燥,这么晚了仍在修炼,看来能有那般修为,也不是单纯的机缘了。

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儿,他的眉头慢慢蹙了起来。

这分明不对。

修士修炼的时候,所散发的灵光,与吸收的灵气有关,而吸收什么灵气,是由修炼的功法决定的。所以,如果练的是金属性功法,那灵光就是淡淡的金色,如果是火,就是红的。可是眼前的灵光,却没有任何颜色!

那也就是说,这小姑娘,修炼的功法没有任何属性!

但凡没有任何五行属性的功法,就不是简单的入门功法,或是有特别的功能,或是威力极大。

他兴奋起来,好的功法,就预示着极快的进度,甚至筑基的可能!他原以为这姑娘的功法只是好些而已,没料到居然并不是入门级的普通功法。

想到这里,他心里升起了贪婪之意。如果有这部功法……

天快亮了,陌天歌停止了今天的修炼。

从李玉山处听到的修炼心得,果然很有用,很多以往她想不通的地方,迎刃而解,这一晚修炼,她收获甚多。

心情很好地出门梳洗,连林婶的黑脸也没影响她的好心情。

吃过饭,跟天巧说了一声,她准备再去镇子一趟。因为昨日修炼极有收获,所以她今日打算再去见见李玉山,再聊一些关于修炼的事。

不过,她刚刚赶到镇上,就见李玉山背着行李从客栈走出来。

“李道友,你这是要走了?”

李玉山看到她,露出笑容:“是啊,在此间已经留了半月,该继续上路了。陌道友来寻我是有什么事吗?”

陌天歌道:“昨日交流心得,有些地方令我茅塞顿开,因此今日又前来打扰,不过既然道友要走,我就不麻烦了。”

“哪里,”李玉山闻言笑道,“道友要来探讨心得,我求之不得。不如,道友就与我找个地方谈谈吧。”

陌天歌想了想,点头:“好。”

李玉山便引着她,寻到镇口桥边,在桥边的茶摊坐下来。

一坐下来,李玉山开门见山:“道友昨日修炼还顺利么?”

陌天歌点头:“还要多谢你呢,一直以来我不明白为何经脉有时候会难以通行,你告诉我要经常用灵气滋养,我昨日运行了一遍,果然好多了。”

李玉山笑着摇摇手:“这是修仙界人人皆知的,却不是我的功劳,何况道友所告,我也受益良多。那个修炼法术之时先练习灵气运行的方法,我将来学习法术很有用。”说罢,他有意问道,“陌道友,令尊离去这么久,平日如何指点于你呢?”

陌天歌顿了顿,小心说道:“我有什么不懂,都会写信问我爹。”

李玉山哦了一声,心中想的却是,那村人分明说她父亲是一去不回,根本没有任何音信,看来这小姑娘也防他呢。不过,到底年纪小,糊弄她太容易了。想到这里,他又问道:“道友的其他亲人呢?像道友这般,隐瞒身份住在凡人之间的修士,真的很少见到。”

陌天歌低头说道:“我母亲几年前生病没了,现在跟其他长辈住在一起。”

见她情绪低落,李玉山连忙道歉:“抱歉,提起了你的伤心事。不过,既然你爹也是修仙之人,怎么不治好你娘呢?凡人的病,对我们来说,实在很容易。”

陌天歌却还是摇头:“我娘的病是治不好,我——我爹说,是体质的问题,他也没办法。”

体质的问题。李玉山眼中精光一闪。所谓体质的问题,就是先天五行阴阳出了问题,一个凡人无法活下去,就有这么几种可能,一是五行混乱,二是阴阳不调,三是沾染的什么不该有的鬼气魔气。五行混乱虽然治不好,却可以延命,身带鬼气或魔气,可以驱逐,只有阴阳不调无能为力。而阴阳不调,那就是天生纯阳之体或是纯阴之体。

想到这,他心中忽然激动起来。纯阳之体的女子或是纯阴之体的男子,一般生下来不久就会夭折,只有纯阴之体的女子才能活到生下后代!

如果是这样,那他所有的疑惑就迎刃而解了。那个修士之所以会留下来娶一个凡人女子,是因为这个女子身具纯阴之体,虽然没有灵根,可对自身极为受益。而且,这种体质还有可能遗传,修士的后代出灵根的几率又高……

他垂下眼,掩饰自己的激动,因为他意识到,这个小姑娘,很有可能就是其中的幸运者。一个身具纯阴体质又有灵根的女子,难怪仅凭五行灵根,在这俗世她也可以修炼!

他不由想到自己在昆吾听过的消息,纯阴体质的女修,千年难求,而且,会是最好的炉鼎……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331)

我要评论
  • 高抬起&声,生

    戒尺高高抬起,“啪”重重地打在他手心,整个学堂的孩子都不敢出声,生怕下一个是自己。

  • 东西,&。她小

    陌天歌接过她递来的东西,是一块地瓜饼。她小声地说:“谢谢。”

  • &,我就

    小姑娘又说:“娘,你就好好休息吧,等你好了,我就不要做这些了。”

  • 西还来&!”

   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跑近,看到陌天歌散乱的辫子,顿时怒目相向:“哥,不许你欺负天歌,把东西还来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