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谈经论道了大半日,李玉山又说起法术。他道:“我曾经的可以得到的那本功法,只零零碎碎地详细记载了几个法术,其中有一个叫火引术的,威力貌似很不错。”说罢,他运起灵气一弹指间,会出现一束火苗,随即指尖一引,那火苗倏忽之间离去,墙壁上便会出现了一指宽的小洞。陌天歌大吃一惊。这他道:“我昔日得到的那本功法,只零碎地记载了几个法术,其中有一个叫火引术的,威力倒是不错。”说罢,他运起灵气一弹指,出现一束火苗,随后指尖一引,那火苗倏忽而去,墙壁上便出现了一指宽的小洞。。...

两人论道了半日,李玉山又提起法术。

他道:“我昔日得到的那本功法,只零碎地记载了几个法术,其中有一个叫火引术的,威力倒是不错。”说罢,他运起灵气一弹指,出现一束火苗,随后指尖一引,那火苗倏忽而去,墙壁上便出现了一指宽的小洞。

陌天歌大吃一惊。这火有这样的威力倒不稀奇,她的风息术也有这样的威力,书上记载的威力还不止于此,稀奇的一是快,二是控制得如此微妙,只烧了那一个小洞,周围完全没事。

李玉山露出自得的笑容:“这火引术,我练了两三年,已有几分火候,便是灵器,也能抵挡几分,如今也不好演练给道友看。道友功法极好,想必法术威力更强吧。”

陌天歌犹豫了会儿,谨慎道:“倒也没什么,我功力低微,只习得几个小法术,只有一个风息术,还有点威力。”

“哦?”李玉山十分感兴趣地看着她,“可否让在下见识一下。”

陌天歌没推辞,运转了一下灵气,手掌一划,铜烛台顿时一裂两半。

李玉山颇为惊讶,问道:“不知道友这法术最强可以割裂何物?”

“这……我也不知。”

听得此言,李玉山笑道:“道友能运用风系法术,莫非灵根极好?”

陌天歌不解:“这是为什么?”

李玉山解释:“这些法术有属性,自然与灵根有关,我乃五物缺金四系灵根,其中火系灵根最佳,所以修习火法效果最好。道友可以运用这风系法术而不用借助外物,风属木,必是木灵根十分出色,或者本身就是风属性异灵根了。”

陌天歌的修仙知识并不多,听到这说法,十分稀奇,回道:“我不知自己木灵根如何,但我的灵根乃是五行灵根,据说并不好。”

李玉山大大惊讶:“道友小小年纪,就有炼气二层的修为,法术也如此精妙,竟是五行灵根?”

陌天歌不明白他为何如此难以置信,但仍回道:“是的。”

得到肯定,李玉山满脸羡慕之色:“想来道友是功法极好,又有长辈指点,少走了许多弯路,不知道友修的是何种功法?”

这个问题,陌天歌迟疑。素女诀是纯阴体质女修才能修炼的,祖先又说,千万不要让人知道自己身具纯阴体质,否则就有可能被人当成炉鼎。她还不知道炉鼎什么,可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那李玉山察言观色,见她迟疑,便笑道:“我只是顺口一问,道友如果不方便说,那就算了。”

听他不再问,陌天歌松了口气。

两人又互相讨论了一番,陌天歌看天色不早,连忙告辞回去。

此次论道,她收获颇多。

这李玉山,说是出身晋国都城同安,幼时无意中得到一本修仙功法,后来一直在各国游历,见过不少修仙者,很有见识。

据他所说,虽然大部分修仙门派都在昆吾,但各国各地也有不少修仙家族和散修。就说这晋国,同安就有一部分散修,还组成了一个散修同进会,经常互相探讨心得。李玉山说自己灵根不好,功法也不好,炼气三层后一直不能进阶,才到处游历,看有什么机缘。

陌天歌忍了许久,才忍住向他打听爹的消息。她还是心存戒备,怕这个人知道她只有一个人,会起了坏心。

幸好,这李玉山以为她当真有修仙的长辈,只与她讨论修炼之道,还尽心尽力地解释了她不懂的事情。

看看天色,已经快黑了,她连忙往陌家村赶,却没发现,身后远远地跟着一个人影。

李玉山远远地望着那个小村。

这个村子很平常,就像晋国的任何一个乡下小村一样。他仔细地观察了许久,没有禁制或者阵法存在的痕迹。真是看不出,这里竟然会有修仙者的存在。

他看那小姑娘,资质并不比他好,修为却已经有炼气二层。他敢肯定,这小姑娘身上,必有什么好东西。

他停留在炼气三层已经五年了,他不像这小姑娘,什么都不懂,散修修炼到筑基太难了,只有进修仙门派,才能得到更多的资源。而他,资质又不好,想要有所成就,必须进修仙门派。

但是,凭他的资质,修仙门派根本不会收,那就除非有修炼到筑基的可能,才有机会。可是这谈何容易!机缘,他游历了五六年,什么也没找到。

这个小姑娘身上,绝对有秘密,否则,三年时间,五灵根资质,能在灵气稀薄的俗世之地修至炼气期二层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他自己花了三年时间,也仅仅只是入门而已,后来去了有灵脉的地方,才能修到现在的三层。他仔细观察过这小姑娘,身上并没有任何灵器,可以说,按她说的条件,是根本修不到炼气期二层的。

他远远的看到那小姑娘走进村里最大的一间宅子,便也往村中走去。

村边,有个中年妇人出来赶鸡,他想了想,走了过去。

“这位大嫂有礼。”

那妇人抬头看到他,连忙回了一礼:“小兄弟,有什么事吗?”

李玉山道:“我是过路的,眼看天黑了还没到镇上,所以想来借个宿。”

“哦,这样啊。”妇人打量了他一番,见他斯斯文文不像坏人,痛快点头,“成,进来吧。不过咱家穷,你可别嫌弃。”

他连忙作揖:“多谢,哪里敢嫌弃。”

妇人冲屋里喊道:“当家的,有人来借宿,快来招呼客人。”

里头有个男人应了一声,然后一个粗壮的农村汉子走出来,看见他,连连招呼:“这位小兄弟要借宿是吧,快进来。”

“是,有劳大哥了。”他又作了个揖,才跟着进去。

这是一户普通的农户,大屋桌上摆着几道菜,一副碗筷,男主人热情招呼:“来来,坐。婆娘,去盛饭!”

外面的妇人应了一声,过不久,端了碗饭进来。

李玉山不好意思道:“有劳大嫂了,不知道是不是影响你们……”

“哎,没事。我家婆娘和孩子都吃过了,就我回来晚,小兄弟你就放心吃吧。”

李玉山露出笑容,装作饿坏了,连忙扒饭,心里却已经在想,怎么从这家人嘴里套出话来。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432)

我要评论
  • 儿,陌&“哥,

    不一会儿,陌天歌就追得气喘吁吁。正当此时,身后远远传来女孩的声音:“哥,你在干什么?”

  • 声地说&谢。”

    陌天歌接过她递来的东西,是一块地瓜饼。她小声地说:“谢谢。”

  • ,开始&,须顺

    “是。”又一个孩子站起来,开始背,“父母呼,应勿缓。父母命,行勿懒。父母教,须敬听。父母责,须顺承……”

  • 陌天歌&子,小

    陌天歌两人进了祠堂,屋里已经坐满了孩子,小的六七岁,大的十三四岁,都是男孩子,只有她们两个是女孩。

  • 个书生&成了亲

    十年前,村里来了一个书生在此借住,见过她几次,不知怎的竟向族长求娶。族长虽不喜爱这个女儿,但也怕别人不怀好意,便说要他入赘留在村中,谁料这书生也不反对。不久两人就成了亲,在村中住了下来。

  • 告诉爹&,说你

    那女孩扬起眉,瞪着兄长:“你还说!再不还我就回家告诉爹,说你欺负妹妹。”

  • 不敢出&己。

    戒尺高高抬起,“啪”重重地打在他手心,整个学堂的孩子都不敢出声,生怕下一个是自己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