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天歌迟疑了许久,终是也没表示拒绝。在修佛路上,她太寂寞孤独了。那个家,的话也可以,她晚上也不想呆一直这样,因为,她瞒着所有人,默默的地修练,只望有晚上修练修成,也可以离开了那里去找爹。这五年,也没人能与她谈论到这些,就是天巧……天巧的人生与她完全不像,她父母在修行路上,她太寂寞了。那个家,如果可以,她一天也不想呆下去,所以,她瞒着所有人,默默地修炼,只望有一天修炼有成,可以离开那里去找爹。。...

陌天歌犹豫了许久,终是没有拒绝。

在修行路上,她太寂寞了。那个家,如果可以,她一天也不想呆下去,所以,她瞒着所有人,默默地修炼,只望有一天修炼有成,可以离开那里去找爹。

这三年,没有人能与她谈论这些,便是天巧……天巧的人生与她完全不一样,她父母俱在,又得宠爱,她的将来是美满姻缘,幸福人生。既然两人道路不同,这些话说给她听又有什么用呢?

所以,天巧待她越好她就越愧疚,因为在天巧的心里,她们是姐妹,是最好的朋友,可是她却清楚,天巧是她人生中的过客,终有一日她们要各分东西。

除了三年前那个梦,她只从书上了解修仙界,她心里堆满了好奇,如今有个修仙者出现在她面前,她没忍住了解那个世界的诱惑。

得知陌天歌住在附近,李玉山就说他会留在镇中一段时间,她若有空来客栈找他就是。

两人告别后各自离去,陌天歌也没心思再逛下去,心不在焉地陪着天巧到太阳西斜,陌天俊就找来了,一行七八人一起回家。

回到祖宅,天巧兴奋地去摆弄那些集市中买回来的东西,陌天歌却回了自己的小屋,翻出那本从祠堂藏书室抄录下来的书。

书上青莲居士也说,他是无意间在俗世遇到修仙者,才得知修仙界的存在。俗世间的散修,难得遇到其他修士,往往有缘遇到,就会相约论道,希望彼此之间交流心得,对自己修为有所助益。

能够与别人谈论修炼之道,对陌天歌有极大的吸引力。这三年,都是她一个人在摸索,就算老夫子可以解答字面的意思,却不能解答修炼上的难处,她一直是在磕磕绊绊中修炼。

不过,她打算先学会那个风息术,再去找那个李玉山。因为祖先和青莲居士都说人心难测,与其他修士来往,尤其要注意这些。学了风息术,她也有所倚仗。

想到这里,她立刻付诸行动。

学习风息术,首先要对灵气控制灵活。为了更好地使用琉璃珠,陌天歌在这三年里一直在控制灵气,这一点倒是没问题。

于是她一遍一遍地开始控制灵气按要求的运行,这一练,就练了两天。等到确定自己可以熟练地让灵气在体内按要求的那样运行,陌天歌才开始练习风息术。

不知是不是那位祖先的注解,这些小法术均有详细的说明,刚开始练习法术,最好习惯了灵气运行,再试着发出体内,否则容易伤到自己。

陌天歌可不敢弄出动静惊到别人,所以,只有先慢慢地先熟练灵气运行,确定不再有差错,才小心地练习。

一开始,始终没法产生风,埋头练了好几天,手法和口诀总是不能到位,只能产生一丝小风,连张纸都吹不起,比功法上说的以风成刃伤人无形差得太远。

陌天歌被打击得不轻。她的聪慧一直是被人称赞的,周岁便会说话,三岁就能识字,进了学功课更是一直比其他人强。偏偏这学法术,这种聪慧就不知道哪里去了。但没有捷径可走,她只有埋头苦练。

又练了三天,口诀和手法配合渐渐熟练,可以控制自如。陌天歌大喜,坚持不懈地练习,渐渐的,那风终于可以控制成刃。她兴奋地将风刃凝于手掌,手一挥,手中的纸张裂声而断,平平整整的缺口,显示这一刀干脆利落。

陌天歌的脸上露出笑容。虽然已经修炼好几年了,这却是她第一次拥有力量,可以伤人,也可以保护自己的力量。

她又反方向一挥,桌子纹丝不动,桌角却滚落下来。

可是在下一刻,她脸上的笑就变成了苦笑,双手一松,脸上出现疲惫之色。

没想到,这法术竟然如此消耗灵气,她不过发了两下,灵气竟然就空了。在灵气稀薄的俗世间,要恢复灵气也不易呢。

这般想着,她忽然想到在修仙界,其实还有两种方法可以快速恢复灵气。一是用灵石,所谓灵石,据说是一种充满灵气的石头,相当于灵气的存储工具。二是吃丹药。不过,就算在修仙界,丹药也不是易得的,何况她现在在俗世中。

说起来,她还从未见过灵石和丹药呢,她仅有的,与修仙界有关的东西,就是一本印在脑中的功法,一串能聚集灵气的琉璃珠而已。

想到这里,她对于去见那个李玉山更感兴趣了。为此,她又练了两天,直到能熟练运用风息术,才偷偷溜了出去。

那李玉山果然在镇上客栈,她刚走进去,还未向小二打听,就见李玉山正好从楼上下来。向她拱了拱手,他道:“小姑娘,你可终于来了。”说着,吩咐小二,“来几个小菜,送到我房里。”

那小二虽然好奇,却不敢多问,应声去了。

陌天歌年纪还小,自然不怕有什么不妥,只管跟他进去,再说,这飞云镇不过是个小镇子,农人居多,也没那么多规矩。

等到小菜送上来,小二退出去,陌天歌正要开口:“李公子……”

那李玉山打断她的话:“陌道友想是没有与其他修士来往过,我们修仙之人,互相称道友就是。”

陌天歌想想也是,便改了称呼:“李道友。”

李玉山露出笑意,随后就开始说一些修炼的事情。

他们二人修为相当,说起来陌天歌也都听得懂,有些东西,陌天歌虽然说不出来,可李玉山一说,也能对得上号。起先是李玉山说了很多,渐渐的陌天歌也能说上几句。

那李玉山对她十分热情,一点也没有因为她年纪小而看轻她,陌天歌原来不明白为何如此,慢慢的才听出了他的意思。看来是她说的父亲也是修仙者的话,令这李玉山多了殷勤之意,以为她小小年纪就有这等修为,必定是因为长辈的指点,所以十分谦逊地向她请教,希望有什么秘诀。

陌天歌本就没什么秘诀,不过功法详细倒是事实,这李玉山问的若是她知道,就一一答了,有些事情倒还真解了他的疑惑,对她也越发热情。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381)

我要评论
  • ,夫子&去再背

    这个孩子磕磕绊绊的,总算背全了,夫子终于舒了眉头:“回去再背熟,下一个。”

  • 了把米&到灶边

    只见她先拉起了鸡笼,把鸡赶出来,随后走到位于偏屋的厨房,开了门,就着冷水洗脸。洗脸漱口后,她挽起袖子量了把米,从水缸舀水洗净,又搬了张小凳到灶边,站在凳上将米下到大锅,开始烧火。

  • 歌高了&半个头

    “还是我来吧。”陌天巧看她绑得草率,干脆把她辫子解了重编。她比陌天歌高了半个头,不用她蹲下就能顺利地把辫子编好。

  • 怎么起&马上就

    正在烧火的小姑娘连忙跳起来:“娘,你怎么起来了?再去休息一会儿,饭马上就好了。”

  • 时有男&跑嘻闹

    日头渐起,小姑娘踩着一路的露水,往村西祠堂而去,路上不时有男孩儿奔跑嘻闹。

  • 两人进&的十三

    陌天歌两人进了祠堂,屋里已经坐满了孩子,小的六七岁,大的十三四岁,都是男孩子,只有她们两个是女孩。

  • ”男孩&走了。

    “好啦好啦,给你就是了。”男孩把手上的头绳一塞,连忙先走了。

  • 扬起笑&不用谢

    陌天巧扬起笑容:“不用谢我,是他不对。喏,这个还你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