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夜,陌天歌满头大汗地从修练中睁开眼睛眼。但是一身是汗,她心里却是欢欣的,所以她终于等到顺利再次突破,抵达练气期二层,也可以反复练习一些小法术了!天女诀是一部修练功法,也是说,并也没迎敌手段,只在功法的后面,详细记载了几个法术,不知道是也不是传功法的陌家祖先可以添加上虽然一身是汗,她心里却是欢喜的,因为她终于顺利突破,到达炼气期二层,可以练习一些小法术了!。...

月夜,陌天歌满头大汗地从修炼中睁开眼。

虽然一身是汗,她心里却是欢喜的,因为她终于顺利突破,到达炼气期二层,可以练习一些小法术了!

素女诀是一部修炼功法,也就是说,并没有应敌手段,只在功法的后面,记载了几个法术,不知是不是传功法的陌家祖先添加上去的。

这些法术都记载了可以修炼的等级,到炼气期二层,就可以修习其中的一个法术,叫做风息术。

这个风息术,是利用灵气引起波动,以形成风的法术,练好了就能随心所欲,甚至伤敌于无形。

对于伤敌之类的,陌天歌并没有兴趣,只是,祖先传她功法之时,一直提醒她,修仙界处处危险,就算没有伤人之心,也需时时提防。既然她想去找爹,那就肯定要去修仙界,向其他修仙之人打听,学一些防身之术是绝对必要的。

不过,感觉到自己刚刚突破,体内灵气空虚,恐怕不适合马上练习,陌天歌想了想,起身到厨房打些水,擦洗了一遍身子,打算先休息。

这几年,她已经很少睡觉了,往往修炼五六天,才觉得有些疲惫。白天不能修炼,所以晚上她都是争分夺秒,能不休息就不休息。

不过,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她懂,比如现在,不适合修炼,只有先把精神养足了。

一觉醒来,已经是大天亮。

陌天歌睁开眼,感觉浑身都很轻松,才起床。

叠好被子,去打水洗了脸,回屋对着一面巴掌大的小镜子梳发。先将头发分作两边,然后各自盘成一个发髻,就梳成了一个双丫髻。她已经不是三年前连辫子也不会编的小丫头了,如今的她,可以把发髻输得光洁顺溜,整个人打理得干净整齐,就像娘在的时候一样。

打理完毕,她出去带上门,往天巧房里去。

如今不用帮林婶干活,早上她也不用起那么早,起来了,也只管到去找天巧等吃。

她那小房间也不用上锁,反正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。家里留下的房地契是大伯管着,首饰财物在奶奶那里,她自己身上,左右不过百把个大钱,还是大伯娘偶尔与她买零食吃存起来的。

另外,功法在她自己脑袋里,琉璃珠一直戴在手上,房里只剩些半新不旧料子也不怎么好的衣衫被褥,她觉得重要的也就是一些笔墨书纸,但林婶他们可不识字,看都不会看一眼。

天巧的房间,在二进的院子里,屋子摆设自不必说,整个房间比她的大了一倍不止。

她一过去,就看到天巧的小丫头端着水盆从里面出来,向她福了一福,自去忙了。

这个小丫头,是大伯娘买来的,原本他们家这样的土财主,虽有几个奴仆,也不会像正经大户人家那样买些大小丫头伺候起居,不过,大伯娘眼界高,一直把天巧当大家小姐养,所以眼看着天巧大了,又买了小丫头贴身伺候。

一进屋,天巧果然起来了,正在那挑衣服,一看她进来,就向她招手:“天歌,来帮我看看,穿哪件好。”

陌天歌走过去,看到床上堆着一堆衣服,天巧在那嘀咕:“其实我觉得每件都好,不过娘要不喜欢又会叫我回来换,唉!”

这话听得陌天歌一笑,便从中挑出一件天青色的:“这件吧。”

陌天巧接过,喜笑颜开:“听你的肯定没错。”

看着这满柜的衣服,陌天歌摇摇头。大伯娘一心把天巧养成大家闺秀,可惜天巧个性活泼,倒不如像她一样无拘无束来得快活。不过,这些话轮不到她来说,说了也只当她嫉妒。

一转眼,天巧已经穿好衣衫,向她笑道:“好看么?”

陌天歌笑着点头。陌家出美人,向来闻名十里八乡。天巧也是极好看的,十一岁的年纪,已经有了姿容,也难怪大伯娘一心栽培她。

待天巧收拾好,两人前去饭厅,早饭已经备好了。

“爷爷,奶奶。”两人一齐向上首的老爷子和郑氏唤道。

郑氏抬了抬眼皮,看到和天巧站在一起的天歌,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。

她从不掩饰对这个没血缘关系的孙女的不喜,但这三年过去,她的漠视非但没有让天歌变得畏缩,反而越长大越出落得气度从容,不再像初来时那般看人脸色。每次看她站在天巧身边,尽管衣着差上许多,却比天巧还要吸引人的目光,郑氏就感到不快。

不过,碍着老爷子的面,她也不会将这不快表露出来,此时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。

“爹,娘。”

“大伯,大伯娘。”

叫完人,两人才入了座。

除了她们,陌天俊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了。三年过去,他长高了很多,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顽皮,大约是两个妹妹不再上学开始,意识到妹妹们与自己是不一样的,倒是比小时候多了关爱之意,不但不再来欺负陌天歌,有时给天巧带东西,也不忘给她一份。

“爹,镇上集市,我可不可以去啊?”陌天俊开口问自己的父亲,随后又补充一句,“我下午再去,上午去学堂。”

陌家大少爷看了看老爷子,见没什么表情,便道:“做好了功课才能去。”

得到应允,陌天俊欢喜地拍拍手:“知道,我不会耽误功课的。”又眼巴巴地看着母亲,“娘,与我几个钱去集市买东西吧。”

要几个钱去玩耍倒也没什么,大少夫人当即道:“回头给你,可不许乱买东西。”

陌天俊连连点头。

陌天巧见状,连忙说:“哥哥带我一起去吧,好久没出过门了。”

陌天俊倒是想答应,不过他不敢,去看父母的脸色,果然,娘亲说:“你在家好好学女工,女孩儿家去集市做什么,人多挤得很。”

陌天巧撅起嘴:“半天又不耽误什么,我都好久没出门了,闷死了!”

这么一说倒也是,大少爷想了想,说:“就让天巧去吧,天歌和小扇儿一起去,又有天俊带着,应该不会有事。”

陌天巧喜得连连说:“谢谢爹,爹最好了!”

陌天歌暗暗叹口气,其实她并不想去,不过,谁叫她陪太子读书呢。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492)

我要评论
  • 她是惟&一的血

    因为父亲一去不回,她是惟一的血脉,天歌不但姓陌,名字也是随了辈分,一直当男孩教养。

  • &着的布

    吃过了早饭,妇人将女儿又打理了一番,才取下墙上挂着的布包,挂到她肩上,嘱咐:“去了学堂,要听先生的话,好好念书。”

  • 下后,&天威。

    打了五下后,陌天俊的手心已经红了,夫子收起戒尺:“下一个,陌天威。”

  • 吵成一&间走出

    学堂内吵成一团的时候,里间传来一声咳嗽,满屋的孩子立刻安静下来,一个须发半白面色威严的老夫子从里间走出来。

  • 陌天歌&只有她

    陌天歌两人进了祠堂,屋里已经坐满了孩子,小的六七岁,大的十三四岁,都是男孩子,只有她们两个是女孩。

  • 你就好&,我就

    小姑娘又说:“娘,你就好好休息吧,等你好了,我就不要做这些了。”

  • 虽不喜&女儿,

    十年前,村里来了一个书生在此借住,见过她几次,不知怎的竟向族长求娶。族长虽不喜爱这个女儿,但也怕别人不怀好意,便说要他入赘留在村中,谁料这书生也不反对。不久两人就成了亲,在村中住了下来。

  • 你?为&还你啊

    那孩子却挤眉弄眼地做鬼脸:“还你?为什么要还你啊?有本事你来抢啊,来抢啊!”

  • 反必、&想了一

    “冬则温,夏则凊。晨则省,昏则定。出……出必告,反必、必……”念到这里,他抓耳挠腮地想了一阵,却是怎么也背不出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