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的日子,陌天歌一面再次修练,一面很好奇地想找出来手上这串琉璃珠的秘密。这串珠子看出来并不贵重的礼物,因为她戴在手上,也没一个人问她什么,明白了的人明白了这是她母亲的遗物,不明白了的人也不会觉得多很奇怪。也是说,这串珠子在别人的确,但是普普通通的琉璃珠而已。这串珠子看起来并不贵重,所以她戴在手上,没有一个人问她什么,知道的人明白这是她母亲的遗物,不知道的人也不觉得多奇怪。也就是说,这串珠子在别人看来,不过普通的琉璃珠而已。。...

接下来的日子,陌天歌一面继续修炼,一面好奇地想找出手上这串琉璃珠的秘密。

这串珠子看起来并不贵重,所以她戴在手上,没有一个人问她什么,知道的人明白这是她母亲的遗物,不知道的人也不觉得多奇怪。也就是说,这串珠子在别人看来,不过普通的琉璃珠而已。

陌天歌回想了那天的经历,以为是眼泪的原因,又揉着眼睛弄了些眼泪滴到珠子上,可什么反应也没有。可那天除此之外,并没有任何特别。

看着手里依然清透的琉璃珠,她坐着发呆。

这些珠子,摸起来很凉,有点像灵气入体的感觉。除此之外,就是很硬,不管她用什么东西砸,都没有出现哪怕一个缺口。

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她又盘腿而坐,闭上眼开始修炼。

体内已经出现灵气了,她慢慢地按功法上所说的,学着控制灵气。

第一次控制灵气,非常力不从心。那些灵气,在经脉与丹田游走,根本控制不住,她只能先引导着运行周天,等到慢慢适应了,才继续去控制。

现在,因为她体内有灵气,也能感觉到体外的灵气了,不过,周围的灵气非常稀薄,几乎感觉不到。所以,接下来她的修炼依然是无用功,吸收的灵气,连一丝也不到。

意识到这一点,陌天歌停下修炼。

既然修炼没有用,那就先找出这串珠子的秘密。

她坚信,这是爹留下来的法宝,肯定不是凡物,只是不知道怎么用而已。

忽然灵光一闪,既然是法宝,那她用灵气去试探一下好了。

这般想定,她继续进入修炼,只不过,这一次是把灵气调动起来,慢慢把它输出去。这就要费好大的力气去控制体内的灵气。

等到勉强能控制灵气,陌天歌已经浑身是汗,不过,她不准备先休息,而是开始把灵气汇集起来,通过经脉,输出体外。

就在灵气碰到琉璃珠的那一刻,她的脸上忽然出现惊惧。

因为,她发现灵气失控了。

灵气一触到琉璃珠串,就疯了一样往珠子里面流去,她完全控制不住,猛然之间丹田剧痛,原来,好不容易聚集起来那点灵气,竟然全部被那珠子吸得一干二净!

她大惊失色,来不及多想什么,太过疼痛,失去了意识。

这一次昏迷,很短暂。

陌天歌醒来的时候,发现天还黑着,只有些微月光照进窗来。

她坐起身来,想到自己的灵气,连忙打坐。这一次,她却发现,丹田之内灵气不但好好的,还多了一些,虽然是很少的一些。

她心中惊魂稍定,越想越高兴。难道是这珠子需要灵气启动?那为什么那天晚上她什么也没做,就有灵气出来呢?

她越想越迷糊,直到无意中发现手上的珠子在月光照射下散发着莹莹的光亮,心中一动,将珠子在月光下移来移去。果然,当月光照到珠子上时,珠子就会稍微亮一些,没有月光,就很黯淡。

难道那天晚上,其实是因为月光的关系,所以才会有灵气出来?

有了目标,验证起来就容易了。

陌天歌分了好几天去试验,发现,那珠子在月光下会蒙上一层朦胧的莹光,仔细看,似乎是一层白气。而过一段时间,珠子就会慢慢黯淡下来,这时候如果她握着这串珠子,里面就会产生灵气输入她的体内。似乎是珠子吸收了月光,转化成灵气,又传给她。

她又试着不去吸收月光,小心翼翼地输出很少的一丝灵气,果然,没多久,那灵气又慢慢地回到了她身上,而且多了一些。

验证了这个想法,她十分高兴。

这串珠子,似乎会收集灵气,这样她就可以用这珠子修炼,不用担心没有灵气了!

了解了琉璃珠子的用处,陌天歌的修炼越来越快。优秀的功法,有了灵气的来源,再加上每日勤奋的修炼,她体内的灵气越来越多。

了解她变化的人,莫过三个。一个是林婶,她每天帮林婶干活,越来越轻松,也越来越利索。一个是天巧,原本她比天巧矮一个头,也瘦弱很多,可是渐渐的,她就跟天巧一样高了。最后一个是老夫子,有时候功法有一两句弄不明白,她就去问夫子,夫子会一个字一个字地解释给她听,但从来没问过她这些从哪里看来的。只是有时候看着她的目光多了很多复杂的东西,似乎是欣慰,又似乎是感叹。

就这样,她渐渐地不再去想娘,也不再想自己现在的处境,只日复一日地读书,干活,修炼。

三年一转眼就过去了。

在这三年里,陌天歌长大了很多,她现在甚至比天巧还高一些,身段也不再弱不禁风,面容白皙了,五官越发明朗。

她原是清秀的孩子,只是常年食无油水,才使得她面黄肌瘦,看起来灰头土脸。如今面色白皙皮肤光滑,尤其周身气度,似有神采,一眼望去,倒让人觉得不俗。

在这三年里,她看光了藏书室里的书,已经不用再进学,而天巧,也在大伯娘的要求下不再去学堂,转而天天学习女工厨事。虽然大伯娘并没有一并教她,但她却因为修炼变得十分灵敏,在旁边看着,学得比天巧还快。慢慢的,大伯娘就叫她不用再去帮林婶干活,而是陪着天巧一起学女工,时时提点着天巧。

而这些,只不过是她生活里的点缀,每天晚上的修炼,才是她最重要的事情。

这三年,她对那串珠子越来越了解,修炼也越来越容易。修炼一年之后,她丹田里聚集越来越多的灵气,忽然发生异变,全身经脉像是被打通一遍,那些灵气在她体内游走一圈,在丹田里固定下来,不再飘忽不定。

对照着功法,她知道,她终于进入了修仙的门槛,达到了炼气期一层。

随后的两年时间,她依然没有停歇地修炼,就在这几天,她感觉到自己又达到了一个界限,快可以突破了。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301)

我要评论
  • &候,里

    学堂内吵成一团的时候,里间传来一声咳嗽,满屋的孩子立刻安静下来,一个须发半白面色威严的老夫子从里间走出来。

  • 弄眼地&还你啊

    那孩子却挤眉弄眼地做鬼脸:“还你?为什么要还你啊?有本事你来抢啊,来抢啊!”

  • 住,见&爱这个

    十年前,村里来了一个书生在此借住,见过她几次,不知怎的竟向族长求娶。族长虽不喜爱这个女儿,但也怕别人不怀好意,便说要他入赘留在村中,谁料这书生也不反对。不久两人就成了亲,在村中住了下来。

  • ,真笨&十分壮

    “哈哈,真笨,我在这呢!”这男孩身形十分灵活,又十分壮实,哪里是她这瘦弱身板可比,每每一折身就把她甩开,把她气得七窍生烟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