的话是普普通通的孩子,也许觉得将近灵气,便会完全停止修练了,陌天歌却从来不也没选择放弃的念头。母亲死了以后,她寄住祖宅,更本觉得将近任何的亲情,这对内心很敏感的孩子来说,真的度日如年。身在这样的环境,她愈发地很想念从来没有从未谋面的父亲,特别在获知父亲极可能会身具仙法母亲死了以后,她寄居祖宅,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亲情,这对内心敏感的孩子来说,实在度日如年。身处这样的环境,她越发地想念从未谋面的父亲,尤其在得知父亲极可能身怀仙法之后,这份孺慕之情更加强烈。。...

如果是普通的孩子,或许感觉不到灵气,就会停止修炼了,陌天歌却从来没有放弃的念头。

母亲死了以后,她寄居祖宅,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亲情,这对内心敏感的孩子来说,实在度日如年。身处这样的环境,她越发地想念从未谋面的父亲,尤其在得知父亲极可能身怀仙法之后,这份孺慕之情更加强烈。

她并不知道,修仙界的修士,都是在极浓郁的灵气之中感受灵气入体的,而俗世的散修,往往没有如此详细的典藉,并不知道何为灵气入体,修炼年深日久之后,才发现灵气的出现。

修炼有差,却是无人可问,陌天歌只得去翻藏书室的书,可惜,凡俗之中,能有两本涉及修仙界的书已经很稀奇了,任她翻遍藏书,一点有用的信息也没找到。

虽然感觉不到灵气,她还是每天晚上打坐修炼。闲暇时就细细回想那部素女诀,以及祖先印在她脑海中的知识,想从中找到一点启示。虽然好多东西她还不懂,可她坚信这些以后肯定会有用。

转眼几个月过去,她还是没有修炼出灵气,但是,功课却突飞猛进,修炼导致她记忆力增强,理解力也完全不像七岁的孩子。后来,夫子甚至准许她不用听课,只管自己看书写字,有不懂的再来问他,陌天歌也就整天呆在藏书室里。这让其他孩子十分羡慕,尤其是天俊和天巧。

得知她功课很好,大伯和大伯娘对她好了很多,叫天俊不懂的多问她,这让天俊又羡慕又嫉妒,想找机会欺负她,又没胆子。最高兴的是天巧,她对功课一直很头疼,有天歌在旁边,她功课都有人帮忙了。

只有郑氏,对她的态度依然故我,没给她好脸色,只当家里没这个人。

不过,陌天歌对此毫不在意,自从了解了那个修仙界,知道爹也是修仙之人,她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修炼成功,离开这里去找爹。

上学,干活,修炼,这就她生活的全部,虽然有时候想起娘会伤心,但是找到的爹的愿望压倒了一切。

一日一日下来,连跟天巧一起玩的时间都不多。天巧正被她娘逼着学女工,每次来找她玩,都是羡慕至极的眼神,因为没有人逼她学这些。天歌心里却想,天巧才是幸福的,因为在意,大伯娘才会对她这么严厉。

又一日修炼无成,陌天歌从冥想状态中清醒过来。

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状态,每次坐下来,思想就会自动进入冥想,醒来了,就精神振奋。

抬头看,天还黑着,月光明亮。月色皎白,如一匹没有杂色的纱缎,透过窗子照进来,铺到床上。

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,想要掬起这月色。只见手心里,满满的月光荡漾,温柔明亮。她不禁有些痴了。

还记得她曾经问过娘,这月亮可以摘下来吗。娘笑着伸出手,捧了一手的月光到她面前,说,不用摘下来,就有美丽的月光。

想到这里,陌天歌的眼眶不由地一热。快三个月了,娘死的时候是秋天,现在已经要冬天了。她努力地控制自己不去想娘,认真地读书,认真地修炼,可是……她还是好想娘。

眼泪不停地掉下来,她还想再哭一次。娘……

忽然间,眼角有什么光芒越来越亮。她忘了哭,呆呆地看着手腕。

那是一串琉璃珠子,是娘临死的时候特意找出来的,说是爹的东西。她拿到这珠子的时候,不知道放哪,往手上一套,谁知就套进去了,而且紧紧地圈在她手上,一点也没有不适合。所以,她就这样戴着了。

可这珠子戴了这么久,她一直没发觉异常,只觉得珠子好漂亮,一颗颗通体透白,一点杂质都没有。而且不冷不热,戴在身上就觉得心中宁静。

此时,腕上的这串珠子却越来越热,好像烧起来一样。光也越来越亮,从一点点的米粒之光,越变越大,一点点地蔓延过她的手,她的腿,直到包围了她整个的身体。

陌天歌只觉眼前白光一闪,就到了一个完全黑暗的世界。

在这个世界里,没有光,没有东西,只有空荡荡的空间。

就在这一片黑暗中,突然出现了一点微光,那光先是一个点,然后延长成一条线,那条线越来越长,忽然化作流星,从远处向她猛地击来。

她来不及叫出声,就被那白光穿透了——

凉。她原以为那感觉会是痛,可是却没有,只觉得凉,那一股凉气,先是从手腕那里开始,慢慢地顺着经脉流到肩,再往下,一直流到丹田。

光线进入丹田,就在其中游走,一圈圈盘绕,慢慢的,就有其他的光线流进来,一丝一丝,汇集成团,渐渐地变成一个小球。那颗小球就在其中停留下来,不时地从中分出光线,在经脉中穿行,最后又回到小球当中,成了一个循环。

她猛然睁开眼。

细细地感觉身体的情况,果然,经脉之间有一丝丝的凉气,不停地穿行,然后汇入丹田。

发现这个情况,陌天歌顿时惊喜。

灵气,这肯定就是功法上所说的灵气!

她赶紧再次盘腿而坐,准备按功法所说的,运行一次周天。

小心翼翼地引导着这股灵气通过某些穴位,滋养身体,最后回到丹田。直到这股灵气稳稳地停留在丹田之中,陌天歌才停下运功。

她终于达到了灵气入体的状态。

结束灵气运行,她连忙去看手腕上的珠子。

此时,这珠子已经没有了亮眼的白光,仍然像以前一样,一颗颗莹白透亮,没有丝毫光芒地贴在她手腕上。

可是,她确定刚才不是自己的幻觉,这珠子一定是爹留下来的法宝!

这么一想,陌天歌更加兴奋。爹一定知道,她会修炼仙法,所以留下这个法宝帮助她修炼,这样以后就可以去找他了。

不过,她还不明白这珠子是怎么回事,这么久了,一直没有异常,而今天,她的眼泪掉到上面,就出现了灵气,难道是因为眼泪?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271)

我要评论
  • 走到位&洗脸。

    只见她先拉起了鸡笼,把鸡赶出来,随后走到位于偏屋的厨房,开了门,就着冷水洗脸。洗脸漱口后,她挽起袖子量了把米,从水缸舀水洗净,又搬了张小凳到灶边,站在凳上将米下到大锅,开始烧火。

  • &妹。”

    那女孩扬起眉,瞪着兄长:“你还说!再不还我就回家告诉爹,说你欺负妹妹。”

  • 活,又&气得七

    “哈哈,真笨,我在这呢!”这男孩身形十分灵活,又十分壮实,哪里是她这瘦弱身板可比,每每一折身就把她甩开,把她气得七窍生烟。

  • 递来的&。她小

    陌天歌接过她递来的东西,是一块地瓜饼。她小声地说:“谢谢。”

  • 脸色苦&出左手

    闻言,陌天俊脸色苦得堪比苦胆,但又不敢违背夫子,只有走上前,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。

  • 扬起笑&容:“

    陌天巧扬起笑容:“不用谢我,是他不对。喏,这个还你!”

  • 了:“&么妹妹

    男孩脸色更苦了:“她算什么妹妹?又不跟我们住一起。”

  • 她哥哥&吃。

    天巧和她哥哥天俊,是大伯的孩子,天巧对她很好,总是把自己的零食分她吃。

  • 已经坐&都是男

    陌天歌两人进了祠堂,屋里已经坐满了孩子,小的六七岁,大的十三四岁,都是男孩子,只有她们两个是女孩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