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了夜,陌家大宅深陷一片静谧,陌天歌当心地从书包里摸出那本被她夹带回去的书。拨亮了油灯,铺展白纸,就誊写。她三岁认字,六岁进学,字写得虽还不好看,却了有模有样了。书的后面,血莲居士又写了一些他的修仙见闻。例如,在整个天极,大半的修仙门派她三岁识字,六岁进学,字写得虽还不漂亮,却已经有模有样了。。...

入了夜,陌家大宅陷入一片宁静,陌天歌小心地从书包里掏出那本被她夹带回来的书。拨亮了油灯,铺开白纸,开始抄写。

她三岁识字,六岁进学,字写得虽还不漂亮,却已经有模有样了。

书的后面,青莲居士又写了一些他的修仙见闻。

比如,在整个天极,大半的修仙门派都位于南面的昆吾山脉上。此山连绵不尽,从西到东,包围了整个天极的南面。在山脉深处,据说有茂密的森林,许多妖兽在那出没,但,除非结丹期以上的修仙者,才能穿越此山,到达南面。

天极的南边,是无尽的汪洋,海的那边据说也有陆地,但青莲居士只略略听过,所以只是一笔带过。

陌天歌想到祖先所说的话,海的南边,应该就是云中,祖先来的地方。

青莲居士又提到,因为在凡人之中,灵根者万中无一,而修士的后代出现灵根几率大得多,所以,就出现了修仙家族。

所谓修仙家族,修士的比例有可能达到千分之一或百分之一,而如果本身就是修士,后代出现灵根的就会达到十分之一。所以,不管修仙门派或是修仙家族,都鼓励修士成婚生子,延续传承。而修士之间成婚,一般是结为双修伴侣,互相称之为道侣或是仙侣。

令青莲居士大大惊异的是,在这修仙界,竟是强者为尊,除非是血缘之亲,或是入门之徒,才会按照世间长幼排定终身不变。其他人却是以境界划分辈分,既没有长幼之别,也没有男女之分。

这没有男女之分,最是令青莲居士好奇,男修士会收取侍妾,女修士竟也会豢养面首。只不过,修士修炼都争分夺秒,养侍妾或是面首者不多,而且,在尊崇力量的修仙界,做侍妾或是面首是极令人鄙薄的,除非主人十分强大或是有难言之隐,很少有修士愿意做侍妾或面首。

不过,虽是如此,高阶的女修士比起男修还是少了许多。一则散修来自俗世,俗世之间女子皆大门不出,难有机缘,故而散修之中女修极少。二则,女修也是女子,性情感性,少有杀伐决断之辈,故而,结丹以上的修士,十之七八都是男修。

再后面的内容,就是青莲居士收集的奇物,分为几大类,什么丹药、法宝、功法、阵法等等。他了解也不深,只粗略地写了些修仙界中人所共知的一些举例。

陌天歌花了十来天晚上的功夫,才把这本书抄完,悄悄地将原书还回去。却在还回去的时候,被老夫子看到。

老夫子翻了翻这本书,脸上出现恍惚的神色,好半天才叹了口气,对她说道:“我原不信所谓血脉相连,如今我不得不信。你对这些感兴趣,想是身体里流着你父亲的血。也罢,若是有一天摸出门道,说不定能寻着你父亲。”

这一番话,令陌天歌大吃一惊,老夫子竟知道爹的事?还有,爹也跟修仙有关?

“夫子,您说我爹怎么了?”

老夫子将书放回去,说:“夫子也不是很清楚,只是当年与你爹相交,隐约知道他好似身怀仙法。我曾问他,他并未承认,但也并未否认。后来你爹走的时候曾来告别,坦言此去危险,望我照料你们母女一二。那时你还未出生,他却已知道你是女儿,必是身怀仙法无疑。”

说罢,摸了摸她的头:“你也不必太挂心于此,仙法难寻,寻不到,好好念书就是。”

看着夫子摇头出去,陌天歌却激动起来。

爹有仙法,是不是她练了那个什么素女诀,就会跟爹一样,就可以去找爹了?

如此一想,她开始认真回想那个梦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平时做梦醒了就忘了,这个梦却仿佛刻在她脑子里一样。那个女声所说的每一个字,还有那部素女诀,她一回想,每个字都清清楚楚。

下了学回到祖宅,她连跟天巧玩的心思都没有,把自己关在小屋里,回想那部素女诀。

祖先说,素女诀是一部只有纯阴体质的女修才可以修炼的功法,修炼起来事半功倍。但是她身具五行灵根,没有特定功法,修炼又会很慢。

陌天歌想得有些迷糊,身具纯阴体质,要练这素女诀才快,可五行灵根,又要修炼特定功法,这到底要修炼什么?

想来想去,不管应该修炼什么,她现在只知道有个素女诀,只能先修炼这个。

修炼的第一步,是引气入体。

她按照功法所说,盘腿而坐,五心向天,什么也不想。

孩子的思想,原本就单纯很多,很快的,她就进入了冥想阶段。

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,整个世界是空的,自己的身体仿佛在飘,轻轻的,像风起时的一粒沙。慢慢的,又好像被水包围,温暖安全,像在母亲的怀抱里。

在这片温暖中,仿佛没有了时间的流逝,也没有了自己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被外面的声音惊醒。一睁开眼睛,才发现天都亮了,而她自己还保持着盘膝打坐的姿势。

这……她到底成功了吗?要说成功了,她根本没有感觉到什么灵气,要说没成功,她也没感觉到时间流逝,而且很精神,一点也没有一晚上不睡觉的感觉。

来不及多想什么,林婶已经来敲她的门了。她知道,林婶叫她帮着干活,一定是奶奶的意思,不然何伯他们也不会当没看见。

没办法,只有以后再说了。

正要下床,她差点就跌了下去。坐了一整夜,腿都麻了,幸好精神还好。

接下来的日子,白天,陌天歌就会跟天巧一起去学堂,帮林婶干一些杂活,晚上,她就会进行修炼。

一天一天过去,她始终没有感觉出所谓的灵气,每次修炼完毕,她都觉得气馁,可一想到跟爹有关,又提起精神继续修炼。

不过,修炼还是有好处的,比如,她现在都不用睡觉了,每天修炼完毕都很精神。记忆也越来越好,夫子教什么,她只要听过一遍,就完全记住了,到藏书室看书,也不用多看,只要看过一遍,就清清楚楚。甚至,她力气大了很多,现在提水都能提一桶,帮林婶干活完全不觉得累。

可是,始终感受不到灵气,她心里有些焦急。难道说,她修炼的方法不对?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358)

我要评论
  • 久,主&妇人走

    过不多久,主房的门传来响动,一个面色苍白的妇人走进厨房。

  • 怒目相&,把东

   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跑近,看到陌天歌散乱的辫子,顿时怒目相向:“哥,不许你欺负天歌,把东西还来!”

  • 起来,&的嚣张

    陌天俊连忙站起来,脸却皱成一团,浑没有刚才欺负陌天歌时的嚣张得意。

  • 之南,&种植水

    连城位于晋国之南,气候温和,十分适合种植水稻,因此烧火都用稻杆。也幸好如此,否则这个年纪的女娃儿,哪里能劈得动柴。

  • 她想了&应勿缓

    她想了想,开始背诵:“父母呼,应勿缓。父母命,行勿懒。父母教,须敬听。父母责,须顺承。冬则温,夏则凊。晨则省,昏则定。出必告,反必面。居有常,业无变……”

  • 陌天俊&的手心

    打了五下后,陌天俊的手心已经红了,夫子收起戒尺:“下一个,陌天威。”

  • 不乱,&衣衫也

    此时,小院的房门打开,一个扎着小辫面色腊黄的小姑娘走了出来。她约摸六七岁的年纪,身量十分瘦小,面有菜色,衣衫陈旧,不过,全身上下收拾得干净整洁,头发梳得一丝不乱,衣衫也十分干净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