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刚天刚,陌天歌就被隔壁的声音从梦中惊醒了。她睁开眼睛眼睛,呆呆地地望着房顶好一会儿,才想出来这里是祖宅。被子有股湿潮的味道,她皱皱眉头,爬出来穿衣服。衣服貌似好穿,她自四岁起就自己穿衣服了,而已打辫子的时候才会觉得麻烦,无论她怎么编,都会觉得也没娘编的好她睁开眼睛,呆呆地看着房顶好一会儿,才想起来这里是祖宅。。...

天刚蒙蒙亮,陌天歌就被隔壁的声音惊醒了。

她睁开眼睛,呆呆地看着房顶好一会儿,才想起来这里是祖宅。

被子有股潮湿的味道,她皱皱眉,爬起来穿衣服。

衣服倒是好穿,她自四岁起就自己穿衣服了,只是打辫子的时候才觉得麻烦,不管她怎么编,都觉得没有娘编的好。努力控制住想哭的感觉,她擦擦眼睛,打开门走出去。

隔壁厨房,林婶已经在做早饭了,院子里砍柴的是何伯,宅子里的粗活都是他在做。另外还有几个仆役扫地的扫地,喂猪的喂猪。

陌天歌刚打完水洗脸,就听林婶在屋里叫:“喂,过来。”

她转过头,不解地望着林婶。

林婶一手拿着铲子一手叉着腰说:“叫你呢,过来帮我烧火。”

她左右看了一眼,低头走了过去。

林婶把她往灶后一推:“外面的烧大火,里面烧小火。”

陌天歌看着林婶转过头埋着切菜,根本没想理她,咬了咬嘴唇,坐到灶后开始烧火。

幸好早饭做得快,林婶熬了一锅稀粥,或蒸或炒几个小菜,就好了。她闻着那香味,空空的肚子越发饿了。

做好了早饭,林婶看到她从灶后出来,说:“去洗把脸,再去吃饭。”

陌天歌擦了擦脸,发现沾了些灰,便听话去院里打了点水,又擦了一遍。直到觉得擦干净了,才去饭厅。

这一顿饭,仍然是这样,她明明很饿的肚子却吃不进什么,潦草地吃完,跟陌天巧一起去学堂。

走在路上,陌天巧兴致勃勃地跟她说些什么,她都没听见。

直到陌天巧拉了拉她的袖子,担心地问:“天歌,你怎么了?”

陌天歌回过神,却只是摇了摇头。

见她这样,陌天巧一时也没说话,两人沉默地走完一段路,陌天巧才又犹豫地开口:“天歌,你是不是想你娘了?”

陌天歌怔了一下,低下头没否认。

陌天巧看了她一眼,又握紧她的手,认真地说:“天歌,我知道你很难过,可是,你娘已经不在了,你难过也没有用啊。”

虽然这是很拙劣的安慰,陌天歌还是笑了:“天巧,谢谢你。”

陌天巧看她笑了,顿时松了口气,又继续兴致勃勃地说什么,这一次,天歌会附和几句了。

到了学堂,两人发现夫子早就在了,连忙跑到自己的座位坐好。

看到她们迟到,陌天俊在自己的位置上做鬼脸,陌天巧不甘示弱地瞪回去。

“咳!”老夫子清咳一声,众学生立时安静下来。

“‘出则弟’都抄写了没有?”

众学生纷纷将抄写的课本拿出来,摊开放在桌上,等待夫子检查。

老夫子的目光扫视了一遍,看到桌上没有任何东西的陌天歌,便道:“天歌,你撞伤好了没有?”

陌天歌连忙站起来:“夫子,我已经好了,功课我明天就补上。”

老夫子点点头:“嗯,你数日未上学堂,必定落了功课,今日只检查默写,你自去看书吧,下午再来补习功课。”

“是。”

老夫子又扫视了一遍:“抄写过关的,都可自去看书。”

陌天歌收拾了书本笔墨,又向夫子鞠了一躬,才进了藏书室。

几天没来,藏书室还是原来的样子,只是,她今日却没心思看书。

从东边的书架随手抽了本书,她翻开书面一看,竟还是那日没看完的《天极略闻》。她忽然想起那个梦,那个自称是陌家祖先的声音说的那些话。

这般想着,她又翻开这本书。这本书显然是凡人所写,对于仙人的传说,只有道听途说的描写。她心中一动,又站到凳子上去翻东边书架的书。

一本本地翻过,都没有特别的内容,忽然找到一本《青莲笔记》。

翻开书,这本书的序言是自序,作者自称青莲居士。序言说,他本是晋国一介书生,只因满腹才学不得重用,便放荡于山水之间,游历天下,谁知竟让他得到仙缘,修炼仙法。可惜未有大成,二百余岁之时,感自己寿元将近,便写下此书,传与后人。

陌天歌当即把其他书放回去,捧着这本书到窗边翻阅。

书的开头,这个青莲居士将他自身的来历说了一遍,陌天歌没兴趣,便翻了过去。后面,青莲居士开始讲述他遇到仙缘的经历。

原来,他浪迹山水之时,曾到过一个叫天姥山的地方,附近的居民都说,此山云雾缭绕,时有五彩之光明灭,必定是有仙人。青莲居士便只身上了这天姥山,这山果然神奇,云海渺渺,山石怪形,身在其中不自觉就会迷路。他迷路之时,到了一处疑是神仙洞府的地方,这洞府之中,画有奇形怪状的图画与文字。他见之神奇,便将之抄写下来,后来离了此山,竟从中悟出了仙法。

再到后面,青莲居士已经修炼了仙法,只觉得耳聪目明,头脑聪敏,慢慢的,身体之中出现了仙气,竟然可以隔空打物,刀枪不入,至此,他已经比这世上最厉害的武人还要厉害一些。

他自得其乐地修炼仙法,并不知道这仙法有什么来历,后来无意中遇到其他修炼仙法的人,才知道,原来世间像他这样的人竟有许多,他们自有一个世界,叫做修仙界,而他们这些人,也叫做修士。

陌天歌回想了一遍,祖先确实说过修士这个词,看来与这个青莲居士所说的确实是真的。

青莲居士知道了修仙界之后,接触到其他修士,慢慢了解了一些修仙的常识。

在遥远的太古,神还在人间的时候,灵气充沛灵物遍地,有许多大神通的修士,也有许多能力极高的灵兽,还有拥有诡异力量的妖和魔,时常有修士或灵兽修炼成仙灵,也有修魔者和妖物修炼成妖魔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天地间突然爆发大战,仙、人、兽,死者众多,天地异变,山裂海移,一切毁灭。

太古之后,是上古。上古分离出神仙灵妖魔诸界,而将人间留给了未得道的人和兽。这个时候,人间仍然拥有不逊于太古的灵气和环境,门派林立,是人类鼎盛的时期,创造出了许许多多的功法、法宝等。相安无事十几万年,正魔大战,妖灵参战,移山倒海,凡人几乎灭绝,慢慢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十几万年下来,大神通的修士消失了,高阶灵兽也消失了,灵气开始变得稀薄,许多灵物灭绝了,修仙之人开始脱离世俗,不再与凡人杂居在一起。

现今的修仙界,在灵气充裕之地建起了修仙门派,远离俗世,只有在选择门人之时,才会到凡人之间。

而凡人,也不再是任何人都可以修仙,只有身具灵根者,体内能留存灵气,才能修仙。而灵根在凡人之中,万中无一,只有修仙者的后代,出现灵根的几率才大大提高。

体分两极,灵属五行,这就是说,体质有阴阳属性,灵气有金木水火土五行。一般人的体质,皆是阴阳杂属,修炼之时,会互相排斥,而灵根,五行相生相克,若是身具相克的灵根,就会相互抵消,所以体质越纯越好,灵根越少越好。

修仙界之中,以三灵根四灵根居多,三灵根修炼不会太慢,但一般也成不了大器,四灵根五灵根则是差灵根,一般终身困于炼气期,筑基也十分艰难。青莲居士本人,就是四灵根,又没有什么机缘,所以一直无法筑基。

而三灵根以上,双灵根就不会再被资质拖累了,另外,还存在一种五行异变的异灵根,修炼速度更是完全不逊于单灵根的修士。

但是,光有灵根也不是万能的,修炼仙法,还涉及到悟性与心性。灵根稍差,若悟性极佳,速度就不会慢多少,而境界的突破,则关系到心性,心性坚毅,突破之时就不会被心境所困。但这一切,都建立在灵根的基础上,若是灵根太差,那再好的悟性和心性都没有用。

陌天歌想起祖先所说的,她身具纯阴体质和双灵根,故而修炼速度丝毫不比单灵根修士慢。可是,祖先却说她身具五行灵根,这就是青莲居士所说的最差的灵根,一般不会有什么大出息。

她心绪有些低落,虽然没有深想过那天的事,可知道自己的灵根不好,还是不太高兴。

“天歌,你在看什么?”

原来是陌天巧推门进来。

陌天歌合上书,对她说:“天巧,你过关了?”

陌天巧面带喜色:“是啊,我昨天抄了一晚上,好不容易过了关。”

“那你要看什么书,我帮你找找。”

陌天巧伸手拿过她的翻了两页,不怎么感兴趣,又递还给她:“你自己看吧,我随便看看。”

“嗯,好吧。”

看到陌天巧在书架之间转来转去,陌天歌看了看手上的书,犹豫了一下,将之塞到自己的书包里。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441)

我要评论
  • &了?”

    感觉到天巧动来动去的,陌天歌低声问:“天巧,怎么了?”

  • 头看夫&肃,又

    偷偷抬头看夫子的脸色,却见夫子面色严肃,又连忙低下头。

  • 了他手&俊惊了

    夫子枯瘦的手握着戒尺,拍了他手心一下,陌天俊惊了惊,干脆地摊平手,扭过头不看。

  • 命,行&父母教

    她想了想,开始背诵:“父母呼,应勿缓。父母命,行勿懒。父母教,须敬听。父母责,须顺承。冬则温,夏则凊。晨则省,昏则定。出必告,反必面。居有常,业无变……”

  • 地点头&”

    看到学生们都乖乖坐着,无人吵闹,老夫子满意地点头,从案上取了一卷书,开口道:“昨日的《弟子规》第一段都背熟了没有?”

  • &一个七

   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跑近,看到陌天歌散乱的辫子,顿时怒目相向:“哥,不许你欺负天歌,把东西还来!”

  • 一个姓&唤作陌

    这是晋国连城属下的一个村子,全村三四百口人,只有一个姓,属于一个家族,因此,这个村子就以他们的姓为名,唤作陌家村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