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天歌低着头,能承受着坐在藤椅上面相尖酸刻薄的妇人的审视。这是族长夫人郑氏,陌天歌名义上的奶奶。但是,自小到大,除了过年节回去吃饭时,她极少会看见奶奶。过了好久,郑氏才哼了一声,对一边的仆妇说:“林婶,把厨房旁边的那间屋子拾掇出给她住,把她领回去帮这是族长夫人郑氏,陌天歌名义上的奶奶。不过,从小到大,除了年节回来吃饭,她很少会见到奶奶。。...

陌天歌低着头,承受着坐在藤椅上面相刻薄的妇人的审视。

这是族长夫人郑氏,陌天歌名义上的奶奶。不过,从小到大,除了年节回来吃饭,她很少会见到奶奶。

过了好久,郑氏才哼了一声,对一边的仆妇说:“林婶,把厨房旁边的那间屋子收拾出来给她住,把她领出去帮着收拾。”

身材粗壮的中年妇人应了一声,面上冷淡地对天歌说:“过来吧。”

陌天歌依然低着头,跟着林婶出了屋子。

整个陌家村,家境这般宽裕的也有五六户,族长家可以算是土财主,有百来亩好田,建得大宅院,也有几个仆役干粗活。陌家的几位少爷,成了婚就分了家出去,只留了位大少爷继承家业。

厨房旁边的屋子,原是间杂货间,陌天歌跟着林婶搬了杂物出来,打扫了一遍。也不知道林婶从哪搬来几件半旧不新的家具,给她搁到屋里,又不知道去哪取了被褥床幔,放到床上就走了。

陌天歌在屋里呆坐了一会儿,才打量这间屋子。这屋子一直以来做杂货间,没有修缮过,墙壁有几处裂痕,潮气也很重,屋角还有青苔。林婶虽然已经扫过了地,但还处处灰尘,看起来分外陈旧。

她起身到院里提水,准备把屋子家具清洗一番。

她人小力弱,只拎了小半桶水,到厨房跟正在做饭的林婶要了抹布,慢慢擦洗。

擦着擦着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娘走了,她知道已经没有人心疼她了,这个宅子里人口不多,空房多得是,却叫她住这样的屋子。

“天歌,天歌!”

外头传来声音,陌天歌手忙脚乱地把眼泪擦干,还没来得及应声,就见陌天巧从外面冲进来。

看到她在擦床板,陌天巧说:“怎么还要你自己打扫,林婶呢?”说着就要到外面叫人。

陌天歌连忙拦了她:“不用了,林婶已经帮我扫过一遍了,是我自己嫌不干净。”

“那就让她擦到干净……”

“天巧!”她打断陌天巧的话,犹豫了一下,转了话题问,“你找我什么事?”

陌天巧心思单纯,立时被转移了注意力,捡了惟一的干净椅子坐了,说:“我来看看你啊,以后我们住一个院子,找你玩就方便了。”

陌天歌没答话,把抹布扔到桶里,开始铺床。

陌天巧看她吃力,跳下椅子叫道:“我来帮你。”

两个小姑娘,没多少力气,也不怎么会做这些事,只胡乱地展开褥子摊开,就当铺好了。帐子两人实在没办法,陌天巧就冲出去喊林婶。

林婶进来,不满地嘟囔两句,才给挂好了账子。临走时对天巧说:“小姐,可以吃饭了,您还是先去饭厅吧。大少夫人要知道您在做这种事,会骂我的。”

陌天歌没话好说,陌天巧却很恼火:“这林婶真是,脸色给谁看,叫她挂一下帐子这么多话!”

给主人家挂帐子她当然不会有意见,可是她算什么主人?陌天歌经这几日,心里知道这个家除了天巧,不会有人当她是回事,所以只当没听见。而且,人家还提醒她,让天巧帮忙会让大伯娘生气。她便说:“你去吃饭吧,都弄好了,我把行李收一下就行了。”

陌天巧却理所当然地说:“吃饭当然是一起去啦,你先不用收拾,回头再说!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陌天歌有些犹豫,她不敢肯定,自己是不是可以去饭厅吃饭,她心里清楚,奶奶根本不把她当家人,谁知道是不是准备让她自个儿在厨房吃。

“别这个那个了,走吧!”天巧扯了她就往饭厅跑。

两人蹬蹬蹬跑进饭厅,却见老爷子和郑氏已经在里面,陌天歌连忙放开天巧的手,低头站到后面。

郑氏果然皱了眉:“女儿家毛毛躁躁的像什么样子!”

陌天歌没敢答话,陌天巧却做了个鬼脸:“奶奶,我饿嘛!”

郑氏瞪她一眼,露出半个笑脸:“行了,快坐好。”

陌天巧喜笑颜开,坐到自己位置上。一回头,看到陌天歌还站在那,招手:“天歌,来呀!”

陌天歌却没动,这里原本没有她的位置。

郑氏冷淡地扫过她一眼,向一旁说:“林婶,加张凳子。”

林婶应了一声,这才搬了张凳子来放到天巧旁边。

陌天歌松了口气,小心地过去坐了,小声唤了一声:“爷爷,奶奶。”

老爷子点了点头,继续闭目养神。郑氏转向一边:“林婶,其他人呢?”

陌天歌心里早就清楚,也没觉得失落,只低了头提醒自己,不要在意奶奶的态度。

林婶说:“大少爷马上就来,小少爷已经让何伯去找了。”

话刚说完,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,陌家大少爷和少夫人带着陌天俊进来。

“爷爷奶奶!”还没等父母问安,陌天俊就先喊了一声,跑到两老之间,嘻嘻哈哈地说话,逗得两老立时心肝宝贝疼爱万分。对着陌天歌一直冷脸的郑氏,此时一脸的慈祥笑意,把陌天俊亲了又亲,才叫他去坐好吃饭。

陌天歌还来不及想什么,陌天俊看到她,立刻瞪大眼说:“你怎么在这里?这是我家诶!”

她还没回答,陌天巧已经说了:“天歌以后就在我们家了,你别欺负她,不然我……”她正要说告诉爹,想到爹这在就换了句,“不然我就让你好看。”

陌天俊立刻有意见:“喂,陌天巧,我还没说什么呢,你就要让我好看!我才是你哥哥好不好,你跟别人家的这么亲热!”

“什么叫别人家的,天歌明明跟我们是一家人,你不认,我认。反正跟你说过了,你就看着办吧!”陌天巧完全不示弱,虽然天俊是家里的宝贝乖孙,她也是宝贝孙女呢。

陌天俊虽是个混世魔王,却对这个同胞妹妹没辙,此时又被她威胁了一通,看看大人都不打算管,只有委委屈屈地当没听见。

他这表情,却惹得大人们一笑。郑氏面带微笑地吩咐:“开饭吧。”

这一顿饭,陌天歌是埋头吃的。

她清楚地感觉到,他们才是一家人。

他们互相夹菜,说些闲话,她完全融入不进去。

她想到村东的那间小院子,简陋的饭桌,娘给她夹菜,听她说一些微不足道的烦恼。

那里才是她的家。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134)

我要评论
  • ,整个&怕下一

    戒尺高高抬起,“啪”重重地打在他手心,整个学堂的孩子都不敢出声,生怕下一个是自己。

  • 起,小&着一路

    日头渐起,小姑娘踩着一路的露水,往村西祠堂而去,路上不时有男孩儿奔跑嘻闹。

  • ,”小&这些事

    “不行,”小姑娘坚持,把她往房里拉,“娘,你不能吹风,这些事我可以做。”

  • …须敬&。”

    只听他期期艾艾地开始背诵:“父母呼,应勿缓。父母命,行勿懒。父母教,须……须敬听。父母责,须顺承。”

  • 小辫面&有菜色

    此时,小院的房门打开,一个扎着小辫面色腊黄的小姑娘走了出来。她约摸六七岁的年纪,身量十分瘦小,面有菜色,衣衫陈旧,不过,全身上下收拾得干净整洁,头发梳得一丝不乱,衣衫也十分干净。

  • 看到她&完,又

    看到她走在路上,有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偷偷地跟在后面,忽然窜上去,一把揪住她的辫子一扯,哈哈大笑:“陌天歌,你的辫子真丑,你还是剃光头吧。”说完,又一溜烟跑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