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歌,天歌!”耳边传来母亲的哭声,陌天歌茫然睁开眼睛眼。“天歌!”守着她的陌家四娘子喜极而泣,“你终于等到醒了。”她眼眸慢慢的聚焦于,呆呆地地叫了一声:“娘。”“娘在这里。还有也没哪里不很舒服,快说娘。”她眼中浮起迷惘之色,随即摸了摸肚子:“好饿。”四“天歌!”守着她的陌家四娘子喜极而泣,“你终于醒了。”。...

“天歌,天歌!”

耳边传来母亲的哭声,陌天歌茫然睁开眼。

“天歌!”守着她的陌家四娘子喜极而泣,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
她眼眸慢慢聚焦,呆呆地叫了一声:“娘。”

“娘在这里。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快告诉娘。”

她眼中浮起迷茫之色,随后摸了摸肚子:“好饿。”

四娘子一愣,随即含泪而笑:“你这孩子,冒冒失失地跑进祠堂,还从椅子上摔下来,夫子都让你吓坏了,你倒好,一醒来就知道肚子饿。娘去给你做吃的,你等一下。”

她点头:“嗯。”

四娘子急忙去厨房,可在跨出门的时候,她眼前忽然一花,连忙撑住墙壁,青白的脸色好半天才缓过来。

陌天歌爬起来,看着周围,一切都没变,不禁撑着下巴,自言自语:“难道是做梦?”

她这一想,脑子里却忽然浮现许多奇奇怪怪的字和手势,吓了她一跳。

那些字很奇怪,跟她学过的完全不一样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却直觉地认得。

“是真的?”她慢慢回想梦里的一切,很多话的意思,她听不懂,可是那些话却深深地刻在她脑海里。

仙人,这世界真的有仙人吗?她也可以成为仙人,在天上飞来飞去?

可是一想到那个祖先说,娘没有救,她的神情又黯淡下来。

屋外传来脚步声,有人进了院子:“四娘子,这是做饭呐?”陌天歌听出来,这是隔壁阿旺婶的声音。

而后是娘温柔的声音:“是呢,天歌晕过去两天都没吃东西,饿坏了。”

阿旺婶笑着说:“孩子醒来了?这就好了。我们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,就这几个鸡蛋和果子,给天歌补补身子——呀,你的脸色这么差,来来来,坐着先休息会儿,这些我来。”

“这怎么好意思,嫂子总是拿自家鸡蛋给我们吃,怎么还能劳烦你。”

“这有什么,炒几个小菜还不是小事。你们家以前没少帮我们,当年我当家的滚下山,多亏了四姑爷帮忙才没瘸了,你就别客气了。”

四姑爷说的是她爹,陌天歌是知道的。她零星地听过,爹不但学识渊博,还会医术,明明是书生模样,力气却比其他人都大,阿旺叔说这是身上有功夫。爹住在村里的几年,村里人看病都不用找外人,盖房凿井爹都会去帮忙。

又听到阿旺婶说:“天歌这孩子,女孩子怎么能进祠堂呢,还好大家看她年纪小又撞了头没计较。她现在怎样,头没事吧?”

“醒了就说饿,应该没什么。”

“那就好。不过,这么一来,你这身子怎么照顾天歌?你们家可有叫你们回去?”

娘没说话,天歌想也知道,是没有的。奶奶不喜欢娘,也不喜欢她,叔叔伯伯们对娘也不亲,爷爷也一样对她们很冷淡,那个家,除了天巧对她好,其他人都不爱理她。

阿旺婶说得对,娘病得这么重,怎么能照顾她。她要好起来,照顾娘。

她打起精神,从床上跳下来,可是头又一晕。

脑子里有很多东西飞来飞去,她知道是那个跟她说话的祖先留下来的,是个叫素女诀的东西,她不太懂,可是她好像知道要怎么做。

门被推开,四娘子和阿旺婶各自端着饭菜走进来。

阿旺婶看到她,笑了:“天歌能下床了呀,怎么样,头撞疼了吗?”

她摇摇头:“我没事,阿旺婶。”

“没事就好,来吃饭吧,都两天没吃东西了,饿坏了吧?”

“嗯。”她点头,转头看到娘把饭菜放到桌上,对她说:“天歌,来吃饭。”

她看到娘的脸色,苍白得可怕,就有些担心:“娘,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
四娘子摇头,安抚地一笑:“莫担心,只是没休息好,过一阵就好了。”

她没有疑心,接过娘递来的饭。娘说她两天没吃东西了,刚才还没感觉,现在闻到饭菜的香味,才觉得真是饿坏了。

看到她狼吞虎咽的样子,四娘子和阿旺婶不由地相对笑了。

“慢点,没人跟你抢,小心噎着了。”

肚子里有了些东西,陌天歌才放慢了速度,抬头说:“娘做的饭好吃,阿旺婶炒的豆角也好香。”

这句话令两个大人都笑了开来。

阿旺婶又在这说了一会儿闲话,才走了,临走前对四娘子说道:“虽说天歌醒了,可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不妥,还是再请大夫来看看吧。”

四娘子点头:“只恨我这身子不中用,还要劳烦阿旺哥再请一次大夫。”

“说哪里话,远亲不如近邻,互相帮衬是应该的。下午我就叫当家的去一趟镇里,你就好好在家休息吧,我回了。”

“是,嫂子走好。”

刚送走阿旺婶,四娘子就发现自己的小侄女来了。

“天巧,你怎么来了?”

陌天巧怯怯地回:“四姑,天歌怎么样了,我来看看她。”因为四娘子一直身体带病,家里都不许她过来,天巧与这个四姑甚是陌生。

“天歌醒了呢,你可真有心。来,进来坐坐。”

“嗯。”

看到陌天巧跟着母亲身后进来,天歌跳起来:“天巧!”

“天歌,好好吃饭!”四娘子责备地看着她,随后又笑着对陌天巧说,“天巧,你坐一会儿,四姑给你下碗面,要吃长面还是龙须面?”

陌天巧连忙摇头:“四姑,不用了,我吃过饭来的。”家里说,不能到四姑家吃东西,她虽然不太当回事,可是到人家家里做客,不能太随便。

四娘子也不勉强,到厨房捡了几个阿旺婶送来的果子,洗干净拿过来:“吃李子吧,这是隔壁阿旺婶送来的,刚摘下的新鲜李子。”

陌天巧连忙谢过:“谢谢四姑。”

四娘子见她这般有礼,又夸了几句,才进了里屋,让她们两个小孩说话去。

“天歌,你怎么会在祠堂摔倒的,听我爹说你还把祖宗灵位给摔了。”

陌天歌正要说她看到的东西,却又迟疑了一下:“我……我不小心。”

“爷爷听说的时候很生气呢,说这是对祖宗不敬,女孩子进了祠堂,还把祖宗灵位摔了。本来爷爷还说要罚你,可其他爷爷说,你还小不懂事,也没什么好罚的,爷爷才不生气了。”

听说自己让爷爷生气,陌天歌埋头扒饭。她很怕爷爷,因为爷爷不喜欢娘,也不喜欢她。

“不过现在没事了。你撞到哪里了,还疼吗?”

“我头还有点疼,其他没事了。”想到那个被她摔下来的祖先牌位,她又有些疑惑,“天巧,为什么女孩子不能进祠堂,明明最上面的那个祖宗也是女的啊?”

“啊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……我看到名字了,应该是女的名字。”本来她有什么事,都会跟天巧说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觉得这样不可思议的事,还是先不要告诉别人了。尤其是那个人说娘没有救,她更不想让娘知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,我回去问问爷爷好了。”

“算了,你别问了,不然爷爷又要生气了。”

陌天巧想了想,也觉得是这样,就不再说了,转而问她:“那你什么时候去学堂啊?”

“明天就去吧,我已经好了。”

“那好,我有一个好玩的东西,明天带到学堂去一起玩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下午隔壁阿旺叔果然去镇上请了大夫来,看到陌天歌活蹦乱跳的,号了脉直接说药也不用吃了,好得很。

四娘子终于放了心。又亲自下了趟厨,炒了一碟青菜,煎了豆腐配肉末,又托阿旺婶到村中屠户那买了猪蹄,炖了罐猪蹄汤。

陌天歌看到这些,馋得厉害。家中不常见荤腥,何况这么多好菜。

四娘子分了些猪蹄汤让陌天歌送到隔壁去,母女两个好好吃了顿晚饭,各自上床安歇。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1-11-2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1、陌家村

2022-11-1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4、醒来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5、病逝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008、修炼

2021-11-21

书评(149)

我要评论
  • 整洁,&衣衫也

    此时,小院的房门打开,一个扎着小辫面色腊黄的小姑娘走了出来。她约摸六七岁的年纪,身量十分瘦小,面有菜色,衣衫陈旧,不过,全身上下收拾得干净整洁,头发梳得一丝不乱,衣衫也十分干净。

  • 小孩子&衅,陌

    小孩子哪受得了这挑衅,陌天歌将辫子一甩,就往男孩那里追去。

  • &“你还

    那女孩扬起眉,瞪着兄长:“你还说!再不还我就回家告诉爹,说你欺负妹妹。”

  • “娘,&你好了

    小姑娘又说:“娘,你就好好休息吧,等你好了,我就不要做这些了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