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离姑娘,这里是太傅府了,您当心脚下。”太傅公子站在车辕旁,弓着背低声提醒。那模样将大门口当值的家丁看的一愣一愣,他们什么时候没见过自家的公子如此低声下气,对象但是个女子。“要不然说‘二十年清知县,万两雪花银’做官的是好啊。”离婳下车后感慨了一那模样将大门口当值的家丁看的一愣一愣,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自家的公子如此低声下气,对象还是个女子。。...

“离姑娘,这里就是太师府了,您小心脚下。”太师公子站在车辕旁,弓着背轻声提示。

那模样将大门口当值的家丁看的一愣一愣,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自家的公子如此低声下气,对象还是个女子。

“要不说‘十年清知县,万两雪花银’当官的就是好啊。”离婳下车感叹了一句,也不管身后人有没有跟上,沿

书评(374)

我要评论
  • 。”黑&倒入男

    “主子。”黑衣男子单膝跪在树旁,一手扶着靠树男子,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,将药倒入男子的口中。

  • 衣男子&疑惑的

    “一只狸花猫。”黑衣男子疑惑的看着离婳,又看看药瓶“你想要这个?”

  • 小一身&带路吧

    “喵。”离婳转身回来,在小一身边站定,抬了抬爪子似在说“赶紧带路吧。”

  • 白,混&骨的伤

    靠树的男子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,脸色惨白,混合着鲜红的血迹显得格外的妖艳。身上的夜行服在月光的下隐隐能看到其间翻出的深可见骨的伤口,在淙淙的留着血。

  • 子的衣&刚才还

    “咦,伤口呢?”小一将男子的衣服拉开,发现刚才还在流血的伤口,已经止血。“狸花猫?”

  • &,是离

    “好了,是离婳。”岸边的“人”不耐的吐出嘴里的甜草“不准备回山里了?”

  • 回头望&一扭,

    “喵。”离婳抬了抬爪子对着湖对岸挥了挥,就算是道过别了。起身甩了甩尾巴往树林深处走去,临进树林前回头望了望湖对岸,又似闹别扭般的将头一扭,上树几个跳跃间便消失在森林里。

  • 地上的&接近药

    “喵。”离婳蹲在树上好奇的打量着树下的两名男子,看了看掉落在地上的白玉药瓶。轻轻的从树上跃下,匍匐着身体意图接近药瓶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