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起漫步青松坊市之中,叶江川问着:“三宗,我们下步干什么?”“大哥,先去制衣炼甲!这是我们来此的目地!锦衣天华宗的所开的秀衣阁,就在青松坊市。”“锦衣天华宗?是我们太乙宗的附庸,类似于彩鳞宗,碰焊宗那样?”赵暮雪想自己直接加入的青羽门,像是专门“锦衣天华宗?也是我们太乙宗的附庸,类似彩鳞宗,铜焊宗那样?”。...

漫步青松坊市之中,叶江川问道:

“三宗,我们下一步干什么?”

“大哥,先去制衣炼甲!

这是我们到此的目地!

锦衣天华宗的所开的秀衣阁,就在青松坊市。”

“锦衣天华宗?也是我们太乙宗的附庸,类似彩鳞宗,铜焊宗那样?”

赵暮雪想要自己加入的青羽门,好像专门炼制法袍的太乙宗附庸。

“大哥,这你可错了!

锦衣天华宗为上尊圣甲宗的分支,而且是左道之一,可不是彩鳞宗,铜焊宗那些小宗门可以比拟的。

他们最是擅长炼制法袍,天下闻名,在各大宗门都有商会商铺。

早上我联系了一下,恰好秀衣阁炼甲大家薛夫人的弟子李巧姐今天在商铺。

我和她说了一下撼山兽兕兽皮的事情,她直接和我预约,我们快点,不要迟到了!”

叶江川点头,幸好认识朱三宗,不然这些门道,自己根本不知道。

在朱三宗的带领下,很快来到一家商会之前!

在整个坊市最繁华的昆南大街上,秀衣阁占了好几个楼宇,光看店铺的外表,装饰的就是华丽无比,应该实力强悍。

朱三宗整理一下衣袍,带着叶江川就是进入秀衣阁。

刚刚进入,就有秀美女侍迎上,客气的说道:

“两位客官,欢迎到我秀衣阁,里面请,随便看!

我秀衣阁拥有最华丽的法袍,其中太乙宗洞玄以上仪式道袍,都是由我秀衣阁定制!”

洞玄以上都是秀衣阁炼制,洞玄以下是青羽门那些附庸宗门炼制了。

叶江川有些无语,这算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?还是术业有专攻?

朱三宗一笑,说道:“我要见李巧姐前辈!”

“啊,可有预约?”

“我叫朱三宗,已经预约!”

“我看看,好的,查到了,客官这边来。”

说完,女侍带着两人,进入商铺内部,穿过一个个的殿堂,来到一个客厅之中。

一路之上,叶江川看到一件件华丽的法袍,散发各种灵光,让人看到了无比喜欢,真是漂亮。

但是那价格,十分昂贵,而且大部分下边都标记缺货二字。

叶江川一眼就是明白,饥饿营销,无论那里,商家都是这个德性!

进入客房,却没有了一路上的奢华,房间之中,十分朴素。

在那房间中,有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在此,她穿了身白色衣裙,样式古朴典雅,给人一种无比干净的感觉。

衣裙的质地细密,光泽柔顺,柔软无褶皱,质地显得极为高级,纺织技术和材料都是叶江川所从未见过的。

但是更可怕的是看到这个女子,叶江川就有一个感觉,在自己眼前的根本不是人。

在她身上好像有着无尽的力量,无上的威压,如同洪荒猛兽一般的可怕!

叶江川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,额头上都是汗水。

女子李巧姐扫了叶江川一眼,说道:“好强的灵感!

你应该是第一次见到洞玄修士吧?”

“洞玄修士?是的,我是第一次见到!”

这就是洞玄修士?

只是看一眼,就有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,就如同小猫看到猛虎,双方的生命形态,已经完全不同!

其实岳石溪,卧云长老,都是圣域强者,但是叶江川反倒是没有这个感觉。

因为他们太强了,老鼠和神龙一般,距离太远,反倒没有了感觉。

但是老鼠看到猫,因为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厉害,立刻颤抖!

“没关系,以后多见几次,就习惯了!

你有撼山兽兕兽皮?”

李巧姐微笑的说道!

叶江川立刻取出,说道:“是的,前辈!”

兽皮取出,李巧姐立刻观看,小心翼翼。

“真的是撼山兽兕的兽皮啊,好多年没有看到了!

撼山兽兕最早见之于《山海经海内南经》,兕在舜葬东,湘水南。其状如牛,苍黑,一角。

可惜了,只是幼兽而已,可惜了,剥皮、保管,太不到位了!”

“不过,还是好东西,好东西!”

李巧姐好像十分的喜欢,然后她放下,看向叶江川说道:

“说吧,你有什么要求?”

叶江川回答道:

“前辈,我们是太乙宗外门弟子,马上就要进行入门试炼,我们抽取了破冰春晓!”

说到破冰春晓,李巧姐一皱眉,看向他们的目光,好像带着一种可怜!

“前辈,我们想请您为我用此撼山兽兕兽皮,炼制一件法袍,最好具有避寒,防御等作用,皆以通过破冰春晓试炼。”

李巧姐摇头说道:“撼山兽兕兽皮,炼制法袍,防御性能十分强悍。

但是避寒,不是它的强项,用来炼制避寒法袍,完全糟蹋东西白瞎了!”

叶江川坚定的说道:

“前辈,破冰春晓试炼在前,命都要没了,糟蹋东西,就糟蹋东西吧!

我们只求活下去,不求其他!”

李巧姐长叹一声,看着叶江川的英俊外貌,她缓缓说道:

“这撼山兽兕兽皮,稀有材料,对于我修炼十分有价值。

这样吧,这个撼山兽兕兽皮,我收下了!

我送给你一套寒霜冰雪袍,此袍乃是上尊冰雪神宫的宗门法袍。

此袍具有御寒、防御、抗法、清洁、避尘、汇灵、自修等七种法袍能力,有此法袍,你在再寒冷的地方,也不会被冻伤。

甚至寒冬迷宫中的武斗寒气对你都是无效。

最关键的是此袍乃是一阶法袍,正好适合你!

你寻遍太乙宗所有坊市,也没有这么适合的法袍了!

这袍子不到一百灵石,我还可以再给你补一百块灵石!

怎么样,换不换?”

叶江川立刻说道:“换,不过前辈,是两套!”

说完,他一指朱三宗!

朱三宗一愣,难以相信,李巧姐一皱眉,想要说什么。

叶江川立刻行礼,说道:“前辈,灵石可以不用补了!

生死在前,还请前辈可怜,若是度过这个浩劫,此情,叶江川永记在心,必然报答!”

听到叶江川此言此语,看着他英俊的面貌,想到他的外门试炼,李巧姐长叹一声,说道:

“唉,谁不是这么过来的!

当年我们姐妹七人,只有我现在还活着!

算了,便宜你们了,两套就两套吧!”

说完,她收起撼山兽兕兽皮,仔细观察。

那边有侍女送来两套法袍,除了法袍,还是送上了一百二十块灵石!

比起以前,还多了二十块灵石!

叶江川将其中一套法袍,递给了朱三宗。

朱三宗看着叶江川,感动的说道:“大哥!”

其实朱三宗已经有了避寒法袍,但是比起这个,差了无数。

叶江川说道:“自家兄弟不必客气!

书评(438)

我要评论
  • ,导致&岁才会

    到了这个世界,已经十三年了,最开始成人魂魄穿越转生婴儿身上,肉身无法承受,导致自己呆呆傻傻,无法控制身体,三岁才会走路,六岁才会喊娘。

  • 却发现&么乐子

    小酒忍不住身体颤抖起来,他看向喜子,却发现喜子一脸的笑意,好像看什么乐子。

  • 曲唱完&那无比

    前世小曲唱完,少年看向远方,没有一点的呆傻,只有那无比的坚毅!

  • 早上采&道灵气

    今天收获不错,得到一道池塘灵气,加上早上采露得到两道灵气,三道灵气了,爽!

  • 哥?那&是谁家

    “喜子哥?那是谁家的小厮啊,傻的吗?这么热的天,在池塘边做什么?”

  • 瘦,皮&清秀。

    少年,大约十三四岁年纪,身体纤瘦,皮肤白皙,面目清秀。

  • 子长叹&十二,

    走出众人视野,傻伢子长叹一声,十二,十二,不再数了下去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