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三宗看见跺兽皮,叫了出来,他就用出一种法术,通过鉴定!“目光如炬,微毫毕现,天心碧眼,坎离互相交融,聚火开关,真一分衍,万物有形,无尽虚空自认,水云天鉴,慌忙如律令,现!”在他念动法咒时,一团水气平空而成,粘附在跺兽皮之上。最后一句现字出口最后一句现字出口,顿时水气消散,跺脚兽皮好像被洗礼一样,比起原先更加的光辉绕眼。。...

朱三宗看到跺脚兽皮,叫了起来,他开始施展一种法术,进行鉴定!

“目光如炬,微毫毕现,天心碧眼,坎离交融,聚火开关,真一分衍,万物有形,虚空自知,水云天鉴,急急如律令,现!”

在他念动法咒时,一团水气凭空而成,附着在跺脚兽皮之上。

最后一句现字出口,顿时水气消散,跺脚兽皮好像被洗礼一样,比起原先更加的光辉绕眼。

“大哥,这是正经好东西,撼山兽兕的兽皮啊!

撼山兽兕最早见之于《山海经海内南经》:兕在舜葬东,湘水南。其状如牛,苍黑,一角。

可惜,只是幼兽,不然值大钱了!

不过卖了可惜,明天我带你找一个裁缝,将它制成防寒法袍,这样你完全不惧寒冰,还能得到强大防御!

有了这个,第一个准备和第二个准备,不是问题!”

叶江川微笑,说道:“好,好,多谢三宗了,你这么一说,我有底多了!”

“好,大哥,天色已晚,我们回去睡觉,明天早上起来,坊市开门,我们去购买货物!”

“好,好,对了,我在五号楼第三间房屋,你在那里,明天我们会合!”

“我在二十一号楼六间房,大哥明天早上见!”

两人就此分手,叶江川回归自己住所。

关好门,躺在床上,明天过去买东西,好好准备!

第二天一早,“咚咚咚!”

有人砸门!

“大哥,大哥,起来没有?”

朱三宗的声音!

叶江川咬咬牙,爬起,喊道:“来了,来了!”

室内有水池,有简单的牙具,梳洗一番,打开房门,果然门外正是朱三宗!

“大哥,起来了?

我们走吧,去坊市买货,准备试炼!”

“好,好!”

“大哥,你咋好像没有睡醒呢?”

“呵呵,我其实根本没醒,做了一夜梦,还是噩梦!”

“哈哈哈,正常,谁不害怕?

我们走吧,坊市距离这里有六十里呢!”

“等一等,不急,你吃早饭没有?”

“没有呢?”

“那急什么,走,吃点早饭,宗门的福利,不撸白不撸!”

叶江川拉着朱三宗去吃早饭。

早饭也不错,没有晚饭那么多美味佳肴,以灵粥为主,灵气十足,叶江川开始撸食堂。

他吃的都把朱三宗吓住了,这是大哥吗?这是饭桶兽吧!

一口气撸了十个金精钱,达到一百二十三!

然后叶江川随着朱三宗,一步一个饱嗝,离开这一片石楼,前往六十里外的坊市。

朱三宗带路,走出大家住所,在最外面有一个三层石坊,上边有三个大字,行道站!

到了这里,朱三宗找到石坊把门大汉,问道:

“朋友请了,我们两个人,到青松坊市!”

说完,他递进去十颗如同破碎的石珠。

叶江川仔细观看,那是灵珠,属于破碎的灵石碎片,五十个灵珠价值一个灵石。

对方接过灵珠,查看了一下。

然后说道:“好,正好马上就要出发,楼上风喙鹰还有两个座位,甲十三站台,再过三百二十息,出发!”

说完,对方递出两个玉符凭证。

朱三宗接过玉符凭证,拉着叶江川,进入行道站,按照标记,找到楼上甲十三站台。

在那石台之上,有一只大鹰,鹰身足足有两丈大小,蹲在石台之上,一动不动。

其中鹰背之上,有十个座位,已经有八个客人。

有一个修士,位于鹰首脖子上,小心查看飞鹰。

朱三宗悄悄说道:“这就是太乙七士的御士。

御士一百零八种,这个应该是御禽士。

如果我们在外门无法晋升内门,就可以申请转修太乙七士。”

叶江川点头,原来太乙七士是这么回事!

朱三宗将玉符凭证交给御禽士,然后一跃,落到一个座位上。

叶江川鱼翔浅底,也是轻松入座。

这座位赫然是那大鹰羽毛所化,法术之下宽大柔软,而且变化出一个安全带,可以将身体固定在座位上。

两人做好,十人齐全,御禽士就是喊道:

“时间到了,出发了!”

他爬到鹰颈处,也不用什么座位,就是坐牢。

然后口中,发出类似鹰鸣的各种命令。

这风喙鹰也是发出声声鹰啸,张开翅膀,好家伙,翅膀张开,足足有九丈之长!

然后一跃,腾空而起,飞向天空!

叶江川坐在座位上,几乎感受不到颠簸,风喙鹰飞起,在它身上升起一道气盾,将鹰背上众人护住,免受狂风吹动!

飞遁高空,叶江川一眼看去,大千世界,万千天地,尽在眼中!

山川,大地,河流,村庄,城市,纷纷脚下过,这种飞行的感觉太爽了。

就差一点,叶江川就要高喊一声!

然后风喙鹰一落,轰然落下,御禽士喊道:

“青松坊市到了,准备下鹰!”

这也太快了,叶江川还没有来得及呼喊,六十里眨眼就到了……

坊市就像凡人的市场,属于修士的交易市场,基本货币是灵石,大家在坊市中互通有无,贩卖自己不需要的法器、灵药、秘籍功法等等修仙物品,用以购买自己需要的修仙物品。

整个坊市,楼宇之间,错落有序,带着一种天道自然的感觉!

其中最显眼的地方,坊市中心,有一颗巨大青松,顶天立地!

朱三宗说道:“大哥,这里就是青松坊市……”

叶江川一笑说道:“坊市我懂的,我懂!”

“青松好大啊!”

朱三宗微笑说道:

“这是青松坊市的由来!

整个坊市,都是建立在青松爷爷的圣域中。”

“青松爷爷?”

“对,太乙宗拥有的三万八千大妖之一。

所谓大妖都是圣域境界!”

“三万八千大妖?这么多?”

“太乙宗可是上尊,三万八千大妖还多?

其实这只是明面的,不少大能都是暗中驯养,至少得有十万大妖。”

“好家伙,好家伙!”

“这里,青松爷爷它的圣域将整个坊市都笼罩其中,进行完美保护!”

追本溯源之下,叶江川感觉到,好像一个巨大的树荫,将整个坊市,足足五十里方圆,全部的笼罩!

叶江川忍不住说道:“真是宏伟啊!”

“哈哈,大哥,这青松坊市只是太乙宗近千坊市之一。

真正宏伟的,是太乙宗内门所在的那些坊市。”

“好,有机会必须过去看看!”

书评(231)

我要评论
  • 有所思&稽,恐

    小酒若有所思,不过听着喜子嘲笑,看着少年诡异动作,好像不再那么诡异,而是变得滑稽,恐惧感觉莫名消失,小酒也是跟着随着喜子嘲笑了起来。

  • &是十二

    而那边傻伢子已经转身离开这里,口中还是十二,十二的喊着。

  • 的,不&打起人

    这小子从来不承认自己傻的,平常也很正常,有点呆呆的,不过谁说他傻就和谁急,也不受任何欺负,打起人来不要命的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