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散去,叶江川和朱三宗走在一起。朱三宗地说:“大哥,你这灵鱼,怕是一阶灵魂与肉体吧?我看十斤起码其价值一个灵石!”叶江川点点头,地说:“差不多,十斤其价值一个灵石!”十条灵鱼,叶江川烤了七条,留了三条。“大哥,这鱼肉切记浪费了了,都烤好留着。破冰春晓之朱三宗说道:“大哥,你这灵鱼,怕是一阶灵肉吧?我看十斤至少价值一个灵石!”。...

众人散去,叶江川和朱三宗走在一起。

朱三宗说道:“大哥,你这灵鱼,怕是一阶灵肉吧?我看十斤至少价值一个灵石!”

叶江川点头,说道:“差不多,十斤价值一个灵石!”

十条灵鱼,叶江川烤了七条,留了三条。

“大哥,这鱼肉不要浪费了,都烤好留着。

破冰春晓之中,寒冬迷宫,搞不好要走上几天,必须有补给灵食,烤鱼肉蕴含灵气,完全可以胜任!”

叶江川微笑,烧烤结束,朱三宗喊他不是叶大哥了,而是大哥,关系更进一步!

“三宗啊,我其实有事找你,你知识渊博,没有不知道的!

这个破冰春晓试炼到底怎么回事啊?为什么大家哀嚎一片?”

听到叶江川这么一问,朱三宗微笑,这是他的强项,他立刻说道:

“大哥,你出身地方偏僻,不知道也是正常。

破冰春晓,它寓意辞别寒冬,迎来春天,所以分成两部分!

第一部分,是寒冬迷宫!

在此寒冬迷宫之中,无尽寒冷,冰雪皑皑,环境恶劣到了极限。

如果走不出迷宫,必然在迷宫之中被饿死冻死!

但是更可怕的是在那寒冬迷宫之中,有着无数冰魔。

这些冰魔其实是太乙宗的道兵之一。

它们潜伏在寒冬迷宫,袭击试练者。”

叶江川点头,果然找对人了,情报自来。

朱三宗越说越起劲。

“冰魔分成四种冰魔。

迅击冰魔、伏击冰魔、围击冰魔、武击冰魔!

迅击冰魔,好像骑兵一样,如同雪崩突然爆发一样,迅速攻击,如风如电!

伏击冰魔,好像刺客一样,则是潜伏冰雪之中,丝毫无法查看,然后突然袭击,无影无形。

围击冰魔,如同战阵士兵,一大群冰魔,如同暴风雪一样,组成战阵,无边无际,将人活活累死。

但是最可怕的是武击冰魔,乃是武道家,冰魔实力最强,而且掌握武斗寒气,杀人无形,最是厉害!

如果能够在四种冰魔中杀出,走出寒冬迷宫,然后第二个考验!

一对一,战春晓化身。”

说到这里,朱三宗闭嘴。

叶江川立刻明白,此处应该有人捧哏。

“春晓,春晓化身是什么东西?”

朱三宗很满意叶江川的配合,继续说道:

“春晓化身不是东西,准确的说是异象!

春晓化身会化作一兽,和你血战!

最弱为鼠,蚁,其次为猪,犬,然后是鹰,狼,鹿,豹,但是最可怕的是熊。

这春晓化身,如同春天一样,生机盎然,具有无穷无尽的元气,生命强悍,百伤不灭,最是难杀!

只有击杀这春晓化身,才算完成试炼!

完成试炼也有一个好处,击杀春晓化身之后,会迎来春晓赐福!

无论你是什么人,无论你身体如何,无论你过去怎样,经过春晓赐福,必然晋升超凡生命,可以凝元,不再是凡人!

其实,我们这些人都是来自华阳域,为什么我们凝元这么难,因为我们出身华阳域,不是主位面世界。

不是主位面世界的生命,无论你天资多高,想要打破生命枷锁,晋升超凡,千难万难。

所以才有这个破冰春晓试炼,经历主世界的春晓赐福,只要能过此关,必然都可以轻松晋升凝元一重!”

主位面世界?生命枷锁?

叶江川不住点头,不懂也装懂,说道:“我懂了!”

“这么说,必须准备一些补给灵食,以备不时之需!”

朱三宗点头说道:

“对,先人曾经总结,破冰春晓试炼,必须有六个准备!

第一个,御寒之物,最好是入阶法袍,全面抗冻保温。

第二个,防御之物,法袍啊,护盾啊,符箓啊,要有保护自己的防御手段,大战四大冰魔,保命第一。

第三个,破冰武器,对付那些冰魔,必须有专门武器,大哥你这剑肯定不行,破不开冰魔防御,必须入阶法器,才能破冰。

第四个,侦查引路,冰雪迷宫十分巨大,必须有侦查手段,探寻道路,尽快离开迷宫。

第五个,各种补给,疗伤药物,补血补气,补给灵食,暖身之物,这些都得准备。

第六个,化身克星,也是最关键一个。得准备一些对付春晓化身的办法,破它无穷元气,百伤不灭。

这六个齐全,才有可能度过破冰春晓试炼。”

叶江川不住点头,幸好自己选了破冰春晓,自己的迎春祭师爱丽丝,应该可以做第六个化身克星。

第四个,自己的蒲公英仙灵,可以胜任。

第五个,烤鱼算是吃食,还得多买一些丹药补给。

其他三个就有啊,这可怎么办?

想到这里,叶江川立刻说道:

“三宗啊,我出身偏僻之地,根本不懂这些,还请兄弟指点,救我一命!”

说完,就是深深一躬!

朱三宗被叶江川一忽悠,顿时脸红,说道:

“大哥,自家兄弟,客气什么!

你放心,有我在,没有问题!

大哥,今天晚了,明天我们去坊市购买这些东西,我也差两样,没有准备齐全!”

叶江川微笑说道:“好,好!”

“对了,大哥,你身上有多少灵石?

我好有个数,明天带你购买最适合的准备!”

叶江川一愣,说道:“灵石,我一个也没有!”

本来有十四个灵石,都被他变成了金精钱。

朱三宗顿时傻眼!

叶江川立刻说道:“不过,我还有点干货!”

他取出伽罗果说道:“三宗,你看这个能值多少灵石?”

朱三宗拿过去,看了几眼,说道:“伽罗果,一阶灵果,一百个价值一颗灵石!”

伽罗果,太不值钱了……

这朱三宗好像具有鉴定能力,叶江川想了想,拿出灵盐。

“这灵盐不错啊,一斤至少一个灵石。”

伽罗果,灵鱼看起来换不了多少灵石,灵盐还有八十多斤,到是可以换八十个灵石!

叶江川又是拿出愤怒的木材,跺脚兽皮……

“大哥,这个灵木不错啊,至少是一阶!

本来不值钱,但是好像发生了变异。

灵木至少价值一百灵石!

有着一百灵石,能置办不少好东西!”

“啊,啊,这是什么!”

“好家伙!”

书评(423)

我要评论
  • 开始成&走路,

    到了这个世界,已经十三年了,最开始成人魂魄穿越转生婴儿身上,肉身无法承受,导致自己呆呆傻傻,无法控制身体,三岁才会走路,六岁才会喊娘。

  • 去,大&西。

    猛然少年猛地冲了出去,大步跑起,好像在追逐池塘里面爬出来的东西。

  • 一个人&爷头都

    大房家三少爷他们作弄他,被他追着打,一个人打了一群人,将三少爷头都打破了。

  • 池塘,&还是有

    在说话过程中小酒和喜子走远,傻伢子爬起看向池塘,还是有些莫名期待。

  • 的,爹&不亲娘

    其实想一想,也挺可怜的,本来出生叶家,天生少爷,一生享福,不愁吃穿,结果却是傻的,爹不亲娘不爱,这就是命啊!”

  • 他娘亲&偏心,

    他娘亲偏心,对另外的少爷好,对他放任自流,根本不管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