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塔娜跑了回来叫道:“大人,注水量完后,新来了一个鱼人,真幸运的人,是戟叉武士。”“再给我一天时间,再次招集鱼人棋子!”他想了想,哀求的地说:“大人,您能不能够让我再次回归河溪林地,那里有着无尽水气,我也可以被吸收那里水气,招收学生新的鱼人,迅速凑够鱼人杀。有“再给我一天时间,继续召集鱼人棋子!”。...

卡扎依跑了过来喊道:“大人,注水完毕,新来了一个鱼人,真幸运,是戟叉武士。”

“再给我一天时间,继续召集鱼人棋子!”

他想了想,恳求的说道:

“大人,您能不能让我回归河溪林地,那里有着无尽水气,我可以吸收那里水气,招收新的鱼人,很快凑够鱼人杀。

有用的留下,没用的我都会灭杀,尸体注入斗战棋台之中,增加棋台底蕴。

虽然那里,其他鱼人没有真名,无法召唤,但是我想柳柳了,我想在那里生活。”

叶江川说道:“你喜欢河溪林地?”

“特别喜欢!”

“好,好!卡扎依,你说卡牌变成棋子,还能变回来吗?”

“哈哈哈,大人你在说什么胡话啊。

卡牌,棋子,棋盘都是你的,你说了算,自然可以变回来啊。”

“啊,原来如此!还能这样?你想变回卡牌吗?”

“不想,我喜欢做棋子,卡牌感觉太不好了。”

叶江川又是回归河溪林地,试着召唤,卡扎依啊呜一声,又是出现。

不过这一次,他没有被怎么压制,恢复原来模样,因为河溪林地已经是叶江川的世界了。

看到卡扎依,柳柳都疯了,高兴坏了。

卡扎依也是高兴,这时会说话了,可是还是啊呜啊呜的叫着。

叶江川摇摇头,回归现实,他看着卡牌河溪林地。

“奇怪,为什么我感觉和虚暗诸天,好像联系的特别紧密?”

看着眼前的卡牌,他心中一动,试着一拉。

赫然在那河溪林地的卡牌中,拉出一颗伽罗果。

体内真气豁然减少,以真气消耗,取出伽罗果。

一口咬下去,酸酸甜甜,无比好吃!

真实存在的伽罗果,在虚暗诸天什么样子,现实世界什么样子。

叶江川目瞪口呆,他继续试验。

不只是伽罗果、鱼获、昆仑土、石矛,跺地兽的兽皮,他都可以一一取出。

而且可以放回去,来去自如!

只是现实的东西,无法放入卡牌之中。

物品都可以取出,那人呢?

叶江川突然有了新念头,试着能不能召唤果精灵柳柳?

激活融入身体的卡牌,好像悄然出现,散发光芒。

猛然体内真气减少了五分之一,化作无尽流光,赫然柳柳,出现在叶江川的眼前!

柳柳傻傻的看着,然后说道:“大哥,这里是哪里,我怎么到了这里?”

叶江川也是难以想象,说道:“这里是太乙天啊!”

“大哥,这里好可怕的感觉,我不喜欢这里,我想回家!”

“好,你回去吧!”

这话一说,柳柳消散,但是召唤消耗的真气,没有回归。

叶江川又是试了试,召唤蒲公英仙灵。

那感觉继续出现,融入身体的卡牌卡牌蒲公英仙灵,好像悄然出现,散发光芒。

激活!

顿时,真气减少了十分之一,然后十六个蒲公英仙灵,在此世界出现。

她们在这个世界飞舞,一个个都是开心不已。

“太好了,我太喜欢这里了!”

“这里好像有一种家的感觉!”

“好想永远在这里!”

“咦,我好像可以隐身,看不到我,看不到我!”

“不但看不到我,好像还不能攻击我?”

“太好了,我们安全了!”

在太乙天,蒲公英仙灵好像多了一个能力,可以悄然隐身,很难被发现,而且无法攻击。

竟然可以隐身,叶江川没有收回她们。

左立空金精战体,白彩蝶天生五大神通,李默天赋禁陌,赢空白鹰本命剑兽,自己带几个小仙灵,不算什么特殊之处。

大衮,蜥蜴龙,叶江川没有他们的卡牌,无法召唤。

既然能召唤?想了想,叶江川又是取出一个伽罗果,然后出现酒馆。

顿时酒馆出现,卖鱼肉的老办法,将一个完整的伽罗果,送到酒馆之中。

伽罗果立刻化作灵气,但是叶江川无语了,只是增加一格灵气。

一百个伽罗果,一个单位,才价值一个金精钱,一个灵石?

这打死也不能卖啊,太不合算了!

都卖了,会把柳柳他们饿死的。

叶江川开始试验,至少伽罗果还价值一格灵气,昆仑土送入酒馆之中,根本卖不掉,一格灵气都不值。

石矛,昆仑土的石制品,可以卖钱,但是二十根石矛价值一格灵气,都不如以前的池塘捕。

鱼获到是具有价值,十斤鱼可以换一个金精钱。

跺地兽的兽皮,愤怒木材,带入酒馆,都是价值三个金精。

但是叶江川可不会卖,三个金精不过三个灵石,怎么可能!

看起来,河溪林地的收获,无法在酒馆卖钱。

可也是啊,打生打死才能得到的奇迹卡牌,在太乙天都是价值无尽,在酒馆里才卖一百灵石。

自己这点东西,怎么可能值钱?

所以这个路数行不通!

叶江川豁然站起,拿起长剑刚玉,推开房门,走出卧室。

“不能颓废啊,必须振作。”

“还有三天时间,必须努力!”

“吃饭,好像那边是免费的食堂,继续撸食堂,不吃白不吃!”

他前往东边食堂,十二个时辰供用伙食,美味佳肴,应有尽有,随便吃。

大步进去,食堂超级大,可以供千人同时就餐,完全自助餐,食物无数!

三天后,生死难料,很多人都没有心思吃饭,食堂里面泠泠清清。

但是叶江川在此,化悲痛为食欲,造!

犴鼻、鳇鱼子、猴头蘑、熊掌、哈什蟆、鹿尾、老虎筋、熊鞭、豹胎……

焖白鳝、锅烧鲇鱼、烀皮甲鱼、软炸里脊、软炸鸡、熘鲜蘑、烩鳗鱼、芙蓉燕菜、熘南贝、黄焖鸡……

都是美味灵食啊,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咧开腮帮子开始吃。

一边吃,一边偷偷送入酒馆之中。

这一顿大吃,金精钱变成了一百十三,足足撸了十七个金精钱。

这里的灵食比路上各地的灵食,灵气充足数倍。

实在吃不动了,扶墙走,他只能离开。

“去找朱三宗,这家伙知道很多事情。”

“三天后,破冰春晓,至少我要知道这个破冰春晓,到底是什么试炼!”

一排排石楼,一个石楼可以住十个人,足足百十个石楼,去哪里找啊?

叶江川不由的一咧嘴!

这可怎么找啊?

突然蒲公英仙灵静静出现在叶江川的眼前,说道:

“朱三宗?大人,我们可以找到他!”

她们属于叶江川的卡牌,所以和叶江川记忆共享,叶江川认识的,她们也认识。

“我们蒲公英仙灵什么都能干,找人也没有问题!”

叶江川点点头说道:“去吧,找到他,朱三宗!”

一声令下,十六个蒲公英仙灵,顿时飞舞起来,她们悄无声息,隐去身形,四面寻找。

不到百息,静静出现,说道:“大人,找到了,跟我来!”

真是有效率!

叶江川随着静静,穿越了十几个石楼,看到一边赫然有一个湖泊,在湖泊边树荫下,一群人汇集。

人群之中,朱三宗被两个大汉架住,死死挣扎,却是难以脱身。

两个大汉,都是彪形大汉,体格魁梧,他们身上披着一层甲胄。

甲胄之外,全身皮肤如同大理石一样的坚硬,看着好像石头人一样,一看亚种人族。

朱三宗被死死压住,愤怒大吼:“放开我,石家兄弟,你们偷袭我,算什么本事,有能耐我们一对一!”

石家兄弟哈哈大笑,就是不放手,他们在调戏朱三宗!

周围不少人,都是嬉戏看着,没有人帮助朱三宗。

看到这一幕,叶江川眼睛一立!

朱三宗知道很多东西,对自己特别有价值,真是天助我也,必须出手!

书评(209)

我要评论
  • 已经转&,十二

    而那边傻伢子已经转身离开这里,口中还是十二,十二的喊着。

  • 少爷,&命啊!

    其实想一想,也挺可怜的,本来出生叶家,天生少爷,一生享福,不愁吃穿,结果却是傻的,爹不亲娘不爱,这就是命啊!”

  • &西。

    猛然少年猛地冲了出去,大步跑起,好像在追逐池塘里面爬出来的东西。

  • 的,打&作弄他

    另外,他是傻的,打晕就打晕了,打破就打破了,不担任何责任,没有办法,从此再也没有人敢作弄他了。”

  • 对另外&根本不

    他娘亲偏心,对另外的少爷好,对他放任自流,根本不管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