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见卧云长老这么兴奋,叶江川不由得的有些心痛自己奉献的变魔经。虽然想起那学士执念,没办法如此,要不然他缠在自己脑中,没事儿第一,第一的喊着,自己真的会变为傻子的。虽然他都忍问着:“卧云长老,我还能再回那个虚暗诸天吗?”“虚暗诸天,你我以为随随便便进但是想到那学士执念,只能如此,不然他缠在自己脑中,没事第一,第一的喊着,自己真的会变成傻子的。。...

看到卧云长老这么激动,叶江川不由的有些心疼自己献出的变魔经。

但是想到那学士执念,只能如此,不然他缠在自己脑中,没事第一,第一的喊着,自己真的会变成傻子的。

但是他忍不住问道:“卧云长老,我还能再回那个虚暗诸天吗?”

“虚暗诸天,你以为随随便便进出的地方吗?

就是我,这一生也不过进出三回!

能进去一次,都是莫大机缘!

以后进去,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!在宗门之中,做出大贡献,可以得到前往虚暗诸天的奖励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但是叶江川总感觉自己可以随便进出河溪林地。

“叶江川,我敢这么说,这一次你一定是我山部测试第一!”

卧云长老对于叶江川献的宝物,很是喜欢,对他十分随和宽容。

“你跟我来!”

说完,卧云长老飞起,带着叶江川,离开这里,直奔大殿的中心而去。

穿越一个个竹席,在那竹席之上,不时有人苏醒,都是高兴的献宝,但是大多数人,还是沉睡,久久不醒!

随着卧云长老行走,终于来到大殿中心,那里是一个巨大的石台。

在石台之上,汇集了形形色色的少年们。

他们都是苏醒的少年,一个个开心不已。

这些少年穿的都是素白色的法袍,衣服款式一样,不再是乱七八糟各国各种各样法袍了。

石台之上,有一行行的台阶,卧云长老带着叶江川,穿越这些少年,赫然走向最高处。

到了最高处,卧云长老说道:“叶江川,这个位置是你的!

目前,你所寻到的奇迹卡牌,山部第一!

如果没有人再比你的好,你此次测试,山部第一!

你在这里等着吧,记住,不要对人说你献出了什么奇迹卡牌。”

说完,卧云长老消散。

叶江川站在这里,默默等待!

他所在位置,本来已经有了一个少年,但是他到此处,力压众人,第一只能变成第二。

那些少男少女都好奇的看着他。

现在第二的位置,赫然是一个彪形大汉。

他足足有一丈高的身躯,如同巨人,身穿法袍,也是特意赤白上身,全身如同精铁打造一样,红铜色的皮肤上,密密麻麻遍布纹身!

这大汉,无比凶猛,如同猛虎,时刻准备噬人一样。

这小子,叶江川在路上见过,横傲的要命!

第三位置,则是一个白白胖胖的矮子,和盐白水一边高,奇异发型,头发冲天而起,好像专门如此,用来弥补他的身高不足。

第四位置,乃是一个小女孩,更矮,只有五尺高,可是后背却有一对翅膀,如同蝶翼,不住的微微煽动,使她悬浮空中。

这绝对是变异亚人,不是纯种人类,可是周围其他人,好像司空见惯,叶江川咬咬牙,也装成很熟悉的样子。

第五位置,则是一个普通的人族少年,太普通了,丢到人群了,你立刻找不到。

但是叶江川立刻发现,他普通的过分了,你仔细记住他的模样,可是却永远也记不住。

叶江川一皱眉,就在这时,那排在第三的白胖小矮子,对着叶江川一笑,说道:

“不用好奇,这家伙叫李默,出身冥空国。

冥空国天生冥修,没有任何存在感,你是记不住他的模样的!”

然后他抱拳行礼,说道:

“第一的师兄,我叫朱三宗,来自鸿光国朱家,世代商修,见过师兄,不知道怎么称呼?”

这人一看,个子矮矮,白白胖胖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可是却不让人讨厌,和气生财。

叶江川微笑回答道:

“我是来自北燕国的叶江川。”

朱三宗一愣,说道:“北燕国,华阳域最偏远的地域啊。”

在他们身边的彪形大汉,呵呵一笑,说道:

“华阳域十七国,鸿光国不过弹丸,你孤陋寡闻,不要让人笑话。”

朱三宗被这大汉一喷,却不生气,说道:

“左立空,你也别说我,你不过出身凌钢国,没有比我强到哪去,不要这么猖狂。”

大汉左立空,却是不屑,看了一眼叶江川自我介绍说道:

“左立空,体修,出身凌钢国,见过兄弟,有礼了。”

叶江川立刻还礼,说道:“左兄好!北燕国,叶江川。”

左立空打完招呼,对着朱三空说道:

“你这胖子早看你不顺眼,这次登天梯完毕,洒家出去后打你一个满脸开花!”

朱三宗冷笑,说道:“打架,我可不怕!别以为你力大无穷,天生金精战体,我会怕你?

登天梯完毕,那就来吧。”

这时第四的悬空的小女孩,忍不住说道:“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,打架不好。”

她好像怯懦无比,说话绵绵的。

朱三宗一指这个女孩,说道:

“叶大哥,她叫白彩蝶,来自伊尔国,是人族亚种蝶人。

不过这妹子,天生五大神通,如果能通过后面的宗门试炼不死,必入内门。

现在可不能得罪她,必须抱住大腿!”

其实伊尔国白彩蝶,叶江川路上遇到过它们的大树飞舟。

听到朱三宗这么说,白彩蝶顿时满脸通红,说道:

“朱大哥,谢谢夸奖,内门什么的不敢奢求,只求入门试炼保命不死。”

朱三宗自来熟,又是介绍起来:

“排行第五的冥空界李默,不用认识,天赋冥陌,反正他不主动,谁也找不到他。

排行第六的赢空,乃是冷月国一剑皇朝的第七皇子,剑修。”

赢空一脸傲气,谁也不看一眼,在他肩头有一只白鹰。

朱三宗小声的说道:“那鹰其实乃是他的本命剑兽,和他乃是二体一命,一剑皇朝的独门神通。”

叶江川皱眉,这些家伙,一个个好像都是不凡。

左立空金精战体,力大无穷,白彩蝶天生五大神通,李默天赋禁陌,赢空白鹰本命剑兽。

这些家伙,很强。

赢空之后,朱三宗不介绍了,不过叶江川看去,后面几人也是各有不同。

排行第七的,这人身上,脸上,手上,全部是碧绿青苔。

第八是个女孩子,十分漂亮,身体到是正常,没有什么异象,也不是什么亚人,头一次遇到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。

第九,这人后背不时有一朵黑色莲花幻象出现,看着不凡。

第十,四周好像十分的冰冷,在他身上,不时有光芒闪现。

这排台阶,只有十人,第十一人,下边第二排台阶了。

书评(99)

我要评论
  • 却好像&感觉全

    明明看的眼前池塘,却好像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世界,小酒远远看了几眼,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全身发麻,直起鸡皮疙瘩,不敢在看了。

  • 有人敢&作弄他

    另外,他是傻的,打晕就打晕了,打破就打破了,不担任何责任,没有办法,从此再也没有人敢作弄他了。”

  • 炼资源&一切都

    爹不亲,娘不爱,所有的修炼资源,基本没有,一切都要靠自己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