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此光华的接引之下,叶江川径直宇宙之中,一个光点而去。那光点,无垠璀璨,像是和无数光点联接在一起。宛如一片光华,汇聚而成的一片璀璨光海,密集程度,充实快乐!而不像虚暗诸天那种集中银河感觉。轰,光柱散去,叶江川登时落下来。陌生的世界,天罡金桥接引,再次回归那光点,无垠璀璨,好像和无数光点连接在一起。。...

在此光华的接引之下,叶江川直奔宇宙之中,一个光点而去。

那光点,无垠璀璨,好像和无数光点连接在一起。

宛若一片光华,汇集而成的一片璀璨光海,密集,充实!

而不像虚暗诸天那种分散银河感觉。

轰,光柱消散,叶江川顿时落下。

熟悉的世界,太乙金桥接引,回归太乙天!

瞬间落地,周围变换,叶江川大口喘气。

他立刻感觉到,自己肉身回归,不再是魂体,而是真正肉身。

但是刚刚切换成肉身,整个身体一热,莫名力量出现在体内,一股浩荡生机从中弥漫而出。

这是进化!

叶江川的皮肤、肌肉、骨骼、内脏、器官在这进化冲击下,发生了翻天地覆的改变。

好像被无尽的水气洗礼,大海淹没自己,水元一!

这是本源进化,不同于以前炼体期修炼的境界进化。

他的身体中杂质在一点点的排除,个子在慢慢涨高,体质在逐渐变强,就连他的寿命,也在这种奇异的变化,以不为人知的方式增加着。

身体柔韧性大幅度提升,他猛的弯腰,脑袋竟然可以在腿间穿过,看到自己的后背,身体有着无限的灵活性!

耐力是以前的数倍,五感更是惊人,

全身力气变强,移动速度提升,手、脚、身、眼、耳、鼻、心的配合,更加完美和谐。

进化结束,然后又是一股热流出现,第二次本源进化。

这一次自己好像是一根大树,无尽生长气息,灌注全身,木元一。

叶江川大口喘气,默默的享受着这个进化。

第三次本源进化,水元一,第四次本源进化,木元一,第五次本源进化,却是全身骨骼肌肉,无尽爆炸。

河溪林地水元一,木元一,两次,棘林瀑布水元一,木元一,两次。

跺地兽的肉,进化一次,很快进化完毕,突然一个奇异的事情发生,他的身体无比轻盈。

皮肤、肌肉、骨骼、内脏、器官,都在悄然变化,好像时光永驻,再也不衰老。

特别是他的骨龄,一下子混乱,再也无法检查出来他的真正年龄。

跺地兽肉的特性发挥,永葆青春!

叶江川变化完毕,难以相信,触摸自己的身体,高高瘦瘦,更是清秀英俊。

在此五次本源进化之中,外加永葆青春,叶江川的修为,不知不觉已经突破固颅境界,达到炼体境界大圆满合身!

一切都是水到渠成,全身完美合一,皮肤如冰,肌肉如铁,筋脉如钢,骨骼如金,血液如沸,骨髓如玉,头颅如锁,精气神都是提升。

至此,炼体十重大圆满,达到炼体境界的极限!

炼体强化完毕,叶江川体内真气,又一次沸腾。

好像在他身上,出现莫名紫光,紫光之中,却又有水气,无尽水气翻腾。

紫光是仙骨紫阳,水气是仙骨行云流水。

在此紫光之下,行云流水,叶江川体内本来增加的真气,又一次沸腾,增加!

真气增加,性质压缩,叶江川真气,又是提升一倍!

终于境界晋升完毕,叶江川回过神来,这时候他才发现,自己赤白身体,什么都没有穿,原来身上的北燕国赠与的法袍,已经消失。

在看四周,赫然发现自己位于一个宏伟殿堂之中!

这殿堂,好像在云端,高高在上,无比的巨大,富丽堂皇!

殿堂以琉璃为瓦,以黄金为顶,以青铜为柱,井井有序,五彩生辉,金光四射。

四面白玉雕栏遍布,亭台无数,琼楼玉宇,金碧辉煌,碧瓦红檐,青石为砖,琉璃为壁,流光溢彩,鬼斧匠工制造,可谓气象万千,富丽堂皇,庄严至极。

自己位于这殿堂之中,只是微不足道一个角落,脚下一席竹席。

看向自己四周,一席席的竹席,一望无际!

这竹席一排排,无边无际,足足十几万。

每一个竹席之上,赫然都有一个少年,或男或女,但是他们都是躺在那里,好像在沉睡,一动不动!

这是什么地方?

我是谁了?我在那里?我在干什么?

就在叶江川永恒三疑问的时候,一道流光,飞到他的身前,在他面前,出现一个老者。

老者额头之上满是皱纹,看不出有多大年岁,仿佛是一截枯枝一样,了无生气。

但是他随意一站,所有人的目光就会不由自主的全部集中到他的身上。

他看向叶江川,缓缓说道:

“北燕国辽远郡铁岭城,叶江川!”

“我乃太乙宗众生府卧云长老。

“恭喜你,通过了太乙宗外门登天梯!”

说完,他一抖手,虚空之中,一件法袍,凭空自生,披在了叶江川的身上,挡住了他的赤白身体。

这法袍,素白色,不知道什么材料炼制,但是十分的大气,披在叶江川身上,自动穿戴整齐,而且自我调整大小,完全适合!

同时在叶江川身上,生出一双皮靴,一个腰带,一个束发,还有里面的一套内衣裤。

叶江川忍不住问道:“我,我过了登天梯?”

所有一切,都是回忆起来。

卧云长老又是一皱眉,缓缓说道:

“对,你通过了太乙宗登天梯。

你入虚暗诸天,时空震荡,让你记忆迷茫。”

“不过,没什么,以后你会想起来的!”

“你只要记住,你登天梯成功了,三天后,七月初一,进行外门试炼,如果通过,正式成为太乙宗外门弟子!”

三天后,七月初一?自己在河溪林地只是待了二十几天?

七月初一,酒馆又会换代,新的卡牌出现。

登天梯换成了卧云长老,那个岳石溪哪去了?

就在这时,叶江川眼前不远处,竹席上一个少女,豁然醒来。

她醒来就是高兴的大叫:

“我登天梯了,我成功了,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“我献宝,我可以进入太乙宗了!”

在这大喊之中,少女也是晋升境界,一口二重天,也是达到炼体大圆满。

凡是完成登天梯的,都会一口气晋升到炼体大圆满。

一个和叶江川身前卧云长老,一模一样的存在,飞到那少女身前,和她对话。

叶江川不由的打了个寒战,悄然看去,只见这个大殿之中,无数的竹席之中,不少人苏醒,每一个苏醒的少年身前,都有这么一个卧云长老。

卧云长老赫然化身亿万,无穷无尽!

这是大神通,大自在者!

叶江川不由的恭敬起来!

同时在卧云长老面前,酒馆,奇迹卡牌,混沌道棋,看都不看,免得出事。

在他身前的卧云长老缓缓说道:

“只要你献祭奇迹卡牌,完成登天梯。

不管你过去如何,尘缘已断。

我们会根据你奉献的奇迹卡牌,进行评估,给予奖励!”

“奇迹卡牌等阶越好,在我们这次山部入门测试,排名越高!”

“你,想要献出什么奇迹卡牌?”

叶江川一伸手,在他身前,卡牌出现!

河溪林地、棘林瀑布、罗刹密言、变魔经!

卡牌在前,但是卧云长老看不到这些卡牌?

选择那个呢?河溪林地、棘林瀑布已经激活,无法上缴。

罗刹密言、变魔经,一个稀有,一个传奇,这还用选吗,叶江川就要上缴罗刹密言。

猛然,在他脑中,突然一个声音出现!

“第一,第一,天梯第一,扬眉吐气!”

这正是那个消散学子最后执念。

叶江川一愣,被执念影响,好像没有任何犹豫,拿起变魔经,说道:“卧云长老,我,我献祭这个!”

说完,他递给了卧云长老。

卡牌变魔经在他手中递出,卧云长老好像才是看到,然后他一愣!

他小心的伸手接过来,卡牌到了他的手中,就是一变,化作一卷经文,赫然乃是人皮为页,然后又是变回卡牌!

卧云长老用难以相信的话语说道:

“这,这是天魔策啊!

天魔策中的第七卷,变魔经!”

“无上传奇!”

“所有一切变异,即是有迹可循,也是奇迹意外,不可强求!

“天魔之主波旬语!

竟然是原始魔主第十一分身天魔之主波旬署名,价值连城,价值连城!”

“叶江川吗?登天梯山部,你,必然第一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新的一卷故事开始,马上二十万字离开签约榜,小山在此求一张推荐票安慰,今天晚点更新第二章,多一个小时是一个小时!

书评(158)

我要评论
  • 被他追&打了一

    大房家三少爷他们作弄他,被他追着打,一个人打了一群人,将三少爷头都打破了。

  • 无人,&口中唱

    一路之上,确定四周无人,傻伢子口中唱着别人听不清的俚俗小调。

  • 爱,所&没有,

    爹不亲,娘不爱,所有的修炼资源,基本没有,一切都要靠自己!

  • 怜的,&不爱,

    其实想一想,也挺可怜的,本来出生叶家,天生少爷,一生享福,不愁吃穿,结果却是傻的,爹不亲娘不爱,这就是命啊!”

  • 喜子死&,别看

    喜子死死的摇头,说道:“小酒,记住了,别看他傻,可千万别作弄他。

  • 才是真&。

    莫名诡异,让小酒心中出现无尽恐惧,这种看不到的,不能理解的,才是真正可怕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