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一点点过去的,虽然跺地兽始终没来。终于等到要到了一旬,就要到了物产大丰收的时刻。这一刻,叶江川感觉到世界一颤,侵入突然发生。跺地兽踩着点来的,野兽本能,它明白这里立刻大丰收了,又是侵入,回来吃鱼。灵鱼还也没逐渐成熟,更本难以作为诱饵。叶江川长出口气,来终于要到了一旬,又要到了物产丰收的时刻。。...

时间一点点过去,但是跺地兽一直没来。

终于要到了一旬,又要到了物产丰收的时刻。

这一刻,叶江川感觉到世界一颤,入侵发生。

跺地兽踩着点来的,野兽本能,它知道这里马上丰收了,又是入侵,过来吃鱼。

灵鱼还没有成熟,根本无法做为诱饵。

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来到晨星身边,说道:“对不起了,晨星!”

扛起晨星,快步离开石屋,来到陷阱之处。

在这里蜥蜴龙和大衮,等待叶江川的到来。

远方,大地轰鸣,跺地兽横行四方。

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将晨星放在了陷阱之上。

在那陷阱之上,经过特殊处理,有一个大树枝,可以承载晨星的重量,跺地兽到此,则是必然崩塌。

晨星呵呵傻笑着,没有一点的神智,彻底的成了白痴,而且气息越来越淡,活不了多久了。

将他放在那里,叶江川等人躲入旁边茂密的草丛,默默等待。

跺地兽轰鸣四方,直奔河边而来。

只是现在灵鱼还没有成熟,没有肉可吃,不过要早点过去等待,免得那些坏种阻挡自己吃鱼。

还没有冲到河边,一转,他感觉到了晨星的气息。

虽然晨星特别瘦,身上也没有多少肉,但是这种没有反抗之力的猎物,是跺地兽的最爱。

它转身直奔这里而来。

可是距离陷阱还有五丈,跺地兽一滞!

野兽本能,让他感觉到危险,不由的一滞!

不敢向前!

它开始在那里徘徊,不再向前,叶江川等人都是心中一颤。

这速度太快了,哪怕叶江川的鱼翔浅底,鹰击长空,都是追不上。

但是闻着晨星的魂体气息,感受着晨星的血肉,跺地兽说到底还是野兽,只凭野兽本能生存,没有智慧。

渐渐的,它的野兽本能占据了上风,冲了过来,吃了晨星再说。

有危险,哪又如何,它什么都不怕!

猛然冲锋,一下子扑在晨星身上,张口一咬,咔嚓一声,晨星脑袋被他咬碎!

它最喜欢吃脑浆!

然后轰隆一声,一下子它掉入陷阱之中。

坠落陷阱,但是跺地兽丝毫不惧,多深的陷阱,它都不怕,他可以破碎陷阱石壁,最后爬出去。

哪怕被活埋,也可以破碎泥土离开。

噗通,它跌落陷阱底部,他反倒没有惊慌,甚至都没有任何慌张!

咔嚓,咔嚓,他吃着晨星的脑浆,一点不急。

猛然它一声怒吼,发动跺地神通,要将陷阱墙壁粉碎,化作通途,离开这里。

跺地神通启动,无形的震荡爆发,冲击到黄泥石壁之上。

但是那个黄泥石壁只是一闪,却完好无损!

石壁之上都是黄泥,这是跺地神通唯一无法粉碎的事物,陷阱根本没有崩塌,完好如初!

跺地兽一愣,这是它无法理解的,从来也没有发生的事情,怎么可能!

它又是怒吼,发动神通!

轰,轰,轰!

一道道的跺地神通启动,但是陷阱黄泥石壁,完好无损,完全没有事!

猛然,头顶一道石矛落下,一下子刺在他的头颅之上。

这石矛极长,力大无穷,虽然跺地兽刀枪不入,也是头颅一疼!

它抬头看去,只见陷阱之上,叶江川,大衮,蜥蜴龙,高高在上看着它,叶江川又是举起一个石矛,狠狠刺下!

叶江川奋力刺下,鹰击长空,倾尽全力,爆发一击!

石矛发出呼呼之声,瞬间就到,跺地兽根本无法躲避,脑袋又是被刺中,正是方才受伤的地方!

跺地兽愤怒大吼,一跃而起,但是一丈五尺高的陷阱,它没有助跑发力,根本跳不出来。

具有跺地神通的它,走到那里都是横趟,有一利必有一弊,所有他根本没有什么跳弹能力。

石矛又一次的刺在他的头顶,三次都是一个地方,好疼好疼!

虽然不死,但是巨疼!

跺地兽继续发出自己的神通,跺地,跺地,跺地!

但是一切都是完好无损,陷阱墙壁不会破碎。

大衮哈哈大笑:“好,太好了,混蛋,想不到吧,你也有今天!”

“来,我也来!”

大衮以念动力,举起地面上的一把石矛,也是刺杀!

蜥蜴龙也是无比高兴,在一旁看热闹!

叶江川则是狠狠的又是鹰击长空,长矛猛刺跺地兽的脑袋伤痕。

就是这样,他们将跺地兽困住陷阱之中,一击,又一击!

跺地兽疯狂的挣扎,但是没有一点用处,它根本无法逃离这个陷阱,也无法毁掉这个陷阱,只能拼命躲避,然后被叶江川一矛一矛的刺着!

叶江川如同机器人一样,坚定而又凶横的一次一次的刺杀。

这几天的备战,他准备了五十根丈许长矛!

大衮开始也是刺杀,但是毫无效果,但是他也是继续刺杀。

一击,一击,一击……

那跺地兽开始还是凶横的大吼,张牙舞爪的疯狂放出神通,然后是嗷嗷的惨叫,四处躲避,到最后则是无声抵抗。

它拼命的撕拉黄泥墙壁,将那黄泥拉下,但是黄泥之后,是一排排的昆仑土石块,都是蕴含黄泥,不怕它的神通,顿时让它无比的绝望!

猛然,它疯狂的跃起,这一跃,腾空而起,潜力爆发,竟然要冲出陷阱。

这一跃出乎叶江川意料之外,眼看着跺地兽就要逃出!

就在这关键时刻,蜥蜴龙飞起,用力一撞,将跺地兽撞回陷阱。

这一跃,几乎是跺地兽的回光返照,然后在叶江川的一击,一击下,再无反击能力。

最后一刺,噗呲一声,跺地兽的头颅直接被刺碎,独角粉碎,头颅开瓢,一下子瘫倒那里,四肢抽搐,看过去马上死亡。

叶江川也是大口喘气,难以置信。

一次次的鹰击长空,他早就身体没有一点力量,手臂已经完全僵硬,完全就是靠本能,拼命的刺杀。

光碎掉的长矛都有二十多根!

他忍不住的数了起来:

“二十,二十,二十....”

“啊,不对,铁真没有死....”

“十九,十九,不对,二十,二十....”

终于胜利,有些混乱!

大衮也是难以相信,然后大衮一下子跳入陷阱之中,上去咬了跺地兽一口。

“死了,这家伙真的死了!”

大衮高兴的大叫起来!

柳柳也是大叫起来:“我们赢了!”

叶江川一下子瘫倒,大口喘气,说道:“我们赢了,杀了这个畜生!”

至此胜利,击杀跺地兽!

蜥蜴龙也是冲入陷阱,它和大衮,将那跺地兽的尸体,从陷阱之中拉出。

蜥蜴龙和大衮都是喊道:“吃肉,吃肉,吃肉!”

击杀跺地兽,吃掉它的肉,对于他们天经地义。

“叶,这是跺地兽啊,吃了他的血肉,会让我们本源进化一次,而且永葆青春!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了,寿命耗尽之前永远不会衰老,直到死亡!”

杀都杀了,又有永葆青春的效应,叶江川也没有客气,点起火堆,将跺地兽扒皮。

这家伙这身皮,十分的坚硬,哪怕死了,还是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。

幸好脑袋打碎,他们万分艰难,才将跺地兽的兽皮拔下。

然后肢解跺地兽,烤肉!

跺地兽吃了无数生灵,现在轮到它被众人吃掉。

天经地义!

晨星的尸体,叶江川收殓完全,连被跺地兽吃下去的部分,都是一点点的找出来,组成全尸。

直接葬入陷阱之中,将整个陷阱推平,立上墓碑,化作了晨星之墓。

叶江川有一个感觉,只要吃了这个跺地兽的肉,自己回归太乙天,将会又有一轮新的进化!

书评(91)

我要评论
  • 一年都&话。

    “他爹三房老爷叶若水,有名的不管事,五个妻妾,十多个儿女,和这个儿子怕是一年都不会说上十句话。

  • 在地上&不管地

    少年一下子倒在地上,然后在地上大条躺好,也不管地上干净埋汰,突然哈哈大笑。

  • 死的摇&道:“

    喜子死死的摇头,说道:“小酒,记住了,别看他傻,可千万别作弄他。

  • 傻,他&会感觉

    没有办法,必须装傻,不然人们看到自己的行为,都会莫名感觉诡异恐惧,只有滑稽傻笑,只有装疯卖傻,他们才不会感觉到异常。

  • 晕就打&任,没

    另外,他是傻的,打晕就打晕了,打破就打破了,不担任何责任,没有办法,从此再也没有人敢作弄他了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