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话一说,其他众人都是看向叶江川。叶江川大怒,看向死拜德蜘蛛人,厉声:“你这家伙,怎么凭白污人清清白白,你信不信我一矛捅死你!”这些时间朋友相处,叶江川了彻底看透死拜德蜘蛛贪生怕死,欺软怕硬的本性,更本不鸟他们。卡扎依也是举起来龙角戟,对着死拜德蜘叶江川大怒,看向死拜德蜘蛛人,喝道:。...

这话一说,其他众人都是看向叶江川。

叶江川大怒,看向死拜德蜘蛛人,喝道:

“你这家伙,怎么平白污人清白,你信不信我一矛捅死你!”

这些时间相处,叶江川已经彻底看穿死拜德蜘蛛贪生怕死,欺软怕硬的本性,根本不鸟他们。

卡扎依也是举起三叉戟,对着死拜德蜘蛛人比划起来。

死拜德蜘蛛头领喊道:“除了你还能有谁?你们人族,最喜欢偷东西!”

这时魔植法师查美克拉喊道:“别喊!”

“有意思的小东西!”

“给我出来!”

说完,他一抖手,在他身上,青蒿抖动,然后在伽罗树上,一声惨叫,一个人影跌落。

在看过去,一个大约两尺高的人影出现。

赫然也是一个伽罗果,只是不同于其他的伽罗果。

这是一个小女孩模样,身上好像还穿着一层绿叶裙子,而且比别的伽罗果都高了一倍。

落下之后,这个小女孩伽罗果,立刻想要逃走。

但是马上就被死拜德蜘蛛头领堵住,他大叫道:

“这个伽罗果很有意思,好像有神智!”

小女孩被堵住,她开口哀求道:

“不要吃我,不要吃我,求求你们了,放了我吧!”

顿时叶江川知道,她是那个与众不同的最后青绿伽罗果。

小女孩拼命的哀求:

“不要吃我,求求你们了,我很乖的,求求你们不要吃我!”

声音凄惨,万分可怜,她有智慧,不同其他果实。

看过去,这个小小女孩,清秀可人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闪动着,娇俏的瑶鼻,红润的双唇,衬上白皙如玉的肌肤,样貌还挺好看,十分萌。

但是死拜德蜘蛛残忍的看着她,它们喜欢将一切美丽摧毁。

“杀了她,杀了她,谁来动手?”

变异人鱼西米克犹豫的说道:“它有智慧,不是伽罗果实,不要杀了,留她一条生路吧!”

死拜德蜘蛛摇头说道:“那你养她?把你的伽罗果给她吃?”

这话一说,变异人鱼西米克犹豫了一下,不再说话。

小女孩听到这个,刚要说话,魔植法师查美克拉坚定的说道:

“按照自然法则,她必须死!”

口气坚决,丝毫不能动摇!

他是魔植法师,对于自然有着自己的准则,这涉及到他的魔法理念,所以他如此说,变异人鱼西米克不再说话。

听到这话,小女孩拼命的求饶:

“不要杀我,我很听话的,我很乖的,我不吃伽罗果,求求你们,不要杀我!”

十分可怜,但是魔植法师查美克拉铁石心肠就要出手,就要捏死这个小女孩。

就在这时,叶江川喝道:“住手!”

“放开那个女孩!”

“不要碰她!”

他赫然出手!

也是意志坚决!

叶江川出手,不是因为小女孩的可怜哀求,也不是什么同情心。

在这个女孩出现的时候,叶江川就有感觉,好像虚暗诸天和他之间的联系,蓦然加强。

好像自己培养出伽罗女孩这个生灵,让这个世界十分高兴,对于这个河溪谷地来说这是一种进化。

不过这个感觉,叶江川并不清晰,他不敢确定,所以他没有说话。

但是,当魔植法师查美克准备出手时,他感觉到伽罗果树的愤怒,感觉到世界的愤怒!

这一下子,他确定,这个世界要让女孩活下来。

所以他立刻出手!

魔植法师查美克拉根本不听叶江川的大吼,他伸手,要掐死女孩。

叶江川猛然一闪,挡在女孩身前,逼得查美克拉只能退后。

小女孩看到了叶江川出手,立刻连滚带爬的冲到叶江川身边,抱住他的大腿,瑟瑟发抖。

查美克拉看向叶江川,目光冰冷,说道:“你要破坏我们的规矩!

我们规矩,所有伽罗果,必须分配吃掉,必须死!

所以,她也不例外!”

叶江川冷笑道:“你说错了!

按照规矩,因为我的昆仑土培养增加的伽罗果,都是我的!

这个女孩,她就是增加之一,所以她是我的!

只有我有权利,可以决定她的生死,而不是你!”

魔植法师查美克拉一愣,好像叶江川说的有道理。

但是他还是说道:“她必须死!

你要与我为敌吗?”

叶江川看向他们,说道:“这样吧,这个女孩归我,我多给你们两个伽罗果,你们看如何?”

“说到底,她也是一个生灵,拥有智慧,她归我管,我负责她以后的伽罗果,不占大家的名额!”

这话一说,变异人鱼西米克点点头支持,绿纹莞蛇大衮不说话,就是看着,但是也没有反对。

蜥蜴龙是根本不管这些,你们愿意如何就如何。

但是魔植法师查美克拉,死拜德蜘蛛头领坚决反对!

死拜德蜘蛛头领呵呵冷笑,说道:“我们可以把她给你,但是你只有四分之三!

所以,我们要切开她,拿走四分之一!”

说完,他拔出匕首,看着小女孩,研究怎么下手。

小女孩听到这话,抱腿抱的更紧,喊道:“不要,不要!主人,保护我!”

她到聪明,立刻喊叶江川叫做主人。

叶江川一把拉开她,然后递过去一根石矛,对着小女孩说道:

“丫头,记住了,这个世界,没有人会保护你!”

“想活下来,就要自己保护自己!”

“拿住了,谁敢动你,就捅他!”

小女孩傻傻的接过泥矛,说道:“我,我,打不过他们!”

叶江川拿起石矛,做出突刺姿势,说道:

“那就临死之前,狠狠的捅他们一下,捅不死他们,也要捅出一个大窟窿,让他们痛!

记住了,绝不屈服,就是死,也要崩他们一身血!”

然后他看向魔植法师查美克拉,死拜德蜘蛛头领喝道:

“这个女孩,我守定了!”

“她是活的,有智慧,有生命,不该死!”

“来吧,别说废话,不服,咱们就干,分个生死!”

叶江川全神贯注,持矛备战!

卡扎依在他一边,举起三叉戟,啊呜啊呜的大叫。

女孩看到他们的样子,咬咬牙,也是学他们,举起石矛,小小模样,学的有声有色。

看到这一幕,死拜德蜘蛛头领小心的倒退一步,他看着魔植法师查美克拉,他才不会第一个上。

魔植法师查美克拉依旧冰冷面容,但是在他身上,好像皮肤坚硬化甲,他这是准备战斗。

死拜德蜘蛛头领忍不住高兴喊道:“卑鄙的人族,你死定了!”

就在这时,在他们头顶,好像一根伽罗果树枝,凭空落下。

枯萎落下,啪嚓一声,打在了魔植法师查美克拉的头顶。

魔植法师查美克拉大惊,难以相信,对于别人来说这就是普通树枝掉落,但是对于他来说,这是自然的警告!

这对于魔植法师来说是最可怕的事情!

书评(136)

我要评论
  • 少爷,&”

    其实想一想,也挺可怜的,本来出生叶家,天生少爷,一生享福,不愁吃穿,结果却是傻的,爹不亲娘不爱,这就是命啊!”

  • &染的荷

    这池塘不大,只有三丈方圆,水深三尺,里面种满了出淤泥不染的荷花。

  • 跌落池&塘,一

    跌落池塘,一身泥泞,小酒拼命的挣扎,幸好水不深,很快上岸。

  • 这么热&边做什

    “喜子哥?那是谁家的小厮啊,傻的吗?这么热的天,在池塘边做什么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