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斗中突然爆发,轰,轰,轰,有巨响传来。猛地,一个身影,在森林之中冲进,恰恰那狼人,整整有一丈高,千斤重!双手十指,根根如刀,他杀开那些强敌的围攻,径直这边而来。看了几眼叶江川,他可以选择规避,径直小溪而去,他要冲过小溪,冲进远方,逃遁。蜘蛛人,魔植猛然,一个身影,在森林之中冲出,正是那狼人,足足有一丈高,千斤重!。...

战斗爆发,轰,轰,轰,有巨响传来。

猛然,一个身影,在森林之中冲出,正是那狼人,足足有一丈高,千斤重!

双手十指,根根如刀,他杀出那些强敌的围攻,直奔这边而来。

看了一眼叶江川,他选择避开,直奔小溪而去,他要冲过小溪,冲入远方,遁逃。

蜘蛛人,魔植法师查美克拉,大蛇,鱼人,除了他们赫然还有一只蜥蜴魔龙!

他们紧追其后,怒吼叫喊,但是却不紧不慢的追随。

叶江川顿时明白,和蜘蛛追杀自己一样,他们在驱赶,入溪则死!

但是他没有提醒,这狼人也不是什么好货,一脸凶气,方才看自己一眼,杀气腾腾。

狼人猛冲,来到溪水边,踏入河中。

然后全身一颤,拼命颤抖。

他立刻倒下,一动不动,并没有死,却失去行动能力。

不死,但是还不如死了!

追杀他的众灵,发出各种嘲笑声。

狼人倒下,全身僵硬,这是待宰的羔羊啊。

他们冲过来,拖起狼人,拉到森林深处,开动了他们的大餐。

狼人不能动,但是却能嚎叫,他在怒吼。

然后进入森林深处,变成哀嚎,越来越是凄凉,最后消失。

看到这一幕,叶江川大口的喘气,忍不住的全身颤抖。

如果自己当初进入河中,现在已经被小蜘蛛们吃掉!

一点点的吃掉,比凌迟还惨!

这个世界,太危险了!

但是,再危险,自己也要活下去,活下去!

自己绝对不能成为他们的食物,吃也是自己吃他们!

他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,轻声为自己加油!

“叶江川,加油啊!”

“活下去!”

“我命由……”

最后这句话已经被铁真污秽了,他没有喊……

想要活下去,必须变强,这是叶江川唯一的办法!

叶江川拼命的吸收灵气,化作一斗斗的昆仑土,加入到自己身体之中。

好像这灵气,对于其他人毫无意义,他们都不在意,最后都是便宜了叶江川。

狼人被消灭之后,大蛇又是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它在那里小有趣味的看着叶江川,对叶江川还是好感十足。

仿佛在看一场戏剧电影一样。

叶江川则是拿出那个换来的伽罗果。

这伽罗果拳头大小,果皮质地如同苹果,外形如同一个小孩模样。

叶江川肚子十分的饿,饥饿难耐,他一咬牙,一口咬下去。

噗呲一声,咬下一口,隐约中,伽罗果发出婴儿般的啼哭声,好像它很痛。

但是这一口下去,汁水横流,无比的饥饿,顿时消失,饱腹的感觉出现,不饿了,太好吃了!

叶江川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就是大口的吞吃,几口吃掉一大半。

然后将剩下的小半伽罗果交给卡扎依。

卡扎依早就望眼欲穿,立刻高兴的接过来,咔嚓咔嚓吃掉。

饥饿的感觉,彻底消失,不饿真好。

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他转身看向回归的大蛇,深深的鞠躬行礼。

“大蛇兄,多谢了,多谢提醒!”

如果没有大蛇那时的闷哼,叶江川被查美克拉迷惑,吃了大亏。

大蛇看到叶江川的鞠躬感谢,一动不动,只是远远的看着他。

好像如同看戏一样!

叶江川感谢完毕,长叹一声,继续干!

吸收灵气,炼制昆仑土,强化自身!

这个世界,没有时间概念,只有那哗哗的流水声,还有渐渐饿了的肚子。

凝元,吃土,无法顶饿!

这一次肚子饿了,查美克拉再也没有过来交换伽罗果,只能饿着。

不过饿着也没有什么,除了饿之外,到是饿不死。

就在这时,那些蜘蛛又是过来。

三个死拜德蜘蛛人!

那些小蜘蛛都是死拜德蜘蛛人的幼体,长大了都会变成这个损色。

他们围绕叶江川,小心窥视。

叶江川发现他们其实真正惧怕的,并不是自己,而是此地的其他生灵。

死拜德蜘蛛人在意的是那条大蛇,绿纹莞蛇,还有那个变异人鱼西米克。

魔植法师查美克拉,反倒是他们的同伴。

不管他们,只要他们不袭击自己,叶江川拼命吸收灵气,强化自身。

已经炼体三重的实力了,再恢复一重境界,就要他们的老命,干死他们!

三个死拜德蜘蛛人不时出现在叶江川的四周,他们在围观,在寻找机会。

强敌围绕,时刻危险,肚子越来越饿,诸多危机,叶江川也是不管,就是拼命的制造昆仑土,强化自我。

猛然身体又是一震,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终于恢复到了炼体四重实力。

默默感受,这个泥身,终于可以使出《鱼翔浅底》。

蹬、踏、移、动、跳、跃、翻、转、踩、滚、扭、借、拔、蹚、撞、滑!

运转自如!

鹰击长空,还是无法使出,但是足够了。

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一伸手拿起卡扎依的三叉戟说道:

“好了,到时候了!”

他离开河边。

森林边缘,隐约有着魔植法师查美克拉的踪迹,河流之中,有着人鱼的潜伏。

那群死拜德蜘蛛,汇集在森林边缘,没有一个好东西。

它们敌意最强,恨不得将自己一点点的吃掉,这帮畜生!

叶江川轻声说道:

“叶江川啊,人族修士,到此!”

卡扎依在他身后,啊呜,啊呜的使劲叫着。

然后叶江川又是说道:

“干死这帮狗日的!”

“我是傻子,我怕谁,杀!”

“我命由……”

又是紧急叫停!

其实他这是自己给自己打气!

在他身上,斗志盎然,战意无尽!

他大步的走向那帮畜生,来个你死我活!

卡扎依跟在他身后,斗志昂然。

看到叶江川出现,诸多生灵,都是目不转睛看向他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
叶江川猛然高喊:

“我,人族修士叶江川,在此不服的,来战!”

“干死你们这帮狗日的!”

“爷爷让你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!”

“来啊,来啊!”

然后一声怒吼!

这一刻,他有些理解他爹叶若水为什么喜欢大吼了!

随着他的怒吼,好像一下子激怒了那些死拜德蜘蛛。

三个死拜德蜘蛛人,立刻拔出匕首,直奔叶江川而来。

那些小蜘蛛,先一步冲了过来。

它们速度极快,直奔叶江川扑来。

叶江川冷笑,没有管那些小蜘蛛,卡扎依大吼一声,迎向小蜘蛛们,和他们打在一起。

卡扎依虽然没有了三叉戟,但是爪牙手脚还在,他本来就没有武器,面对这些小蜘蛛,不吃亏。

叶江川就是一闪,直奔一个死拜德蜘蛛人而去。

鱼翔浅底的撞!

那个死拜德蜘蛛人,猛然一晃,好像提前感觉到危险,躲开叶江川的一撞。

蜘蛛感应!

死拜德蜘蛛人的种族天赋,可以提前感知危险。

叶江川一皱眉,脚步一挫,鱼翔浅底的踏、移、翻、转,想要靠近对方,然后一叉刺眼。

但是都被对方感应,提前避开。

三个死拜德蜘蛛人,靠近叶江川,嘴里不住的叫喊着。

他们舞动手中的匕首,八只蜘蛛腿前后移动,步伐变换,围着叶江川寻找机会。

叶江川不管其他,脚步也是移动,鱼翔浅底,不住变换位置,寻找机会,刺他们一叉。

可惜鹰击长空没有恢复,不然早就将他们杀了。

双方快速移动,谁也无法靠近谁,抓不住对方。

有着蜘蛛感应的三个死拜德蜘蛛人,赫然发现,蜘蛛感应告诉他们,只要靠近这个人族,自己就会必死无疑。

没有任何办法,对方一刺,自己必死!

他们你看我,我看你,其实死亡到不怕,在此虚暗诸天世界可以立刻恢复过来。

他们三个,完全可以出一个人,以命搏命,然后借着对方魂体恢复时间,占据上风,打败对方。

但是,这一死,至少要损失五分之一的魂体。

谁损失这个?三个死拜德蜘蛛人,你看我,我看你,没有人愿意。

死拜德蜘蛛人最是狡猾奸诈,同时也是最自私自利,没有人会为了大家的胜利,付出五分之一的魂体。

不然的话,他们怎么会一直看着叶江川修炼,只是窥视,不敢袭击他?

说到底,就是一群孬货!

他们看向那些小蜘蛛,他们的后裔,最好的炮灰!

但是小蜘蛛们,被鱼人卡扎依追着打,无法过来帮忙。

而且他们看来一眼之后,那些小蜘蛛们立刻知道自己长辈的心思,顿时逃的远远的,他们也是一样狡猾奸诈。

小蜘蛛们才不会过来送死!

这可怎么办……

就在他们思考的时候,猛然叶江川大吼,冲着中间的死拜德蜘蛛人,猛冲过去。

那死拜德蜘蛛人蜘蛛感应立刻警告,他躲避后退,避开这一击。

但是叶江川不管不顾,就是猛冲,盯着他,死命猛追。

拼了,拼了,一命换一命!

死拜德蜘蛛人蜘蛛感应不住警告,但是叶江川已经拼了,无法躲避。

他尖叫一声,两个匕首立刻反击。

噗呲,三叉戟将他穿了一个透心凉。

不过,他的匕首也是刺入叶江川的胸口,叶江川一个鱼翔浅底的转,刺入不深。

叶江川刺杀这死拜德蜘蛛人,立刻后退,另外两个死拜德蜘蛛人,终于发现机会,前后夹击,开始猛攻叶江川。

但是叶江川脚下一动,鱼翔浅底的滚、扭、借、拔、蹚、撞、滑!

连环不绝,动作无数!

拼命的躲开他们两个的攻击,在此过程中,双方身体都是快速恢复。

叶江川被匕首刺出伤痕,不过没有重伤,魂体损失消耗百分之十。

三叉戟之上,却传来道道暖流,刺杀死拜德蜘蛛人,沾血的三叉戟至少带回来对方五分之一的魂体。

魂体入体,叶江川突然发现自己不饿了,终于有一种饱了的感觉。

不赔,反赚!

叶江川信心更足,又是大吼一声!

来吧,孬货们!

你要战,那就战!

以命换命,自己不亏,然后赚了就跑,如此下去,自己赢定了!

凭着手里的三叉戟,在此披荆棘,斩野兽,自己完全可以在此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地盘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披荆斩棘开沃土,希望所有书友可以像叶江川这样,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要勇敢啊,是我写这本书的核心思想,希望看过这本书的书友,遇群狼,白牙森森时,黑夜里,魑魅魍魉,要勇敢啊,度过难关。

其实也是给我自己鼓励,小山,努力!

书评(145)

我要评论
  • 和谁急&,也不

    这小子从来不承认自己傻的,平常也很正常,有点呆呆的,不过谁说他傻就和谁急,也不受任何欺负,打起人来不要命的。

  • 塘,一&拼命的

    跌落池塘,一身泥泞,小酒拼命的挣扎,幸好水不深,很快上岸。

  • 傻伢子&十一,

    面带凶气,小酒来到傻伢子身后,傻伢子口中还是念叨着:“十一,十一,十一……”

  • 妾,十&子怕是

    “他爹三房老爷叶若水,有名的不管事,五个妻妾,十多个儿女,和这个儿子怕是一年都不会说上十句话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