魉魇彻底消灭完后,金光灭魔,果真后面已不再死人,一切太平无事。迅速到了叶江川的休息时间,他回去转了一圈。角斗室也可以各种战斗中,棋室也可以下围棋娱乐,书斋也可以看书学习,虽然对于叶江川都也没什么意思。他去了甲板。甲板之上,头顶有几道气盾保护好,肉眼也可以逼视青冥。宇宙很快到了叶江川的休息时间,他出去转了一圈。。...

魉魇消灭完毕,金光灭魔,果然后面不再死人,一切太平。

很快到了叶江川的休息时间,他出去转了一圈。

武斗室可以各种战斗,棋室可以下棋娱乐,书斋可以看书,但是对于叶江川都没有什么意思。

他去了甲板。

甲板之上,头顶有一道气盾保护,肉眼可以直视青冥。

宇宙青冥,无天无地,无夜无日,无气无液,只有那无穷无尽的罡风,恐怖的太阳毒火,还有那混乱的地磁波动。

此情此景,无边伟岸,叶江川不住点头,他赞同自己老爹的话语,真该出来看一看这个世界。

十二艘绝鲨舰围绕巨鲸舟附近护航,不时绝鲨舰上打起灯光旗语进行沟通,叶江川看了许久,很有意思,直到休息时间结束。

回到房间,继续修炼,一天就这么朴实无华的过去。

第二天,他又是登上甲板观景。

看着,看着,叶江川一皱眉,一路航行,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绝鲨舰护航,换句话说,这航路还是不安全啊!

不然不会如此!

第三天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天早饭时间晚了。

比起正常饭点,晚了一个时辰,这才指挥叶江川出去吃饭。

来到指定餐厅,叶江川一皱眉,莫名感觉不对头。

说不出的感觉,餐厅之中,有一种莫名死气。

这是无数次出入酒馆,外加追本溯源带来的感觉。

叶江川饭都不吃,掉头就走,饿一顿死不了人。

苟一苟,小心行的万年船。

他说什么也没有进入餐厅,就在他转身走出十几丈,猛然之间,好像有人动手。

如同上次魉魇死亡时一样,陆续有诡异惨叫声传来。

连续十七八声,船上所有人都是听到,这是灵魂层面的惨叫。

然后就在叶江川要进入的餐厅之中,一个魁梧大汉站起吼道:

“被发现了?一起死吧!”

他快速的身体变黑,狰狞,化作一个如同魔物一样的存在,就是轰的一声,爆炸了。

在他周边,数十个学子,被他爆炸波及,有的当场死亡,有的缺胳膊断腿,惨叫不已。

叶江川目瞪口呆,幸好自己没有进入餐厅。

不然,他就在其中。

爆炸过后,立刻有修士过来救护,但是更多的修士出现,开始让所有学子站好,挨个检查。

叶江川默默等待检查,旁边有人小声聊了起来:

“我说怎么早饭晚了一个小时,这是灭魔啊。”

“是啊,故意错开我们,希望这些魍魇都被找到,一个不剩。”

“这是哪里出了问题?混进来这么多的魍魇。”

叶江川忍不住问道:“魍魇?不是魉魇吗?”

前边那人一笑,说道:“一看你就是来自太平地域,没有经过多少鬼难。

魑魅魍魉,魑魇头铁,最是喜欢硬来攻坚。魅魇善于变化诱惑,乱人心,迷人情,吃人魂。

魍魇精通夺舍占体,混入人群,潜伏人海之中,杀人无声。魉魇善于无形潜入,没有什么地方是它们进不去的。

鬼难魑魅魍魉,手段完全不同,但是都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吃人害人!”

叶江川点头,原来如此。

很快轮到叶江川,一番检查,没有事情,让他回归房间。

房间之中也是被人检查了一番。

折腾到中午才是完事,然后播报:

“最新消息,发现巨鲸舟有魍魇入侵,舟方进行灭魔,在小心查找,精确追踪之下,所有魍魇都被消灭。

同时舟方对整个飞舟进行详细细致的严查,再无任何魍魇危机。

只是在清除中,有五名学子不幸遇难,请大家哀悼。

至此,巨鲸舟安全无事,请大家放心!”

又是五人……

外面护航,里面闹魍魉,出来一趟真是危险啊。

叶江川拿出北燕国准备的干粮,吃了一口,算是早饭。

然后他决定后面几天那怕休息时间,也不出去放风了,除了吃饭,就在房间待着。

到了晚上,叶江川本来已经睡着,豁然惊醒。

他感觉到外面有事,拿出符箓,准备长剑,小心查看。

最后通过船舱窗户,发现外面虚空,出现问题。

只见在那茫茫宇宙之中,出现一个商队。

茫茫宇宙之中,竟然有商队,真是出乎叶江川的意料之外。

足足过百类似骆驼一样的魔兽,排成一列,遨游长空。

这些魔兽,看着好像牛和骆驼的结合体,每一个都有五丈大小。

都是八只脚,踏空而行,全身宛若金属雕琢,闪烁着暗金色泽。

它们身上还都有一个不大驼峰,不过那并非是驼峰,而是一层类似犄角的角质,在此驼峰之上,外放灵光,形成一个个护盾。

护盾之下,驼峰之上,坐着一个个蜥蜴人。

这些蜥蜴人,完全就是站立行走的蜥蜴,不过身穿甲袍,手持法器,和人族修士没有什么区别。

八脚骆驼背上,挂着一个个的大皮包,应该都是货物,所以一看他们就知道是商队。

这商队之中,有一个老蜥蜴人,遨游虚空之中,闲庭信步,和一个中年文士,好像在青冥之中交流。

遥遥看去,根本看不清,不过叶江川的追本溯源悄然启动,默默自有感觉。

老蜥蜴人其实在一脸的媚笑,对着中年文士不住的哀求。

两人不知道谈些什么,最后中年文士终于点头,老蜥蜴立刻高兴在怀里出去一物,恭恭敬敬的递给了中年文士。

中年文士收下那物,就是转身回归巨鲸舟,老蜥蜴也是回归商队。

然后商队立刻变换阵型,跟随在十三艏飞舟之后。

叶江川默默看向,恍然明白。

“这不就是商队跟随军队行走,寻求保护?”

“想不到,这宇宙虚空之中,也是如此,蜥蜴人的商队恳求北燕国的船队庇护?”

“不过,他们献宝寻求庇护,肯定有危险才会如此。”

“这宇宙之中,有商队,那一定有劫匪?”

果然应了叶江川的想法,第二天,在那船队的远方,就有一群四翼半人马。

一个个半人马,上半身是人,下半身是马,而且马身之上,还有四翼翅膀。

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劫匪!

它们跟随船队足足跟随了一天一夜,最后莫名消失。

叶江川长出一口气。

不过他也看出来了,这批四翼半人马出现,蜥蜴人都很紧张,但是飞行船队,位置一点不变,根本没有把他们当回事。

如此飞遁,到了第六天,在船队后面,出现另外一批劫修,这一次船队紧张起来。

书评(96)

我要评论
  • ,基本&没有,

    爹不亲,娘不爱,所有的修炼资源,基本没有,一切都要靠自己!

  • 酒远远&看了几

    明明看的眼前池塘,却好像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世界,小酒远远看了几眼,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全身发麻,直起鸡皮疙瘩,不敢在看了。

  • 少年诡&,而是

    小酒若有所思,不过听着喜子嘲笑,看着少年诡异动作,好像不再那么诡异,而是变得滑稽,恐惧感觉莫名消失,小酒也是跟着随着喜子嘲笑了起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