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八个人都是到齐,大家默默的耐心的等待。不久,在那乙木栈道的石山上空,云气漩涡猛地加快旋转的,接着轰的一声,一艘飞车,在那元石云索中,轰的一声飞出。说是飞车,倒倒不如说是一艘飞舟,整整十丈之长,两头尖,车身高阔,通体由一种轻轻泛黑的乌木打造出。车体之上,布不久,在那乙木栈道的石山上空,云气漩涡猛然加速旋转,然后轰的一声,一艘飞车,在那元石云索中,轰然飞出。。...

二十四个人都是到齐,大家默默等待。

不久,在那乙木栈道的石山上空,云气漩涡猛然加速旋转,然后轰的一声,一艘飞车,在那元石云索中,轰然飞出。

说是飞车,倒不如说是一艘飞舟,足足十丈之长,两头尖,车身阔大,通体由一种微微发黑的乌木打造。

车体之上,布置了无数精妙符文,古朴却又庄严,雕楼画殿,层层叠叠,看起来很是典雅。

众人看的目瞪口呆。

叶若水识得此船,缓缓说道:

“一阶飞车,乌篷船。”

“不用在意,这不过是接引飞车而已,后面横渡虚空,有更大的飞车。”

飞舟遥遥航向城主府。

飞车,飞舟只是称呼不同,七阶之下,两者可以交替随意使用,其实意思都是一样。

至此上车,至此远行。

诸多少年,站在这里,看着那天空飞舟,他们的亲人在一旁哭泣。

很多人,至此离开,再也回不来了,他们永远的留在了这一刻。

就是回来,也是只有二十年的阳寿,这一辈子,完了!

家主叶秀峰突然拿出一个钱袋,递给了叶江川,说道:

“出门在外不容易,这是十灵石,你路上花吧。

这一路需要几个月,路上小心,穷家富路,别舍不得!”

叶江川接了过来,说道:“谢谢家主!”

这时飞舟到了城主府上空,却不降落,一道光华落下。

飞车之中,有人喊道:

“参加登天梯的学子们准备了,辽远郡前来接引!”

“铁岭城的学子们,登车了!

一共二十四人,请马上登车!”

参加登天梯众人,好像参加科考一样,都被称为学子。

但是这不是科考,很多人就是断头路!

铁真第一个上前,进入光华之中,顿时被光华牵引进入飞车之中。

剩下其他学子,一一登车,叶江川也要上车。

叶若水突然抱住叶江川,他想说什么,却一句也说不出来,好半天只是说道:

“儿啊,儿啊……”

想说什么,却说不出来,只能儿啊,儿啊的叫着。

他塞给叶江川一个口袋,好像里面有四颗灵石,但是叶江川没有要。

爹一个月就两个半灵石,要养活一大家子人,还有不少红颜知己,这个不能要!

但是叶若水死死的塞到了叶江川的手里,目光严肃。

叶江川眼睛一红,只能收下,看向父亲,跪下,磕头,连续三个。

也许这一别,就是永远!

叶若水一声大吼,声震天地,声音悲凉。

叶江川准备登车,但是他还是舍不得,四周观看,突然心中一动,看向远方。

在那彩凤轩门口,有一女,遥遥望他。

正是赵暮雪!

感受到叶江川的目光,赵暮雪嘴角微动。

虽然很远,无法传音,但是叶江川知道赵暮雪再说什么。

然后赵暮雪深深一躬,为叶江川送行!

叶江川也是遥遥一躬!

两人隔空目光相对,此情此景,无声胜有声!

保重,保重!

再见,再见!

依依惜别!

依依不舍!

叶江川咬咬牙,最后看了一眼铁岭城,再不回头,进入光柱之中,顿时牵引进入飞车!

瞬间一闪,叶江川就是来到船舱之中。

在此赫然已经有四十多人,都是少年,男女各半,年纪大的也不到十八岁,大家汇集在此。

叶江川等人上船,在飞舟之中,有一个彪形大汉,凝元修士,缓缓喊道:

“铁真!”

铁真站出来回答道:“铁真在!”

大汉手里有一个奇异画卷,上边有着铁真的样貌,他小心对比,双眼发光,应该是一种目术,可以看穿伪装。

“赵暮野、丘南河、李晓、王宇峰、柳河……”

他一个个对比,小心谨慎,不差分毫。

“叶江川!”

叶江川回答道:“在!”

对方小心查看,二十四个人都是看完,他合上卷轴。

朗声说道:“确定无误,铁岭城二十四学子,全部接收!”

然后他又是说道:

“可以出发了,下一步,龙王顶,二十八个学子!”

这是接引程序,说完之后,飞舟立刻飞起。

他看向叶江川等人,说道:

“各位学子,你们随便找个地方休息吧。

我们还得去龙王顶、下麻地,两处地域接人。

五谷轮回之所在西北角,东北角桌子上有水,也有一些糕点灵食,饿了渴了自己吃喝。

晚上,我们就可以到达辽远郡。”

说完,就不管叶江川等人。

叶江川他们互相对视一眼,进入人群之中。

大家都是少年,这一次离家,汇集一起,就是聊了起来。

前边众人分别是榛子岭,大海寨的学子,先一步登船。

其中赵暮野还认识大海寨的一个少年,立刻熟悉起来,聊得不亦乐乎。

叶江川却没有和他们说话,他悄然来到饮食那边。

在一个桌子上,一桶桶的糕点,赫然都是蕴含灵气。

一旁一个水桶,里面都是灵水。

不过飞舟之内这些少男少女,都没有吃喝。

这么多人,这么好意思大吃大喝!

叶江川也不客气,到了那里,就是开始吃了起来。

看着是吃,其实乃是送入酒馆,立刻一格格的灵气增加。

一顿狂撸,糕点吃没,灵水喝光,足足赚了两个金精钱。

金精钱六十九!

这时飞舟飞到了下一个地域龙王顶。

龙王顶和铁岭城一样,为辽远郡五市七城八郭十三地之一。

在此接收了二十八个学子登船。

大汉又是一一检查,然后飞舟启动,他来到桌子边,看了叶江川一眼。

“叶江川吗?别过分了,仗着天赋这么贪婪?

你要是在动一口,我就打碎你的双手!”

叶江川只能回答:“是,是!”

两个金精钱,被骂也值得。

大汉拿出储物袋,开始添加糕点灵食,又是拿出一桶灵水。

继续飞行,很快到了下一个地域,下麻地。

此地登船十五个学子,然后飞车飞起,这一次翱翔元石云索之中,丝毫不停。

车里这么多学子,有一些拥挤。

大约一个时辰后,大汉喊道:“好了,马上要到辽远郡,准备下车!”

又是飞了一刻钟,轰,飞车停下。

大门打开,大汉喊道:“榛子岭学子,下车!”

立刻榛子岭的少男少女们开始下车,然后是下麻地学子。

很快轮到铁岭城,叶江川也是下车,他们二十四人汇集一起。

这里是一个石台,十分宽广,在此已经有了一堆堆的少男少女。

天空之上,足足六只飞车,都是乌篷船,都在下人。

辽远郡五市七城八郭十三地,叶江川小心查了一下,在此三十二波学子,足足八九百多人。

足足折腾了一天,已经到了下午。

下来之后,有人到了他们这里,也是手持卷轴,开始一一点名。

“铁真、赵暮野、王柔然、叶江川、丘南河、李晓、王宇峰、柳河……”

点名之后,赫然还抽血验查,十分严格。

三十二波学子全部检查完毕,有人送来晚饭,很简单,一个人就是六个包子,一壶水。

不过包子肉馅是灵肉,水也是灵茶水,管够管饱。

大家站在这里,吃了一口。

叶江川追本溯源感觉此地,这里的灵气是铁岭城的一倍以上,重力至少轻了一成,而且没有任何的难闻气味,这里很舒服!

这里的太阳,好像没有铁岭城炎热,热度差了一成,所以此地四季齐全。

就在叶江川追本溯源研究之时,有一凝元老者朗声传音:

“各位学子,时间紧迫,今天晚上你们就不再辽远郡休息了,需要连夜赶路。

等一会,辽远郡本地学子到此,大家就一起出发。

你们代表辽远郡参加登天梯,付出生命,辽远郡不会无视你们的付出。

如果你们死在通天梯试炼中,辽远郡会照顾你们的后裔,重赏你们亲人。

等到天梯之后,凡是没有通过学子,辽远郡将会接你们到郡里免费游玩一个月,让你们好好享受一番!”

就在这时,那边过来一波人。

这波人足足两百多学子,一个个穿着华丽。

和他们一比,叶江川这些人就是土包子。

这是辽远郡五市之首,本郡省会众人,无论是人数,还是状态,都比其他县市的要强。

这些人到此,那老者朗声说道:

“各位学子,我在此遥祝你们,可以登天梯成功,晋升太乙天,辉煌一生,长生不死!”

话语之中,轰,天空之上,落下一艘巨大飞舟,迎接众人!

书评(95)

我要评论
  • &的恐惧

    想到方才自己的恐惧,小酒有些恼羞成怒,想要报复一下。

  • 的是一&怪动作

    池塘边的是一个少年,大热天的转来转去,不时摆出奇怪动作,他口中不住的叨咕着:

  • 好,对&管。

    他娘亲偏心,对另外的少爷好,对他放任自流,根本不管。

  • 体颤抖&么乐子

    小酒忍不住身体颤抖起来,他看向喜子,却发现喜子一脸的笑意,好像看什么乐子。

  • &常,不

    终于的熬到了八岁,身魂完全融合,终于身体正常,不傻了,自己却发现这个世界好难啊!

  • &在追逐

    猛然少年猛地冲了出去,大步跑起,好像在追逐池塘里面爬出来的东西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