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此情况,叶江川放下自己煎炸果,地说:“暮雪,我先走了,你理智一下。”赵暮雪摇摇头地说:“理智什么!”说着这话,她缓缓地坐定,想了想地说:“实际上昨天还真有一个事情,要和你说。”看她神情凝重,叶江川点点头地说:“什么事,暮雪,你说吧!”“江川,事情了赵暮雪摇头说道:“冷静什么!”。...

如此情况,叶江川放下油炸果,说道:

“暮雪,我先走了,你冷静一下。”

赵暮雪摇头说道:“冷静什么!”

说完这话,她缓缓坐下,想了想说道:

“其实今天还真有一个事情,要和你说。”

看她神情凝重,叶江川点头说道:“什么事,暮雪,你说吧!”

“江川,事情已经定下来了。

我已经得到消息,差不多由华阳域后补登天梯。”

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想不到最后五域候选,还是轮到了华阳域。

登天梯,登天梯,叶江川莫名的有种兴奋,难以控制!

赵暮雪却没有注意他的神情,又是说道:

“不过,你别怕,我已经为你安排了。

到时候,肯定让你加入青羽门,你不必参加登天梯。

有我在,我会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!”

叶江川迟疑了一下,他突然说道:

“其实,暮雪,我想参加登天梯!”

这些天,叶江川已经积累到了一百三十二个金精钱,同时三天前,抓到一个蛮鱼勇士,变成了第三个棋子。

蛮鱼勇士入棋盘,又是带来身体一些进化,同时还有一套斧法。

斧法只是普通鱼人的斧法,毫无意义,但是却带来《鱼翔浅底》的一个新步法变化!

撞!

至此,《鱼翔浅底》化作十五个字。

蹬、踏、移、动、跳、跃、翻、转、踩、滚、扭、借、拔、蹚、撞!

一百三十二个金精钱,叶江川完全买得起一个奇迹卡牌,只要不激活,参加登天梯,稳过!

所以叶江川才不想去那些太乙天附庸小门派,只想加入太乙宗!

赵暮雪一愣,说道:“江川,你胡说什么?

登天梯,你会死的!

我已经为你安排清楚了,你放心吧,你不必……”

叶江川坚定摇头说道:“不,暮雪,我只想登天梯!

男子汉,大丈夫,活一次,我不想没落一生,我要活出一个人样来!

所以,只有登天梯!”

赵暮雪一愣,说道:“你胡说什么,登天梯你会死的!”

叶江川说道:“暮雪,你放心吧,我肯定可以登天梯成功,我有办法得到奇迹卡牌……”

“胡说八道,你说什么胡话,那可是奇迹卡牌啊,做什么美梦呢?

就是你得到了奇迹卡牌,后面入门试炼,也是九死一生,你会死的!”

叶江川摇摇头说道:“暮雪,我不甘心平凡一生的。

有着进入太乙天的机会,我为什么要去什么青羽门。

我想登天梯,入太乙天,一生不悔!”

赵暮雪呆呆的看着叶江川,突然说道:“不,你会死的,你不想!”

但是叶江川摇头说道:“不,我想!”

赵暮雪突然冲过来,一把抱住叶江川,死死的吻他。

然后说道:“不,你真的会死的。

就是不死,你入了太乙天,你会离开我的!”

她大声喊道:

“哪怕你成功了,加入太乙宗,至此你我也是路人!

你会离开我的!

听我的,听我的……”

这才是根本原因,哪怕叶江川成功,地位身份完全不同,至此也是路人,只能分离!

前途命运,心爱初恋,这一刻,叶江川做了选择,他坚定说道:“登!天!梯!”

两人对视,都是无比坚决,不会动摇。

赵暮雪渐渐闭眼,无比的伤心,然后睁眼,变得无比的冰冷。

“既然你要死,要离开我的!去吧,滚。”

这辈子,她从来没有这么哀求过一个人,心疼若死,立刻冰冷起来。

“死就死吧,离开就离开吧,我赵暮雪,灵鹫转世,还会差你一个叶江川,我再也不想见你,给我滚!”

“滚!滚!滚!”

在赵暮雪的怒吼之中,怎么离开赵家,叶江川都是不记的了。

回到家里,无比的难受。

他恨不得立刻就去赵家,发誓不去什么登天梯。

但是,理想在前,叶江川只想登天梯!

难以选择,痛苦不堪!

一夜不眠,辗转反复!

第二天,清晨醒来,叶江川豁然而起,去找赵暮雪。

他想见她!

不管参不参加登天梯,就是想想见她!

但是到了赵家,赵暮雪都是不见叶江川。

叶江川又一次怎么不知道回家的,到了家门,却发现老爹叶若水到此等待他。

“儿啊,有一个消息,由华阳域后补登天梯。”

“爹,我知道了!”

看着老爹叶若水,叶江川突然发现老爹其实很兴奋。

叶若水看着叶江川,咬咬牙,说道:

“儿啊,不知道怎么说好。

登天梯,九死一生。

如果你实在不想参加,我可以去见家主,去求他,也有机会,你不用参加这个登天梯。”

其实这是空话,都已经登记在案,老爹根本没有这个能力。

叶江川摇摇头说道:“不,爹,我想参加!”

听到这话,叶若水好像长出一口气,很高兴的样子。

他看向天空,缓缓说道:

“儿啊,其实,十七年前,我有机会可以不参加登天梯的。

那时候,我和一个姑娘交好,她家权利极大,可以让我不参加登天梯!”

叶江川一愣,这话怎么这么熟悉?

“但是,我想!”

说道这里,叶若水一指远方天地。

“你看看,这里铁岭城,方圆不过八百里的小世界!

就是辽远郡,也不过五千里天地!

这世界,太小了。

巴掌大的井口!

我想出去看看,看看那宽广的太乙天,那可是主世界,无边无际!

我还想看看太乙天之外遥远的世界!

所以,我没有答应那个姑娘,我选择了登天梯。

说实话,直到现在,我也不后悔我的选择,哪怕我失去了最爱的她,哪怕三年后我要死了,我也是不悔!

因为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,我到过太乙天,我去过奎恩界,真的是不悔,不悔!”

说道这里,叶若水脸上有泪水落下。

“可惜,我没有成功,可惜,我看的太少了,可惜,可惜啊,我再也回不去奎恩界!

我只有三年可活了……”

但是他咬牙说道:

“但是,我还是不悔!”

“至少我努力了,我看到了!”

说完,他看向叶江川,说道:

“儿啊,我可能自私了一些,我其实希望你参加登天梯。

可能会死,但是这一辈子,参加一次,只是燃烧这么一次,值得!”

“不入凝元,不过六七十年的人生,哪怕少活一半,也是值得!”

“哪怕拿命去换,也是值得!”

“另外,我期盼你,可以超越我,可以完成登天梯,成为太乙天的弟子!

把我没有看到的景色,一一看到,把我没有完成的心愿,一一完成!”

“儿啊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所有一切,化作一声长叹!

叶若水豁然站起,一句话不说,掉头离开!

书评(426)

我要评论
  • 看向远&那无比

    前世小曲唱完,少年看向远方,没有一点的呆傻,只有那无比的坚毅!

  • 法,必&到异常

    没有办法,必须装傻,不然人们看到自己的行为,都会莫名感觉诡异恐惧,只有滑稽傻笑,只有装疯卖傻,他们才不会感觉到异常。

  • 小酒也&神,傻

    小酒也是随着傻伢子目光看去,他这一愣神,傻伢子突然一伸手,抓住小酒的头发,用力一拉一丢,噗通一声,小酒被傻伢子丢入池塘之中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