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叶江川到此。但是再来之后,叶江川特地更早去了叶家大宅厨房,寻了不少水果。在冰库之中,取了两块冰,精细打磨成冰碴,再加鲜奶,做了一大盒水果捞。麒麟子,这一点权利还也没了?三个厨师给打动手,做的明明白白。回到赵家,又是和赵暮雪饮茶闲聊。献上水不过再来之前,叶江川特意很早去了叶家大宅厨房,寻了不少水果。。...

第二天,叶江川到此。

不过再来之前,叶江川特意很早去了叶家大宅厨房,寻了不少水果。

在冰库之中,取了一块冰,打磨成冰碴,加上鲜奶,做了一大盒水果捞。

麒麟子,这点权利还没有了?三个厨师给打下手,做的明明白白。

来到赵家,又是和赵暮雪喝茶聊天。

献上水果捞,赵暮雪吃了几口,不住点头,头一次吃上这么好吃的冰果,赞叹不已。

两人聊天喝茶,赵暮雪取出一个围棋,教叶江川下棋。

围棋和前世的差不多,叶江川早会了,但是他伪装第一次下棋。

表现的学习飞快,输了两盘后,两人不分胜负。

玩了五六局,赵暮雪赞叹不已,视为知己。

高兴之下,赵暮雪取出一个古琴,弹奏起来。

叶江川听着琴声,性子到了,忍不住高歌!

“纶巾古貌尘寰表。

风流处别是英雄才调。

胸次著乾坤,触景皆诗料。

金碧楼台新筑就,傍翠麓、旋添花草。

仙棹,更逍遥来访,十洲三岛。

遮眼富贵人多,算如公有子,人间应少!”

前世优雅古词叶江川演绎成歌,赵暮雪看着叶江川,眼中都是欣赏,无法控制。

如此这般,又到傍晚,叶江川才是告辞。

不用说什么,以后的日子,叶江川又是到此。

这一次,叶江川以冰糖、奶油合白面,做出形状如糯米的糕点,然后用木炭烘炉烤熟,遂成方块,甜腻可食。

做了沙琪玛,拿过去又让赵暮雪感叹不已。

下棋,弹琴,颂诗,唱歌……

两人在此游玩,好不快活。

第三天,时间到了,叶江川吸收湖水,这一次出现的是一阶刀鳍鱼人,完全是新品种。

“鳍族鱼人,一阶刀鳍杀手,重八十五斤,可以将身上十道鳞片,化作十把利刃,切割敌人。

身上有鳞,具有防御力,双手有力,腿脚灵敏……”

这个鱼人可以将身上十道鳞片,化作十把利刃,切割敌人。

但是卡扎依不要这个鱼人,那归叶江川了,他直接上手,一剑杀之。

刀鳍鱼人刀法再厉害,切不到叶江川,也是白扯,一剑就是灭杀。

鱼人叶江川运出,卖上七个金精钱,金精钱达到了九十八个。

另外叶江川还取下二十三个灵鳞,今天不做糕点了,这个就是礼物。

看到灵鳞,赵暮雪万分高兴,去取灵石。

叶江川顿时变脸。

“赵暮雪,你没有把我当朋友啊!”

“我,叶江川差你这一个灵石?

你再取灵石,我立刻和你恩断义绝,再也不是朋友了!”

看到叶江川脸色冰冷,从来没有和人说过小话的赵暮雪,不得不赔礼道歉,哄了叶江川半天,叶江川这才面带微笑。

软饭硬吃,又是舒服愉快的一天。

如此这般,每天叶江川都是变着法的做着美食,去见赵暮雪,和她在一起,特别舒服。

一个月来,厮混一起,叶江川离开,赵暮雪看着他,说道:

“江川,你等一等。”

叶江川停步,说道:“暮雪,干什么?”

赵暮雪走了过来,突然亲了他一口,转身跑进庭院之中。

叶江川捂着被亲的脸颊,难以相信,但是好舒服!

一路哼歌,回到家中,做梦都会笑。

第二天,叶江川到此,赵暮雪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但是这一次叶江川可不客气,猛然一把抱住赵暮雪,不管她怎么挣扎,轻轻吻下去。

赵暮雪开始还拼命挣扎,但是很快身体软了。

这一口足足百息,唇分,赵暮雪满脸通红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好半天鼓起勇气,要骂叶江川,叶江川又是搂住她,轻轻亲吻。

赵暮雪软在叶江川的怀里,再也无法阻挡,至此两人,卿卿我我,快快乐乐。

两人在一起十分舒服,但是却发于情,止于礼,亲亲,没有越界。

卿卿我我之中,叶江川问了一句,不知道自己四姐四姐夫身在何处。

赵暮雪回答道,以王柔然家族世间,赵,铁,王三家暗斗,王家斗争中,彻底失败。

他们做为王家下一代家主,只能离开铁岭城几年,其实去为王家寻找新的安家之地。

铁岭城太小了,王家既然败了,除了依附赵铁两家的奴仆,剩下族人全部都会离开这里。

听到这个消息,叶江川默默无语,四姐夫妻消失,让叶江川很是难过,想念他们。

但是不影响和赵暮雪的欢喜在一起。

生活就是如此美好,神仙一般的日子!

什么修炼,什么鱼人,什么登天梯,什么叶家,叶江川完全不管。

只要能和赵暮雪在一起,握着她那柔软小手,亲一口她那温暖小嘴,人生美梦!

但是美好的时间,总是那么短暂。

半个月后,叶江川做了油炸果,来见赵暮雪,却发现彩凤轩多了一人,正是赵暮雪的未婚夫铁真。

他满脸兴奋,在和赵暮雪讲自己在铁元道经历,那里怎么怎么繁华,自己见到了什么大能。

看到他,叶江川顿时脸色一变,不由的和赵暮雪对视一眼,一样情苦。

铁真看到叶江川一愣,忍不住大怒喊道:

“他怎么会来这里?”

“混蛋,你给我滚,滚出这里!”

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,无比的愤怒。

叶江川没有说话,赵暮雪却是生气,说道:

“铁真,江川是我朋友,请你不要这么对他。”

“江川?你喊他什么?”

“他是一个傻子啊,他是一个傻子!”

“不,江川不是傻子,我不许你这么侮辱他!”

“暮雪,你疯了吗?你,你才说什么?”

“等一等,等一等,我捋一捋!”

“你们两个,到底什么关系!”

铁真感觉到了什么,立刻暴怒,大声吼道。

赵暮雪脸色冰冷,说道:“铁真,请你冷静。

这里是我赵家,不是你们铁家!

另外,我赵暮雪虽然和你自幼定亲,但是我没有收你三聘六礼,我也没有和你结婚成亲,我完全可以退婚毁约。”

“暮雪,你胡说什么?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啊!”

“暮雪,暮雪,你竟然要为了这个傻子,和我退婚毁约?你疯了吗?

他是一个傻子啊,这传出去,你败坏了赵家的名声,你爹会饶了你吗?”

“赵暮雪,你真是疯了,竟然喜欢上一个傻子!”

“赵暮雪,你现在赔理认错,我还是可以原谅你的!不然,我马上对外宣传……”

铁真盛怒之下,开始威胁!

他越看叶江川越是生气,猛然之间,在他身后,一个影子悄然出现,化作武士,手持利刃,出手。

赵暮雪顿时大怒,喝道:“铁真,你敢!”

在她怒吼之下,铁真身后影子武士,立刻消失,

赵暮雪咬牙说道:

“这还没有咋地呢,就开始管我了?

你还掌控不了我,只有我掌控别人,没有人可以掌控我的人生。

我赵暮雪,灵鹫转世!

别说是你,我爹,我家老祖,也没有人可以掌控我的人生!”

“铁真,你还不配!”

铁真听到赵暮雪的话语,他指着赵暮雪,然后又指叶江川,突然狠狠的呸了一声,转身离开。

赵暮雪看着铁真离开,她看向叶江川,说道:

“江川,你放心,我会让我爹解除和铁家的婚姻。

铁真虽然是铁家少主,但是他们铁家不敢违背我赵家的命令。

我赵暮雪,灵鹫转世,老祖见我也是和颜悦色,不敢说什么,只有我可以掌控别人,没有人可以掌控我!”

这一刻的赵暮雪,不知道为什么和以前那窃窃私语,温软在怀的赵暮雪,完全不同。

叶江川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有些惧怕她!

书评(320)

我要评论
  • 被他追&一个人

    大房家三少爷他们作弄他,被他追着打,一个人打了一群人,将三少爷头都打破了。

  • 种看不&。

    莫名诡异,让小酒心中出现无尽恐惧,这种看不到的,不能理解的,才是真正可怕。

  • 想到方&的恐惧

    想到方才自己的恐惧,小酒有些恼羞成怒,想要报复一下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