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过年,太乙历二一六三零三零年的大年三十。这一年,叶家还是和以前一样。只是叶江川位于叶家年夜饭的主席之中,和一群老头子们坐在一起。家主叶若空,二房叶若庭,五房叶若宁,都是...

很快过年,太乙历二一六三零三零年的大年三十。

这一年,叶家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
只是叶江川位于叶家年夜饭的主席之中,和一群老头子们坐在一起。

家主叶若空,二房叶若庭,五房叶若宁,都是和叶江川喝了一杯水酒。

吃完年夜饭,叶江川也得留守祠堂,守夜祭祖。

地位不同了!

他也不用十八岁出去服役,如果愿意的话,家主叶若空老了,他也可以继承白旗乡乡长和家主之位。

当年叶若水可以继承这个位置,但是他没干。

同样叶江川对此也没有一点兴趣,他默默等待大年初一的第一时间。

守夜祭祖十分无聊,很多老人打起了叶子牌,叶江川推脱不会玩,只是在一旁等待。

时间,一点点的过去!

终于过了午夜,三更的梆子响起,太乙历二一六三零三一年大年初一来到。

爆竹声声迟旧岁!

又是一年过去,老人都是站起,各自拜年。

叶江川也是站起拜年,很快拜年结束,立刻进入酒馆。

果然酒馆变化,酒保老黑消失,整个酒馆化作东方酒肆。

他不由的一皱眉,这个和当初看到圣人,得到奇迹卡牌的古老酒肆一模一样。

难道?还会有奇迹发生?

叶江川小心查看那些酒客,但是根本看不清模样。

他摇摇头,自己想多了,开始查看吧台的明牌。

原来太阳之子被他买走之后,一直空着,现在多了一张卡牌。

卡牌:鱼人领军卡扎依

等阶:普通

类型:鱼人

卡牌图案是一个魁梧的鱼人,个子高大,好像比叶江川都高了一个头。

威风凛凛,带着一种领导气息,身上鱼鳞很多,都好像化作甲胄护体,其中有着十几道疤痕,看起来身经百战。

在他身后,好像隐隐约约有着无数鱼人,但是看不清模样。

叶江川向下看去,看到关于鱼人领军卡扎依的解释。

鱼人领军卡扎依,荡族鱼人头领,领导鱼人部落,具有天赋特性呵斥鱼人,统领鱼人,愤怒强击,可以统帅同阶以及同阶以下所有鱼人!

此卡激活,可以在战斗中十次召唤鱼人领军卡扎依具现,为掌牌者战斗,每次战斗维持半个时辰。

如果对方敌人中有阶以及同阶以下鱼人,卡扎依可以立刻呵斥鱼人,使对方鱼人叛变,统领鱼人,听从卡扎依命令。

卡扎依召唤时间到消失后,叛变鱼人恢复正常。

激活后也可以选择消耗鱼人领军卡扎依,随机得到鱼人领军的三个天赋特性之一,直接掌握。

歇言:卡扎依曾经参加活动沃腊尔海战,为鱼人皇帝流过血,得到过嘉奖,所有鱼人看到他,都不敢直视。

叶江川一咧嘴,没有任何犹豫,买了。

十个金精钱,一折待遇,一年一次的小奇迹,只要卡牌差不多,必须购买。

顿时,金精钱由六十七个变成了五十七个,然后吧台上这张卡牌,无数灵光汇集,由虚变实,落到了叶江川的手中!

卡牌:鱼人领军卡扎依

卡扎依曾经参加活动沃腊尔海战,为荡族鱼人皇帝流过血,得到过嘉奖,所有鱼人看到他,都不敢直视。

卡牌到手,但是叶江川却没有舍得激活。

小心的看着手中的卡牌,叶江川满脸微笑。

因为难以选择。

不知道是炼化为手下,为自己出战十次好?还是得到其中的一个天赋特性?

天赋特性呵斥鱼人,统领鱼人,愤怒强击,和叶江川的天赋特性双巧手,好生养一样,不算仙骨紫阳这种天赋神通,只是天赋特性。

化作手下,可以多一个战斗力,但是只能召唤十次,不如得到一个天赋特性好。

但是三个天赋特性,呵斥鱼人,统领鱼人,自己杀鱼都杀不过来,呵斥统领鱼人有什么用?

而且鱼人不死,根本无法带出渔海叶。

愤怒强击才是最有价值的,可是只有三分之一的随机机会。

两难选择,怎么都是舍不得,先留着吧。

反正现在用了也没有多大意义。

新的一年开始,待到初八,叶若水带着叶江川,前往浅水湾。

这一次,叶江岩也是跟随。

看到叶江川去了浅水湾就出人头地,陈湘云一哭二闹三上吊,最后逼着叶若水将叶江岩也是带去。

叶江川心早就回到浅水湾,他的目标,凑够一百个灵石,将另外一个卡也买了。

回到浅水湾,哗啦啦的雨从来没有停过,叶江川几乎每天都有收获,只是这里的鱼人,大多数都不入阶。

《鹰击长空》一剑一个,杀鱼如割草。

没事挖沙练功,移山换岳诀,凝练真气,不住炼体。

小日子过得超级舒服。

到此过了三五天,叶江川发现其实老爹真正喜欢的还是叶江岩。

老早叶江岩就被叶若水带到铁岭城认祖归宗,检查天赋。

可惜,他没有天赋,只是普通凡人。

他们父子样貌特别相像,叶江岩也是大嗓门,叶若水将自己的战吼传给他,每天早上在那浅水湾边,父子两人大声呼喊。

叶江川则是和开辟渔海叶的叶家老祖宗有点像,和父亲还是差了一些。

如此这般,很快到了二月初八,叶江川杀了足足十六只鱼人,金精钱达到了九十一个,鱼鳞也是凑到了一百二十七个。

这天叶江川正在修炼,叶若水阴沉的脸找他,说道:

“主家来信,让你我马上前往主家。”

叶江川一愣,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叶若水咬牙说道:“不知道,但是这么着急喊我们,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主家来信,两人立刻出发,派手下送叶江岩返回老家。

通过乙木栈道又一次的来到铁岭城,回到叶家,家主叶秀峰亲自接见两人。

“那个,昨天有消息传来。

我们华阳域有可能举行登天梯,二三个月后,就会确定。

所以啊,江川需要你在本家修行,准备参加华阳域登天梯!”

这话一说,叶若水脸色顿时大变,他气急败坏的说道:

“这么快,怎么会这么快?”

“距离上登天梯才过了十七年啊!”

“唉,本来该由凌阳域举行登天梯,可是那里闹了魔潮,死了七成凡人,所以登天梯取消。

现在有五个域准备接替,我们华阳域最近十年,不知道为什么天才辈出,所以我们也是后补之一,等消息吧。”

叶若水不甘心的说道:“可是,可是,江川才十五啊!”

“有志不在年高,这是命啊!没有办法的!”

“不过五个候补大域,不一定轮到我们华阳域的。

如果轮空,至少十几年,二十年,也许这辈子都轮不上了,反倒因祸得福,所以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。

江川,就不要回白旗了,就在主家住下吧,等待消息。

那四个美妾,都已经给你在外域预定了,绝对漂亮好生养的,不管如何,先把血脉留下。”

说的好听,但是叶江川自由被限制,至此留在铁岭城。

书评(383)

我要评论
  • 觉诡异&会感觉

    没有办法,必须装傻,不然人们看到自己的行为,都会莫名感觉诡异恐惧,只有滑稽傻笑,只有装疯卖傻,他们才不会感觉到异常。

  • 不管地&。

    少年一下子倒在地上,然后在地上大条躺好,也不管地上干净埋汰,突然哈哈大笑。

  • ,小酒&下。

    想到方才自己的恐惧,小酒有些恼羞成怒,想要报复一下。

  • ,身体&弱,不

    娘亲也不爱自己,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自己太呆傻了,哪怕好了,身体也是虚弱,不受待见,她只喜欢自己的弟弟,对自己没有一点关心和爱护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