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江川望着他们渐远,想了想,他是离开了。回去修练。卖鳞的灵石,送进酒馆,登时变为了金精钱一百零八个,望着数字的减少,美滋滋。到了早上,哩哩啦啦下了一场小雨。叶江川无比开心,铁岭城也没冬天里,不下大雪,不路面结冰,就算现在的都了快到腊月二十六,但是会下大雨。雨回家修炼。。...

叶江川看着他们远去,想了想,他也是离开。

回家修炼。

卖鳞的灵石,送入酒馆,顿时变成了金精钱七十二个,看着数字的增加,美滋滋。

到了晚上,哩哩啦啦下了一场小雨。

叶江川无比高兴,铁岭城没有冬天,不下雪,不结冰,哪怕现在都已经快到腊月,还是会下雨。

雨停,棋盘之中,又是多了一个鱼人。

叶江川看去,熟人,戟叉鱼人。

他进入棋盘,可是这个戟叉鱼人,却和上一次的戟叉武士月格拉特完全不同。

月格拉特是真正的武士,恪守武道,有着自己的灵魂。

这个鱼人,只是一个普通鱼人武士,和其他的鱼人差不多,没有什么特异之处。

叶江川以《鱼翔浅底》,避开他三次攻击,然后一剑。

《鹰击长空》,一步一剑,一击绝杀,爆!

杀鱼如斩草,一剑一个!

而且这一次,叶江川还控制自己的剑击,没有一下子斩成十几块,血之呼啦的模样。

只是一剑,洞穿前胸。

然后叶江川将鱼人取出,拉到酒馆贩卖。

果然这个和月格拉特不同,只是值六个金精钱。

没有灵魂的鱼人,不值钱啊!

叶江川将其中灵鳞取下,十九片灵鳞,然后鱼人贩卖,还是六个金精钱,积累七十八个金精钱。

到了第二天,叶江川在石山上等待,这一次又等赵暮雪。

不过看过去,赵暮雪和铁真之间已经和好如初。

这一次,铁真也没有阻止两人交易,赵暮雪问价,叶江川回答,一个灵石。

铁真咬咬牙,说道:“昨天二十三个鳞片,一个灵石。

今天才十九个,质量也不如昨天的,你还卖一个灵石?奸商!”

叶江川只是微笑,根本不解释,爱买不买一个灵石。

赵暮雪没有任何犹豫,又是拿出一个灵石,说道:“买!”

“谢谢老板!”

这赵暮雪真有钱,小小的储物袋里面好像装着无数灵石。

“你若是还有鱼鳞,这里找不到我,可以到城主府来找我。”

“好的,老板!”

卖了鱼鳞,叶江川高兴不已,转身离开。

铁真咬咬牙,看了一眼身边朋友,那个瘦弱书生微微点头,好像知道他所想,示意已经安排妥当。

铁真看了看叶江川,长出一口气,如同看一个死人。

叶江川又是卖了一个灵石,至此七十九个金精钱,距离一百,只差二十一个,心中高兴。

他也不在此待着,立刻回家,准备回去修炼。

这一段时间,《移山换岳诀》修炼有些不足,必须抓紧。

另外,期待下雨,不过腊月,虽然这里不下雪不结冰,但是雨水基本很少下了,也是一个大麻烦。

有些怀念浅水湾,那里可是天天下雨,只要等到天赋镜秤修好,可以回去听雨声。

可是,自己的事自己知道,不知道酒馆算不算天赋?

所谓的天赋是仙骨神通这种,自己哪有啊?

如果买下太阳之子,自己会得到九阳之一的天赋仙骨,这就是……

猛然叶江川一皱眉,他感觉恶意。

在这回城的路上,大道之上,在他身前身后,有几人悠闲赶路。

看着很是正常,但是叶江川可以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恶意。

恶意如火如炬,浓烈至极。

“十三,十三,十三……”

叶江川数了起来,猛然一转身,就是向着官道旁边的树林之中冲去,快步遁逃。

立刻有人喊道:“臭小子要逃!”

“追!”

“不要让他跑了!”

瞬间叶江川前后五人,随着叶江川追入树林之中。

这五人也不多说话,紧紧追随,其中两人取出后背弓弩,张弓就射。

箭羽直奔叶江川要害位置,直取性命。

叶江川脚步一挫《鱼翔浅底》身体超越常理的扭曲,避开这弓箭,但是动作一慢,对方围了过来。

叶江川喊道:“各位大哥,我们远日无怨,近日无仇……”

话语未落,五人也不回话,各自拔出利刃,上来就砍。

不说任何废话,就是要命。

叶江川长叹一声,猛然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向后一拉,瞬间退出三尺之外,然后又是一弹,身形一扭,错开三尺。

五人之中一个老人,张口说道:“点子扎手,大家小心,弓箭暗青子使劲招呼,不要让他跑了……”

江川体内真气,疯狂运转,《鹰击长空》悄然而动。

压,压,压……

凝,凝,凝……

叶江川猛然就是爆发!

爆!

瞬间就是出手,一步一剑,好像两人之间两丈远的距离根本不存在,就是到了老人身前。

这是五人头领,杀!

老人大惊,话还没有说完,看到叶江川就是一闪,举刀防御。

剑光之下,刚玉无比锋利,在鹰击长空的爆发下,咔嚓一声,对方长刀被斩开,噗呲一声,人头飞起,杀!

“十四,十四,十四……”

“大哥!”

旁边一个大汉怒吼,手中一把巨锤,就是砸向叶江川。

叶江川脚步一转,《鱼翔浅底》避开这一击。

这大锤落空,却又挥动,瞬间连环七击,这是一门秘技,大锤好像纸糊的一样,没有一点重量,大锤挥舞如风,锤锤夺命。

但是叶江川如同游鱼,转,转,转,对方秘技连环七击都是落空。

又是一转,身形如同游鱼,又如鬼魅,赫然转到了大汉身边。

也不必《鹰击长空》用以前刺鱼之法,一剑刺出,噗呲一声,入眼透脑。

“十五,十五,十五……”

然后脚步一闪,避开另外两人弓弩连环攒射,又是身体一晃,避开另外一人的三把飞刀。

那人怒吼,一撕上衣,赫然露出悬挂一身的飞镖飞刀。

在他手中,那飞镖飞刀连环射出。飞镖、掷箭、铁鸳鸯、梅花针、铁蒺藜、飞刀……

但是叶江川脚步搓动,蹬、踏、移、动、跳、跃、翻、转、踩、滚、扭、借、拔!

对方足足飞出几十把暗青子,漫天飞舞,也是没有打中叶江川,终于力竭,飞刀无力。

瞬间叶江川一闪,《鹰击长空》悄然而动。

爆!

所有一切,不到一息完成。

两人之间一丈多距离,他瞬间就到,一剑下去,举重若轻,对方前胸噗呲一声,破开一个大窟窿,连同心脏一起粉碎。

“十六,十六,十六……”

另外两人发出哀嚎,但是他们没有逃走,一人持枪,一人持剑,还是冲了过来。

叶江川只是几下子,《鱼翔浅底》避开攻击,然后一剑把持枪之人透眼而杀。

“十七,十七,十七……”

最后持剑那人看到这一幕,当啷一声,手中长剑落地,他喊道:

“等一等!”

叶江川收剑看向他,要开口问道:“是谁派你来杀……”

那人惨白一笑说道:“我们兄弟,矿战十数次,同生共死,我岂能独活!

各位哥哥等我一下!”

说完,拔出一把匕首,噗呲一声刺入前心,立毙当场。

叶江川倒吸一口冷气,一直以来都是听说铁岭城矿藏丰富,采矿必然死斗,此地之人凶残不要命。

今天一见,果然如此,不但对敌人狠,对自己也狠。

只是这个,算不算数?

“十八,十八,十八……”

最后还是算了!

看了一眼遍地尸体,叶江川摇摇头,四周无人,能不多事还是不要多事了。

这些家伙,真的来杀人,身上一个铜板都没带,没有任何战利品。

这些尸体必须清理,叶江川想挖坑将他们掩埋。

但是此地山地,到处都是石头,自己又没有铁锹,挖坑十分不容易。

突然,叶江川眉头一皱,试着将尸体收入酒馆。

这五人都是炼体八九重,身上都有灵气,自然可以收入。

衣服兵器,都不含灵气,按理无法送入酒馆,但是叶江川将他们堆在一起,竟然也是随着尸体一起送入。

收入之后,立刻将这些尸体全部化作飞灰,处理干净。

毁尸灭迹!

书评(198)

我要评论
  • 人魂魄&六岁才

    到了这个世界,已经十三年了,最开始成人魂魄穿越转生婴儿身上,肉身无法承受,导致自己呆呆傻傻,无法控制身体,三岁才会走路,六岁才会喊娘。

  • 人间,&辜负人

    “我,叶江川,到此人间,重新活了一次,我绝对不能辜负人生。

  • 子嘲笑&变得滑

    小酒若有所思,不过听着喜子嘲笑,看着少年诡异动作,好像不再那么诡异,而是变得滑稽,恐惧感觉莫名消失,小酒也是跟着随着喜子嘲笑了起来。

  • 会感觉&到异常

    没有办法,必须装傻,不然人们看到自己的行为,都会莫名感觉诡异恐惧,只有滑稽傻笑,只有装疯卖傻,他们才不会感觉到异常。

  • &十二,

    走出众人视野,傻伢子长叹一声,十二,十二,不再数了下去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