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本追踪溯源,这一次时间尤其长,叶江川在此一坐一夜过去的。第二天,太阳升起来,渔夫再次回归,叶江川但是坐在这里,一动不动。的话也没粹骨境界,怕是难以一直坚持。但是到了后半夜里,是看的累了,他在这石台一边的凉亭里小睡一会半宿。除了石台硬了一些,水气有些多,到不太第二天,太阳升起,渔夫回归,叶江川还是坐在这里,一动不动。。...

追本溯源,这一次时间特别长,叶江川在此一坐一夜过去。

第二天,太阳升起,渔夫回归,叶江川还是坐在这里,一动不动。

如果没有粹骨境界,怕是无法坚持。

不过到了后半夜,也是看的累了,他在这石台一边的凉亭里小睡半宿。

除了石台硬了一些,水气有些多,到不太难受。

清晨早起,继续观悟。

日上三竿,赵暮雪几人又是到此,到了这里,她们第一眼看到叶江川。

铁凤说道:“不是真傻吧,在这里坐了一夜?”

“真的坐了一夜,惹不起,惹不起!”

“看起来真傻啊!”

铁凤有些惋惜的说道:“可惜了,这小模样还很帅的,真的可惜了。”

王柔然笑道:“阿凤,那你嫁给这个傻子吧!”

“呸,呸,十九,他是你老公!”

“呸,呸,他是一个傻子。”

众人又是来到石山顶峰石台,在此等着渔夫捕鱼,为赵暮雪收集灵鳞。

叶江川继续观悟,追本溯源,观鹰看涧。

到了下午,赵暮雪众人采集了五个灵鳞,留下两条大鱼,又是离开。

叶江川一动不动,叶江汉说道:“这还不傻?

我叶家在此悟剑,基本上看一二个时辰就会领悟。

他都看了一天一夜了,还是不行,就是一个大傻子。”

众人离开,傍晚时分,叶若水发现傻儿子还没有回归,过来看了看。

看到儿子还在感悟,他没有管,回去后,派人送来一些饭菜。

叶江川吃完吃饱,继续观悟。

如此又是一夜,后半夜休息,白天继续。

再一天,早上哗啦啦下起大雨,渔夫和赵暮雪等人都是没有来。

大雨之中,不过石台上有避雨的凉亭,叶江川躲在那里避雨,继续观悟。

他又不是真傻,还不知道躲雨了?

到了中午,雨过天晴,彩虹出现。

渔夫蜂拥而来,过来放鹰,因为下雨后凌水鲤都会靠近水面,吞吃雨水带来的食物,便于白鹭鹰捕鱼。

到了下午,赵暮雪到此,不过这一次只有她和铁真两人,其他少男少女,今天下雨没有跟来。

如果不是今天捕鱼容易,另外只有她一个能采取锦鳞,赵暮雪也不会来了。

果然今天没有白来,到这里有渔夫抓了六条凌水鲤,采了八片锦鳞。

赵暮雪特别高兴,她的未婚夫铁真看她高兴,也是高兴。

渐渐的傍晚时分,一直坐在那里的叶江川,突然全身一震!

终于,追本溯源看清了凌水涧。

瞬间,叶江川看到一个虚幻景象。

这里那有什么凌水涧,乃是一个巨人,足足百丈之高,如同山岭一般。

山岭巨人对天怒吼,万分愤怒,整个世界好像都是随着他的愤怒而愤怒。

就在这时,天空之中,有一人出现。

这人,叶江川看过去很是熟悉,和自己有些像,再看过去,正是当初跪在冰鉴老祖身前的五人之一。

叶江川立刻知道,这是自己的叶家老祖宗,开辟渔海叶的祖先!

这叶家老祖宗位于九天之上,猛然落下。

在落下的瞬间,他整个人化作了一道剑光,九天落剑!

这一剑,瞬间一击,如同重明鸟高空落下,鹰击长空九万里!

正是《鹰击长空》!

只是一击,轰鸣而下,瞬间把那山岭巨人从头到胯,一击两半。

只剩下两条大腿倒下,变成这个凌水涧旁边两座石山。

这一击,击杀山岭巨人,还未停止,一剑入地,大地震颤,未来凌水涧的形成。

一直以来,叶江川对自己叶家先祖,没有太在意,上次见到,跪拜冰鉴老祖,感觉也是一般。

今天这一剑,完全将他惊呆,真是无上锋利!

可是,他怎么会《鹰击长空》?

废话,《鹰击长空》他若不会,《鹰击长空》如何是叶家传承传给叶家后人?自己这《鹰击长空》《鱼翔浅底》都是他传下来的!

叶江川目瞪口呆,猛然体内真气,疯狂运转,《鹰击长空》悄然而动。

压,压,压……

凝,凝,凝……

爆!

瞬间一闪,叶江川一跃而起,冲向天空,足足飞到三丈高,然后落下,如同飞鹰,噗呲一声,射入凌水涧。

一旁等待渔夫捕鱼的赵暮雪和铁真,都被惊动。

怎么回事,他们跑到石台边观看,正好看到叶江川射入凌水涧中。

铁真忍不住说道:“不会吧,投水自杀?这凌水涧,入者必死,不会真的是傻子吧?”

赵暮雪也是惊呆,说道:“看起来真的是傻子,死定了!”

就在他们议论的时候,在凌水涧捕鱼的诸多白鹭鹰,全部飞起。

无论是捕鱼的,还是在渔夫身上休息的,全部飞起,盘旋在凌水涧上空,无尽的鸣叫!

万鹰朝拜!

赵暮雪目瞪口呆,说道: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铁真也是难以想相信,所有渔夫也是傻了。

在那凌水涧的水中,叶江川却是知道。

今天上午下雨,雨水过大,凌水涧本来的暗流变弱,所以叶江川没有被冲入暗河。

在这水中,他也没有在意,脑中都是叶家先祖那磅礴一剑。

他悄然运转《鹰击长空》,伟力又是虚空落下。

这和《鱼翔浅底》不同,《鱼翔浅底》乃是空魔力,无上强大的天尊空魔垂青关注。

而这个则是重明鸟,已经成为天尊的重明鸟大能,感受到同源存在,隔空降落伟力垂青赐福。

如此伟力落下,同为天禽的白鹭鹰感应到,万鹰朝拜,所以汇集凌水涧上,盘旋鸣叫。

猛然,叶江川在那涧水之中,又一次的爆发!

猛然体内真气,疯狂运转,《鹰击长空》悄然而动。

压,压,压……

凝,凝,凝……

爆!

轰,他破水而出,直冲长空!

这一冲,破开暗流,足足飞起五丈高,然后他就是落下。

本来他落下,还是会落到凌水涧中。

这时,无数的白鹭鹰飞来,有的衔住他的衣角,有的落在他的脚下……

无数白鹭鹰围绕下,叶江川傲立虚空之中!

正好夕阳西下,一道阳光照到他的身上。

这一刻的叶江川,在那无数围绕他的白鹭鹰中,在那阳光之下!

光和阴影勾勒出了他脸庞上线条分明的棱角,清秀俊美中又透出一种扎实的沉稳,以及如磐般的硬气。

而他的专注,格外给他涂抹上了一层隐约的魅力。

飘然若仙,风姿绰约!

这一刻,永远的映入了赵暮雪的眼帘。

她完全的目瞪口呆,脸色血红,好像饮酒一样,如同桃花一般。

从来不为任何人任何事多跳一下的心脏,疯狂的跳动,如同擂鼓一般!

而一旁的铁真,却没有怎么在意叶江川。

无意中他看了未婚妻赵暮雪,猛然之间,他也是目瞪口呆。

他好像感觉到什么,好像什么东西,离开了他,悄然粉碎。

他忍不住发自内心的惨叫道:“不!”

书评(161)

我要评论
  • 太差,&元法》

    自己的身体也不争气,体质太差,家族传承的《木叶凝元法》,其他人修炼一年,自己修炼五年也没有追上。

  • :“是&发现他

    喜子哥悠悠的回答道:“是啊,最开始的时候,我看到他也怕,后来发现他是傻的,我就不怕了。

  • ,天生&命啊!

    其实想一想,也挺可怜的,本来出生叶家,天生少爷,一生享福,不愁吃穿,结果却是傻的,爹不亲娘不爱,这就是命啊!”

  • 候自己&己的弟

    娘亲也不爱自己,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自己太呆傻了,哪怕好了,身体也是虚弱,不受待见,她只喜欢自己的弟弟,对自己没有一点关心和爱护。

  • 塘,一&很快上

    跌落池塘,一身泥泞,小酒拼命的挣扎,幸好水不深,很快上岸。

  • 远,傻&还是有

    在说话过程中小酒和喜子走远,傻伢子爬起看向池塘,还是有些莫名期待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