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若水离开了,他们夫妻迅速是离开了,叶江川将他们送进大门之外,依依依依惜别。王七峰再不正常地,是自己姐夫。无论怎么说,这对夫妻才是最爱自己的亲人!回到大门口,望着双眼通红的四姐,叶江川咬牙地说:“姐,现在我是装傻充愣的,是为了韬光养晦,他们说我傻,王七峰再不正常,也是自己姐夫。。...

叶若水离开,他们夫妻很快也是离开,叶江川将他们送到大门之外,依依惜别。

王七峰再不正常,也是自己姐夫。

不管怎么说,这对夫妻才是最爱自己的亲人!

来到大门口,看着双眼通红的四姐,叶江川咬咬牙说道:

“姐,以前我是装傻的,是为了韬光养晦,他们说我傻,傻就傻了,我不在意的。

现在,我不装了,我摊牌了!

我不能让你和姐夫,因为我的事情被人嘲笑!

从此,我再也不装傻了!”

叶江玲一把抱住叶江川,说道:“弟啊,弟啊,我知道,你不傻的。”

王七峰也是笑道:“我这个小舅子,有点意思。”

“你等我消息吧,小小的王柔然,你放心吧,我会让她乖乖听话的。”

“你这个老婆娶定了,她屁股大,外刚内柔,降服了就会死心塌地,好生养的,到时候给你生十几个小崽子!”

送走两人,叶江川回去修炼。

平心静气,开始修炼。

没事去湖边挖沙,修炼《移山换岳诀》,这个每天只能修炼一个时辰,然后修炼《鹰击长空》。

开始练习三十六组动作。

这些动作,形态各异,配合十二套呼吸之法,千奇百怪。

有的简单,有的艰难,有的单腿倒立,有的扭曲凹凸,还有的要将头颅从胯下穿过,叶江川练的好辛苦。

如此这般,足足七天之后,这三十六组动作,叶江川才是全部完成。

蓄精蓄气蓄力蓄势,至此将自己的身体达到最佳状态。

最后一个动作完成,叶江川感觉到全身一震。

体内真气圆满,全身筋脉修炼大成!

真元自动运转,一口气破了九关,重新的完成一次融合进化。

在此过程之中,自然洗礼,叶江川全身骨骼,如同被淬炼一般,自动进化,变强变壮!

叶江川感觉自己体质又一次的变强,皮肤如冰,肌肉如铁,筋脉如钢,骨骼如金,精气神都是提升。

身高又是长高了一寸,至此晋升炼体第六重粹骨。

这三十六组动作本来就是祭炼自身,所以晋升境界顺理成章。

晋升境界,重新修炼这三十六组动作,更是容易,然后开始练习二十四组动作,配合六套运气之法,开始压。

这个就开始难了,但是叶江川死死坚持,咬牙切齿,拼了老命,十天之后,这二十四组动作,全部完成。

每次施展,叶江川总有有一种自己要被压死的感觉,已经压制到了极限的极限。

但是叶江川完全的坚持了下来,咬着牙,硬抗!

最后终于还是完成了。

然后开始最后十二组动作,配合一套运气之法,开始凝!

这个一旦开始,叶江川立刻感觉到无比的舒服,好像九天之外,有伟力落下,和鱼翔浅底之时一模一样。

好像九天之外,无尽时空之中,无数大鸟,无比玄奇,它们赐予自己力量,让自己无限升华。

其实这个是最难的修炼,无法联通外域大能,引伟力落下,不少人死在这里。

但是对于有着鱼翔浅底修炼经验的叶江川来说,太容易了,引来外界伟力相助却是最简单的。

在此伟力之下,叶江川用了三天,完成这个修炼,凝无可凝!

但是,叶江川却遇到了瓶颈,最后一击,一步一剑,一击绝杀,爆!

叶江川发不出去。

二十天修炼,四姐离开后,姐夫王七峰吹的天花乱坠,却一直没有动静,应该遇到困难了。

叶江川专心修炼,也没有去找他们。

棋盘中的蛮鱼勇士,还是好好的,每天自有水气在海边出现,不会让它饿死。

但是,这一剑就是发不出去。

就在叶江川遇到瓶颈的时候,叶若水突然喊他过去。

这二十天,叶若水公事办完,也出去访友游玩,好不自在,早忘了自己这个傻儿子。

今天回来终于想起来,喊叶江川过去。

“江川啊,我和你说,你四姐四姐夫那事遇到困难了。”

“他们啊,太自大了,忘乎所以。”

“这铁岭城也不是只有他们一个王家!”

“王柔然有个闺蜜赵暮雪,乃是铁岭城城主赵尚明之女,赵暮雪有个未婚夫铁真,是铁家大少爷。

赵家为城主,铁家统管铁岭城军事,当年的林间赵、富翁铁,都是比王家大的大家族。

赵暮雪和铁真,一起出面哀求父母,赵家铁家一起发力,现在要重审王柔然父亲的案子……”

叶江川根本没听,研究最后一击,一步一剑,一击绝杀。

叶若水说了几句,看向叶江川,皱眉说道:

“你是不是在修炼《鹰击长空》?”

叶江川一愣,点头说道:“是的,爹,你咋知道?”

叶若水突然身形一闪,如鹰飞遁,正是鹰击长空,只是和叶江川修炼的《鹰击长空》完全不同。

这是叶家的《鹰击长空》正常传承,和叶江川修炼的修改版,安全了不少,便于修炼,但是天壤之别,日月灯烛一般。

“我也修炼过《鹰击长空》,你遇到什么问题了?”

“爹,我不知道为什么,无法发出一步一剑。”

“无法发出鹰击啊,这个到是正常。

走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到那里你很快能练成《鹰击长空》。”

说完,叶若水带着叶江川离开叶家老宅,喊来一辆牛车,出了铁岭城,一直向东。

足足走出三十里,前方一个水涧出现。

只见两座高耸石山中间一个水涧,这水涧面积不到三里,但是极深。

到此牛车停下,顺着山路,登上一座石山。

叶江川看着这里,莫名的熟悉。

猛然,他想起,自己得到混沌棋盘,看到那白衣少年太乙宗采虚府冰鉴老祖,赐予叶家先祖棋盘,就是在此。

这两个高山?什么高山,这是山岭巨人的尸体所化!

水涧,冰鉴老祖炼化棋盘之处,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水涧。

两人登上山腰,眼前一个石台,十分宽阔,还能往上,但是叶若水没有向上了。

他开口说道:“江川啊,这里叫做凌水涧。

在此涧中有一种游鱼凌水鲤,味道极佳,身上可以出产一种灵材鲤鱼锦鳞,只是凌水鲤位于涧水深处,从来不靠近水面。

凌鹰涧中又是暗流澎湃,错综复杂,无法行船,游泳入水很容易被暗流带入暗河,凌水鲤极难捕抓。

后来,人们想了一个办法,在外域找来一种鱼鹰,叫做白鹭鹰,最是善于入水抓鱼。

你想要修炼《鹰击长空》,就在此地看白鹭鹰入水抓鱼,这就是真正鹰击长空,我们叶家修炼《鹰击长空》都是如此练成的!”

书评(191)

我要评论
  • 小酒,&,别看

    喜子死死的摇头,说道:“小酒,记住了,别看他傻,可千万别作弄他。

  • &变得滑

    小酒若有所思,不过听着喜子嘲笑,看着少年诡异动作,好像不再那么诡异,而是变得滑稽,恐惧感觉莫名消失,小酒也是跟着随着喜子嘲笑了起来。

  • 来找傻&到。

    他找个机会和喜子分开,过来找傻伢子,他不甘心自己被这个傻子吓到。

  • 少爷,&这就是

    其实想一想,也挺可怜的,本来出生叶家,天生少爷,一生享福,不愁吃穿,结果却是傻的,爹不亲娘不爱,这就是命啊!”

  • &只有滑

    没有办法,必须装傻,不然人们看到自己的行为,都会莫名感觉诡异恐惧,只有滑稽傻笑,只有装疯卖傻,他们才不会感觉到异常。

  • 傻,才&自己的

    只有装傻,才能解释自己的异常,才有机会,激活自己的金手指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