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父子两人的交谈下,前方光明越发亮。迅速走到乙木栈道尽头,最后一步,赫然离开了木桥。叶江川感觉全身一震,从一个世界,步入到另外一个世界。在看过去的,脚下了变为青石地面,在叶若水的率领下,疾步往前。前方一个出口,大踏步走出来,登时一股清气迎面而至而至很快走到乙木栈道尽头,最后一步,赫然离开木桥。。...

在父子两人的交谈下,前方光明越来越亮。

很快走到乙木栈道尽头,最后一步,赫然离开木桥。

叶江川感觉全身一震,从一个世界,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。

在看过去,脚下已经变成青石地面,在叶若水的带领下,快步向前。

前方一个出口,大步走出,顿时一股清气迎面而来。

这清气无比的舒服,叶江川忍不住猛吸几口。

这是灵气!

这空气之中,赫然蕴含着灵气,虽然到不了采露池塘捕,可以捕抓灵气的程度,但是这空气之中,绝对有灵气。

叶江川又是猛吸了几口,可惜,这灵气还是稀薄,无法采取,不然那是捡钱一样。

只是这几口,叶江川感觉到一种焦炭煤味,十分刺鼻,忍不住想吐。

叶若水哈哈一笑说道:

“什么感觉?”

“爹,这是什么味道啊?这么刺鼻难闻,本来好好的清气,都被破坏了。”

“这里铁岭城了,此地不是我们白旗乡那种无灵小世界。

此地有灵脉,所以天地之间有灵气。

只是,此地出产各种精铁矿,开采那些矿脉,会产生各种矿渣毒气,导致大气之中带有刺鼻气味。

这也是没有办法,采矿的必然效应,过一会你适应就闻不到了。

除了这气味,还有什么不同感觉?”

叶江川感受了一下,说道:“爹,身子好像重了?

这里水气好像也比我们那里重?”

叶若水点头说道:“对,不是身子重了,是此地重力比我们白旗多半成。

水气也比我们那里足一成。

另外这里没有冬天,只有春秋夏三季,也不会下雪,水永远不会结冰。”

“没事,不久你会适应的,走,跟我走!”

叶江川随着叶若水离开,离开洞口,这里赫然是圆锥石山,上边有着盘山道,在盘山道上遍布一各个的乙木栈道出口,足足有数十个之多。

这些出口,错落排开,自有护卫看守。

从乙木栈道出口走出,顺着盘山道下行,来到山下,有高高围墙和宏伟殿堂。

“江川,这里铁岭城,此地为铁岭城枢纽,通往其他两城四县二十一乡的乙木栈道出入口,大半都在这里。

对了,你看天空!”

叶江川随着叶若水指点,看向天空,只见石山上空,有一个云气漩涡,若隐若现。

“那是比乙木栈道高一级的元石云索,大型飞舟可以通过,由铁岭城快速直达辽远郡!”

叶江川点头,然后叶若水的带领下,来到围墙出口处的殿堂进行登记。

十分麻烦,其中还需要滴血留印。

在此期间,叶秀方三人归来,行色匆匆,和他们只是点点头,没有说什么,进入殿堂的另外一边。

完成登记,走出高墙,顿时前方一个宏伟城市,出现在叶江川眼前。

这城市足足占地十几里,三十丈宽的护城河,玄武岩垒成的城墙,上边刻满了符文禁制,城墙高大雄伟。

城中尽是一排排的巨大青瓦石楼,这些石楼整体呈一个正字的形态排列。

屋顶鳞次排列,异常齐整,街上人来人往,颇为热闹。

叶若水领着叶江川出门,在门外有一排牛车,他登上其中一辆牛车,说道:

“回叶家老宅!”

牛车走起,这是叶家专门在栈道出口的族车,这时候叶江川发现那刺鼻的味道,好像真的闻不到了。

这就是久居鲍市,不闻其臭?

很快牛车拉着两人来到城中一处大庄园处。

这个庄园简直自成一城,有符文护墙,有花园假山,有小桥流水,有亭台楼榭,有碧波清湖,有片片石楼。

在此下车,自有人在门口等待叶若水。

“水爷,回来了?”

“水哥,回来了?”

看起来叶若水在此地位很高啊,叶若水微笑点头,带着叶江川进入叶家老宅。

三转五转,穿越一处处楼阁,来到老宅的最深处,叶家祖祠。

这里通体白玉砌成,碧玉栏杆,嵌空玲珑,哪怕白天,也有百十盏金灯点缀其间,灿如明星,一片空明。

在此已经有四个老人等待,叶若水看向他们行礼说道:

“各位伯伯叔叔,我回来了。

这是我儿叶江川,我带他入族谱!”

其中一个老者,看向叶若水说道:

“小水啊,你确定?

你有十三子女,其中儿子七人,但是可以入叶家族谱者只有嫡亲三人。

你已经入了叶江成,叶江岩两人,入了此子,其他四人,就是无法入族了,只是旁系!”

叶江成是叶家老大,大娘所生,也是大娘唯一的儿子,现在二十一乡之一镇西堡叶家做商铺管事,那是大娘的骄傲,他入族谱到是天经地义。

但是没想到二十五弟叶江岩,竟然也偷摸到过这里,入了族谱。

叶若水点头说道:“七叔,这孩子,有时候是呆了一点,但是不傻。

就是他入我叶家族谱!”

几个老者对视一眼,纷纷点头,说道:“那好!”

他们取出一个竹简开始登陆,其中也是滴血,他们登记为证,十分麻烦。

叶若水说道:“江川,入了族谱之后,你可以接受血脉天赋测查。

也可以去藏经阁选取一门家族传承了!”

七叔摇摇头说道:

“小水啊,家里的天赋镜秤坏了一个部件,已经报修太乙天,需要等待太乙天派人维修,想要测试天赋,得二三个月的时间。

至于家族传承,这个到没什么,已经入了族谱,让他自己去选。”

叶若水一皱眉说道:“那我们父子只能先住在这里了,等天赋镜秤修复。”

“好吧,你的房间一直都在,在旁边给你儿子开一个临时住所就是了。”

“多谢七叔!”

叶若水带着叶江川离开这里,直奔后院一片石楼。

叶江川忍不住问道:“爹,你在主家这么熟悉,好有地位啊!”

叶若水一笑,说道:“你爹可是十七年前,太乙天登天梯,替叶家死过一次,这点待遇还没有那可得了。”

两人来到石楼之前,叶若水自有住处,他喊来一个小厮,带着叶江川,前往他的住处。

“今晚好好休息,明天你自己过去选法,我还有事,不管你了。”

叶江川随着小厮,来到一处石楼,进入其中。

石楼两层,床榻之上铺着绫罗绸缎,茶几杯具应全,地上铺着豪华地毯,一处雍容景色。

这是叶江川从来没有享受过的住所,他忍不住一跃,扑倒大床之上,软软的,暖暖的,好舒服!

书评(111)

我要评论
  • 爹不管&以,他

    爹不管,娘不爱,还是个傻子,所以,他也不必修炼,天天放荡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……”

  • 在地上&不管地

    少年一下子倒在地上,然后在地上大条躺好,也不管地上干净埋汰,突然哈哈大笑。

  • 弄他,&三天。

    两年前,马房的马老七,看他傻作弄他,被他从背后一棒子打的昏迷三天。

  • 叶江川&传唱,

    唱着前世的歌谣,其实被人听到,叶江川也是不怕,在此世界赫然也有此曲,前世的《男儿当自强》在这里叫做《将军令》,每到佳节,社戏之中多有传唱,只是歌词不同。

  • 家族传&追上。

    自己的身体也不争气,体质太差,家族传承的《木叶凝元法》,其他人修炼一年,自己修炼五年也没有追上。

  • 自己,&老子是

    但是没有人可以欺负自己,老子是傻子,惹我就打破你的头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