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十一那场雨之后,不知道为什么,雨就停了,足足四五天也没有下雨。不下雨,就没有新的鱼人出现,无法杀鱼换钱。叶江川千盼万盼,就是不下雨,没有任何办法。这时九月十五,到了秋收的时...

九月十一那场雨之后,不知道为什么,雨就停了,足足四五天也没有下雨。

不下雨,就没有新的鱼人出现,无法杀鱼换钱。叶江川千盼万盼,就是不下雨,没有任何办法。

这时九月十五,到了秋收的时候,离开家里几个月的父亲大人,终于归来。

春耕,秋收,都是大事,他必须回来。

五天时间,叶家人手众多,秋收完毕,在此期间,叶江川享受到了傻子的待遇,秋收也不必下地干活。

秋收结束,本来叶若水继续消失,过年才会回来。

但是这一次,他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一个傻儿子,派兰姐召唤叶江川过去。

叶江川老实过去,这一次是亲娘的院落。

弟弟叶江岩给开的门,但是没有说一句话,还是不搭理亲哥,一脸的冷傲。

叶若水坐在太师椅上,随意看了一眼叶江川,猛然就是站起。

“炼体五重?

换修九个月,就炼体五重了?

真的假的啊?”

他万分不信,走过去伸手触摸叶江川,探查自己的傻儿子。

“好家伙,真的炼体五重?”

叶江川忍不住说道:“父亲大人,我不傻的。”

一旁陈湘云忍不住说道:“五重有什么了不起的,小岩七岁修炼一年时间就是五重。”

“修炼再快,还是不如小岩,傻子就是傻子!”

叶江川看向亲娘,也是说道:“娘亲,我不傻的!”

叶若水说道:“太出乎我的意料了。

这算什么呢?傻人有傻福吧?”

“江川啊,这么多年,我对你有点太无视了。

这样好了,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我说,我都可以答应你!

你想要点什么好吃的?新衣服要不要?你娘这里丫鬟雪白,也成年了,可以生孩子了,你想要可以给你?”

一旁的陈湘云立刻说道:“雪白是小岩的贴身丫鬟,给他留的,你就别乱许愿了。

他已经和我要了一个镔铁枪,这个要求就给小岩吧!”

叶若水没有搭理陈湘云,看向叶江川,说道:“江川啊,你想要什么?”

叶江川想了想说道:“我喜欢听下雨的声音,好多天没有下雨了。

我想下雨,听雨滴声!”

叶若水一个月不过两个灵石,他根本没有什么蕴含灵气之物,什么好吃的,新衣服,不含灵气,叶江川没有任何兴趣,死马当活马医,叶江川就是提出了这么个要求。

这话一说,陈湘云忍不住说道:“下雨……

唉,孩子真是傻的,要求还是给小岩吧!”

叶若水脸色一变,说道:“男人说话,妇道人家,给我闭嘴!”

然后叶若水说道:“在此时此地下雨?我可没有那么大的神通。

不过,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。

我们白旗乡这个小世界,分为一乡六村七屯十八野。

其中十八野中有一处浅水湾,那里气候最是恶劣,完全是雨林气候,没有春冬,时刻下雨,一个月至少下二十多场雨。

我最喜欢那里,几乎一年都在那里,你收拾一下,明天和我一起过去,带你出去浪,在那里让你听雨听到吐!”

叶江川一愣,无比高兴,想不到白旗乡还有这种地方。

他立刻站起说道:“是,父亲大人。”

叶若水说道:“不要喊什么父亲大人,太生疏了,喊爹就行了!”

感情提升,从父亲大人变成了爹!

叶江川一皱眉,喊道:“是,爹!”

“儿啊,去收拾吧。”

叶江川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,不过还是意思一下。

叶若水突然说道:

“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,我不会探查你的秘密的。”

“不过你身上,杀气太重了。”

“这在外域,就好像是火炬一样的耀眼,去河边采一些星蓝草、腐骨根、千金藤,将它们捣碎了,涂抹全身洗澡,就可以掩盖杀气。”

叶江川一愣,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叶若水对自己悄然改变。

不是自己修炼到炼体五重,而是一次次杀鱼人,杀气凝结自身,叶若水经历无数,一眼就是看出来。

被父亲发现秘密,叶江川神色不变,只是回答道:“是,爹!”

说完,他就是离开这里,离开叶家,去河边采取星蓝草、腐骨根、千金藤,这都是普通药材,遍地都是。

看着叶江川离开,叶若水似笑非笑,陈湘云却是目瞪口呆,难以相信。

转了一圈,星蓝草、腐骨根、千金藤采集了一大把,叶江川直接在西河边就是将它们捣碎,涂抹全身,然后入水洗掉。

什么杀气,叶江川根本没有感觉到,洗完也是没有什么感觉,但是也就这样吧。

回到自己住所,兰姐已经在此等待,给叶江川拿来一套崭新的衣袍,外加一双鹿皮靴。

叶若水对叶江川的态度改观,陈湘云看在眼里,想了半天,送来一套新衣服。

叶江川也是没有在意,第二天一早,他穿好新衣服,带好自己的镔铁枪,这才是他最有价值的家当。

早早出去等待,昨天晚上,叶若水又是住在了五姨太那里,大红灯笼高高挂。

想到春桃秋杏,叶江川摇摇头,自己这个老爹,还真是喜新厌旧的大猪蹄子!

他在门外等待,也不骚扰,日上三竿,叶若水才是出现,看了叶江川一眼,说道:

“好,杀气都消失了,不错,不错!”

“跟我走吧!带你出去浪!”

叶江川就是跟在叶若水身后,早就有马匹准备就绪。

“会骑马吗?”

叶江川摇摇头说道:“不会。”

“不会就学,没有什么难的,已经锻筋境界,完全可以压制住这些凡马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叶若水还是给叶江川挑了一匹听话的老马,然后他带着叶江川,离开叶家。

两人离开叶家,在外面赫然有六人骑马等待,有男有女,不是叶家奴婢,都是叶若水的隐藏手下,来自白旗乡乡民。

叶若水也不多说,驾驭马匹就是向着东方前进,叶江川小心驾驭老马,跟在其后。

老马听话,也不暴躁,拉着叶江川一路向东。

就是马匹暴躁,《鱼翔浅底》小成,压制马匹也是轻而易举。

很快走出四十里外,这么多年,这是叶江川第一次离开叶家这么远。

众人小小休息一会,然后继续向前,又是三十里,前方出现一个村落,叶若水带人进入。

村子里也有叶家庄园,虽然没有白旗乡中叶家宏伟辉煌,却也是不差。

进入庄园,自有仆人上前,照顾马匹。

有仆人带着叶江川,来到后院一处小楼,送来吃食,四菜一汤,十分好吃。

吃完之后,就让他在小楼睡觉。

而叶若水在那前院,汇集不少朋友。

篝火、烈酒、烤肉、二胡、高歌、长啸、怒吼,不亦乐乎,折腾到后半夜四更天,才是渐渐平静,开始睡觉。

但是他好像没有想起自己的傻儿子,没有说好的一起浪,就是自己浪!

书评(459)

我要评论
  • “胆似&铁打,

    “胆似铁打,骨如精钢,胸襟百千丈,眼光万里长,我发愤图强……”

  • 一年,&自己修

    自己的身体也不争气,体质太差,家族传承的《木叶凝元法》,其他人修炼一年,自己修炼五年也没有追上。

  • 却发现&意,好

    小酒忍不住身体颤抖起来,他看向喜子,却发现喜子一脸的笑意,好像看什么乐子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