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开心,叶江川压制激动。他拿起来精铁枪,再一次的回归库房,以《鱼翔浅底》规避小厮,将精铁枪带回武库。一切弄完,但是无法被压抑心中的开心,耐心的等待下一次下大雨。而已过了晚上,外面又是就下大雨,哩哩啦啦,雨水并不大,而已下了一刻钟是结束了。叶江川万分忐忑不安他拿起镔铁枪,再一次的回归库房,以《鱼翔浅底》避开小厮,将镔铁枪送回武库。。...

心中高兴,叶江川强压兴奋。

他拿起镔铁枪,再一次的回归库房,以《鱼翔浅底》避开小厮,将镔铁枪送回武库。

一切完事,还是难以压抑心中的高兴,等待下一次下雨。

只是过了一天,外面又是开始下雨,哩哩啦啦,雨水不大,只是下了一刻钟就是结束。

叶江川万分忐忑,雨这么小不知道会不会有鱼人出现。

等到雨停,他小心查看,果然发现棋盘之中,又是多了一个鱼人。

这鱼人比起上一个蓝色鱼人,完全不同,全身绿色,更苗条,更灵活。

虽然都是鱼人,但是完全不是一个族类。

叶江川默默感觉,很快追本溯源就是有感应出现。

“荡族鱼人,牧鱼者,重八十五斤,身上有鳞,具有防御力,感官敏锐,善于掌控无智鱼群……”

果然不同,上一次的鱼人是寇族鱼人,这个是荡族鱼人,上一个是种植海藻海带的,类似人族的农民。

这个是牧鱼者,专门养鱼的鱼人,类似人族的牧民。

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,到了这里,叶江川必杀。

不过这一次,他没有再去借取镔铁枪,而是去找自己的母亲。

看到叶江川到此,母亲很是惊讶,问道:

“儿啊,你找娘干什么?”

叶江川拿出那把绣剑说道:“不中用,我要换把镔铁枪!”

陈湘云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好,换就换。”

突然,她想到了什么,说道:

“那个,儿啊,你四姐最近几次给你捎来一点东西,不是什么好东西,对你也没有什么用。

既然你要换镔铁枪,你四姐给你的东西,就都给你弟弟,你看行吗?”

叶江川点点头,说道:“行!”

看来四姐给自己送过来的几次礼物都被母亲扣留,既然已经扣了,肯定要不回来了。

“不过,要给我加菜加饭,我饿!”

陈湘云十分高兴,说道:“好,东西归我,你可同意了,来来来,签个字。

以后你四姐找我,你可得承认啊。

加菜加饭吗?好,再给你加一个人份的,反正也是族里的,应该够了吧?”

“好!”

陈湘云就派兰姐带路,带着叶江川来到仓库,登记,取物,那把镔铁枪属于叶江川了。

回到住所,晚上饭菜送来,果然加了份,相当于三个人的饭量,叶江川大吃一顿,将将吃饱。

吃饱之后,傍晚时分,叶江川握紧镔铁枪,一声喝道:“入!”

顿时,他又一次来到棋盘世界渔海叶之中!

鱼人看到叶江川,却没有高喊什么人肉,而是小心面对,根本没有疯狂攻击。

虽然只是牧鱼者,但是这是一个久经战斗的鱼人!

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手持镔铁枪,缓步向前。

猛然那鱼人冲来,也不呼喊,就是猛扑,叶江川脚步一动,鱼翔浅底避开它的一击。

但是那鱼人丝毫不懈,身体连动,扑,撕,咬,窜,连绵不绝,攻向叶江川。

叶江川连续移动,跳跃,翻转,躲躲躲,一口气避开鱼人几十次的攻击。

这个鱼人身经百战,十分有战斗经验。

但是几十次攻击之后,终于鱼人力竭,只是一弱,叶江川就是一蹬一扭,来到他身前,猛地一刺。

铁枪从鱼人左眼,透眼而入,直接入脑,足足又是插入一尺半。

叶江川立刻松手后退,鱼人临死前还想扑他,但是噗通一声倒下,开始全身抽搐,再也起不来。

灭杀鱼人,干净利索。

叶江川大口喘气,心中却是说不出的兴奋。

默默等待,鱼人不再抽搐,死亡。

叶江川抓住鱼人,顿时带出棋盘,带入现实世界。

不过在此现实世界也没有久等,立刻带入酒馆之中。

范德彪又是看向叶江川,问道:

“这鱼肉,你卖不卖?”

“卖!卖!”

又是两个金精钱入手,多出的灵气也是凑够了一个金精钱,叶江川现在已经有了六个金精钱,七格灵气。

看着金精钱,看向奇迹卡牌,叶江川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笑着,笑着,差点哭了,高兴!

如此这般,只要现实下雨,在棋盘之中,必然多一只鱼人。

不是寇族鱼人海植者,就是荡族鱼人牧鱼者,都可以卖上两个金精钱。

到灭杀第五个鱼人的时候,战斗结束,回归现实世界,叶江川就是感觉全身一震,真气暴发。

从四月下旬,到现在九月上旬,叶江川苦苦修炼,多次大战,终于真气圆满,炼肉完成。

真元自动运转,一口气破了九关,重新完成一次融合进化。

在此过程之中,自然洗礼,叶江川全身经脉筋络,自动强化,坚韧变强!

叶江川感觉自己体质又一次的变强,皮肤如冰,肌肉如铁,筋脉如钢,精气神都是提升。

身高长高了一寸,至此晋升炼体第五重锻筋。

境界提升,实力更强,灭杀第六个鱼人的时候,更是轻松。

但是,九月十一那场雨后,第八个鱼人,和前边的鱼人都是不同。

这个鱼人更是小巧,身上色彩赫然变化不定,手中不再是赤手空拳,持有一把骨刀。

好像是鲸鱼脊柱鱼骨打磨而成的骨刀,不次于铁器的锋利。

追本溯源之下,新的鱼人感应清晰。

“沫族鱼人,鱼人斥候,善于侦查,潜遁,身体具有变色神通,精通鱼人潜流刀法,重六十五斤,身上有鳞,具有防御力,拥有命器巨鲸骨刀,行动无声,动作灵敏,视觉听觉味觉强大…”

叶江川咬咬牙,足足观察一天,这才进入棋盘之中。

这个鱼人斥候,看到叶江川,立刻变色隐身消失。

但是他在棋盘之中,所谓的隐身没有一点用处,叶江川完全知道它的位置。

叶江川装作不知道的样子,仔细寻找,在鱼人斥候准备暴起袭击他的瞬间,猛然一跃,侵入到鱼人身前,就是一枪。

顿时一枪入脑致命,什么潜流刀法,毫无用途,刺杀鱼人斥候。

鱼人斥候尸体取出,鲸鱼骨刀很快就是腐朽粉碎,很是奇异,好像是命器,鱼死刀碎。

不过这个鱼人斥候,却足足卖了三个金精钱,比起其他的鱼人都是昂贵。

至此叶江川的金精钱已经达到十九个,再杀一个鱼人,可以超过二十金精钱,真是高兴。

叶江川高兴不已,但是这也是敲响警钟,棋盘渔海叶中的鱼人在渐渐变强。

鱼人乃是不次于人族的一个大种族,可以说各种鱼人,千变万化。

而且其中也有强大者,如此捕杀下去,迟早遇到狠角色,自己先做准备了。

书评(165)

我要评论
  • &,面目

    少年,大约十三四岁年纪,身体纤瘦,皮肤白皙,面目清秀。

  • “他爹&一年都

    “他爹三房老爷叶若水,有名的不管事,五个妻妾,十多个儿女,和这个儿子怕是一年都不会说上十句话。

  • &有人可

    但是没有人可以欺负自己,老子是傻子,惹我就打破你的头!

  • 弄他,&被他从

    两年前,马房的马老七,看他傻作弄他,被他从背后一棒子打的昏迷三天。

  • 打破就&任何责

    另外,他是傻的,打晕就打晕了,打破就打破了,不担任何责任,没有办法,从此再也没有人敢作弄他了。”

  • 爷头都&。

    大房家三少爷他们作弄他,被他追着打,一个人打了一群人,将三少爷头都打破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