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江川长出口气,被强迫自己,不急不躁,稳稳当当。忍住,苟住,控制住,接着一击必杀!这个世界,是这么残酷无情,这鱼人要杀了,夺回自己的鱼获。但是却不急,要万全!叶江川仔细查询这个鱼人。“寇族鱼人,海植者,重两百二十六斤,身上有鳞,具有独特防御力,忍住,苟住,稳住,然后一击必杀!。...

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强迫自己,不急不躁,稳稳当当。

忍住,苟住,稳住,然后一击必杀!

这个世界,就是这么残酷,这鱼人必须杀掉,夺取自己的鱼获。

可是却不急,必须万全!

叶江川仔细查看这个鱼人。

“寇族鱼人,海植者,重一百二十七斤,身上有鳞,具有防御力,双手有力,腿脚灵敏……”

实力提升,追本溯源也可以探查生灵,没有问题!

叶江川追本溯源一点点的分析对方,默默研究,以踢死水鬼的蹬踏腿法,根本无法踢死这个鱼人。

身手好,不如家伙妙!

可是自己家里锈剑肯定不行,他豁然而起,前往三房库房。

这一次叶江川没有惊动看守库房的小厮,《鱼翔浅底》悄然入内,偷偷的进入到仓库最里面武库。

所谓武库,里面放着叶家三房储备的各种武器,以备战斗之需。

武库外面有铁栅栏,不可轻易入内。

不过叶江川顺着铁栅栏的缝隙,轻轻一动,《鱼翔浅底》的扭字,身体一扭,如同变形,好像流水,瞬间进入。

如同游鱼一般,就是进入武库。

进入武库,叶江川开始挑选其中武器,自己锈剑肯定不行。

说是武库,其实也没有多少兵器,也就三十多件,有刀,有剑,有枪,有盾,还有三根狼牙棒,最后叶江川选择了一把镔铁枪。

枪长四尺,枪头,枪身,都是镔铁打造,枪尖十分锋利,枪身采取秘法打造,轻轻一抖韧性十足。

武库之中,镔铁枪保养的很好,拿在手里,立刻胆气暴涨,叶江川点点头,就是它了!

顺着栏杆送出铁枪,叶江川也是离开,悄然不惊动小厮,带着铁枪,回归住所。

回到住所,稳定自身,一切顺畅,叶江川右手抓着镔铁枪,看向左手的棋盘渔海叶。

“进入!”

叶江川下达命令,瞬间一闪,自己就是眼前一黑,空间变化。

在看过去,自己处于一片沙滩之上,一边无尽大海,波涛翻滚,一边高山峻岭,巍峨庄严。

自己这是进入棋盘渔海叶中了?

抬头看去,两丈开外,鱼人也是惊讶的看着自己。

如此距离,对视过去,鱼人一切看得清清楚楚,可和外面观看,完全不同。

近距离观看,这鱼人凶的很,手脚之上,肌肉满满,鳞片坚韧,十指雪亮,指甲锋利如刀,那血盆大口,獠牙狰狞,十分凶恶。

鱼人看到叶江川,也是无比惊讶,然后猛然喊道:

“哇呜,哇呜,哈拉扫,弄弄哈拉扫!”

好像无比的激动和高兴,就是向着叶江川冲来。

血盆大口,大大张开,双手就是疯狂撕扯。

面对鱼人,叶江川脚步一动,就是飘然后退,避开鱼人的攻击。

追本溯源之下,叶江川渐渐听懂了对方在喊什么!

“人肉,人肉,好吃的人肉……”

这狗东西,竟然吃过人肉,而且喜欢吃人,所以看到叶江川十分兴奋。

杀意顿起。

鱼人猛冲过来,速度很快,向着叶江川就是一扑。

叶江川脚步一动,《鱼翔浅底》的移,就是轻松避开鱼人的一扑。

鱼人扑空,但是立刻调转方向,双手疯狂的抡起,十指锋利,抓向叶江川,将他身前身后所有空位都是遮蔽。

叶江川又是一动,《鱼翔浅底》的转,又是躲开鱼人的攻击。

两次落空,鱼人好像有些惊讶,猛地张开大嘴,向着叶江川就是一扑,撕咬下来。

叶江川又是一动,《鱼翔浅底》的动,再一次的避开鱼人的攻击。

《鱼翔浅底》小成,风行水上,云出岫中,鸟翔蓝天,鱼游碧水,无间有间。

鱼人的攻击,叶江川都是轻易避开。

鱼人三次攻击都是不中,他好像十分愤怒,口中喊着:“哈拉扫,哈拉扫……”

又要攻击,猛然叶江川动了。

他向前就是一踏,《鱼翔浅底》的踏,瞬间冲到鱼人身前。

鱼人双手一划拉,叶江川身形一扭,就是避开,然后直面鱼人的硕大鱼头。

手中镔铁枪猛然刺出,双手抓住,死死刺出。

直奔鱼人的左眼。

噗呲一声,就是刺入,然后叶江川双手发力,入眼,破眼,入脑,透脑!

四尺的镔铁枪,足足刺入鱼脑一尺半,差点在另外一边透出。

叶江川立刻松手,《鱼翔浅底》的跃,后退,避开鱼人临死前的疯狂。

但是鱼人根本没有什么疯狂,铁枪入脑,直接刺死。

它一下子倒在地上,手脚颤抖,很快就是寂寂无声,死了!

叶江川一直没有上前,围绕鱼人四周移动,默默的等待他的死亡。

无比的冷静,残忍,一枪刺杀!

很快鱼人不再颤抖,猛然叶江川有一个感觉,这鱼人属于自己了,可以取出棋盘。

鱼获得到。

叶江川狂笑。

瞬间一闪,叶江川回归现实自己的小屋之中。

全身一点血迹都没有,这一枪无比的冷静,凶残,滴血不沾。

想了想,他一伸手,一只鱼人的尸体,顿时出现屋子之中。

被杀的鱼人尸体可以取出,这就是他的鱼获。

尸体出现,鲜血在眼中流出,鱼腥味十足,叶江川摇摇头,试着看看能不能送入酒馆。

这鱼人尸体含有灵气,应该可以带入酒馆。

顿时鱼人尸体消失,除了鱼腥气之外,好像它从来没有存在过。

带着鱼人尸体进入酒馆,叶江川还没有反应过来,范德彪一样的酒馆酒保,突然看向叶江川,问道:

“这鱼肉,你卖不卖?”

叶江川万分惊讶,头一次酒保说话了?

他立刻回答道:“卖,卖!”

顿时鱼人消失,吧台之上,原本的金精钱,一下子从一,变了三,灵气也是增加三格。

一个鱼人,叶江川卖了两个金精钱外加三格灵气!

叶江川无比的狂喜,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了。

两个金精钱啊,相当于两个灵石,顶自己老爹一个月的俸禄,够三房一百多口人活一个月的。

这样下去,下雨带来鱼人,自己杀了卖钱,下一张奇迹卡牌,不是梦想。

人生,希望又是多了一些,不再是那么乌黑乌黑,喘不过来气,终于又有了一丝亮光,高兴!

书评(116)

我要评论
  • 他傻作&棒子打

    两年前,马房的马老七,看他傻作弄他,被他从背后一棒子打的昏迷三天。

  • ,其他&也没有

    自己的身体也不争气,体质太差,家族传承的《木叶凝元法》,其他人修炼一年,自己修炼五年也没有追上。

  • 们才不&到异常

    没有办法,必须装傻,不然人们看到自己的行为,都会莫名感觉诡异恐惧,只有滑稽傻笑,只有装疯卖傻,他们才不会感觉到异常。

  • &喜子哥

    喜子哥悠悠的回答道:“是啊,最开始的时候,我看到他也怕,后来发现他是傻的,我就不怕了。

  • 个少年&,他口

    池塘边的是一个少年,大热天的转来转去,不时摆出奇怪动作,他口中不住的叨咕着:

  • &拼命的

    跌落池塘,一身泥泞,小酒拼命的挣扎,幸好水不深,很快上岸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