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心,是行动。叶江川又一次的出门时,前去北面砂山。这一次他但是取了背筐和铁锹,省得其他人可以看出极其。回到砂山,叶江川将棋盘放入背筐之中,接着铁锹挖砂,选沙。说的是明澈砂砾,要挑选出。明澈砂砾放入背筐之中,立马就被棋盘被吸收,如此这般,叶江川挑了叶江川又一次的出门,前往北面砂山。。...

心动,就是行动。

叶江川又一次的出门,前往北面砂山。

这一次他还是取了背筐和铁锹,免得其他人看出异常。

来到砂山,叶江川将棋盘放入背筐之中,然后铁锹挖沙,选沙。

说的是明净砂砾,必须挑选。

明净砂砾倒入背筐之中,立刻就被棋盘吸收,如此这般,叶江川挑了一天的砂砾,棋盘全部吸收,也没有什么变化。

不过好像自己慢慢恢复一些,不再损毁那么严重。

叶江川收起棋盘,将背筐之中装了一些明净砂砾,免得引起他人注意,回归住所。

第二天继续,天天如此,叶江川不露任何马脚,悄悄补充,天天苦挖。

如此,到了八月初三,终于棋盘不再吸收砂砾,猛然一闪,一道灵光飞出,注入到叶江川的脑中。

一瞬间,叶江川神魂离体,恍惚之中,好像自己来到一处修罗场中。

到处都是鲜血,整个世界如同血海一样。

在这血海之中,有五个修士,跪在那里,万分兴奋。

他们跪在那里久久不动,这时候叶江川才看清四周好像如同山川一样的存在,赫然是无数巨人尸体,堆积如山。

三千七百年前,太乙宗采虚府冰鉴老祖,灭山岭巨人开界铁岭城!

那这五个人,就是宫、赵、王、铁、叶,其中一个就是自己的祖先了?

还真是,有一人几乎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,这应该就是自己家的老祖宗了!

就在这时,虚空之中,有人出现。

赫然是一个白衣少年,翩翩如仙,九天落下。

看他落下,五人一起欢呼!

“拜见冰鉴老祖!”

冰鉴老祖看向跪着的五人,缓缓开口说道:

“不错,做的不错,灭了山岭一脉,开辟我人族地界。”

“此地,精铁矿众多,山峦起伏,就叫做铁岭界吧!

你们五个,出了大力,族人死伤无数,此界就赐予你们五个镇守。”

五人一起跪拜,喊道:“多谢老祖,多谢老祖!”

看着模样,什么弟子,这宫、赵、王、铁、叶五位基本上就是冰鉴老祖的仆人手下,自己吹牛,冒充冰鉴老祖的弟子,忽悠后辈,脸上贴金。

冰鉴老祖缓缓说道:“你们五人,家底太薄,怕是守不住此界。

这样吧,我帮帮你们!”

说完,他一挥手,地面之上,无数的砂砾从血海中飞起,在虚空之中,凝结成五个棋盘。

冰鉴老祖在这棋盘之上,每一个随便画了三横三竖。

别看他轻轻一划,棋盘悄然变化,有开天辟地之能,好像一个个奇异世界,在那棋盘之中诞生。

叶江川这一刻,完全的惊呆,他完全的沉浸在老祖的随意一划之中。

老祖画完,说道:“赐予你们,一人一个,农林牧副渔,各有资源,算作你们的家族底蕴,自己来选!”

然后老祖向着天空看去,好像可以看到叶江川一样,微微一笑,顿时画面消失。

轰,叶江川回归现实。

他站在那里久久不动,足足一个时辰,猛然他好像清醒过来。

拿起那个棋盘,按照记忆,学着老祖,顺着棋盘赫然在棋盘之上,也是画了三横三竖。

这画完之后,棋盘一闪,好像活了一样,彻底恢复,完好如初。

然后化作一道流光,落到了叶江川的左手之上,消失不见。

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默默感受,可以感觉到混沌棋盘渔海叶,他一拉,流光出现,棋盘自动出现在他手上。

然后他一收,棋盘化作流光,注入他的左手之中。

至此,收纳自如!

但是叶江川怎么感受,也没有所谓的鱼获。

只是这个棋盘可以收放自如而已。

叶江川却一点不急,祖先流传下来的宝物必然有其价值,迟早自己会知道如何收取鱼获的。

至此,池塘被自己收入混沌棋盘,再也不会产生灵气,有些可惜。

从此再也不必蹲池塘了,再见!

收取棋盘之后,转眼就是过去三天,这三天无论叶江川如何研究,滴血,浇水,铺沙,棋盘没有任何变化,所谓鱼获根本没有。

没有办法,继续等待,叶江川还是不急不躁。

终于这一天,八月初七,中午时分,天阴如墨,然后开始下雨,足足下了一天,后半夜这雨才是晴了。

八月,下雨正常,这些天不下,才是反常。

雨停,叶江川也没有在意,呼呼睡觉,小屋虽小,但是可避风雨,叶江川很是满足。

等到第二天起来,洗漱一番,青盐漱口,猛地叶江川一愣。

他感觉到了,左手的混沌棋盘渔海叶之中,赫然有鱼获了。

这种感觉很是玄奇,你就是能感应到鱼获的存在。

叶江川感觉到混沌棋盘渔海叶,这时候道棋化作一个小型空间。

这个空间大约有三丈方圆,一边是无尽大海,一边是高耸山峦,中间是一个沙滩。

这沙滩之上,无比空旷,平平整整,除了沙子,没有其他事物,只是在此有一个鱼人!

对,鱼人,不是那种美人鱼,而是真正的鱼人!

人身鱼头,皮肤发蓝,完全就是硕大的鱼头,占据一半的身高。

一个血盆大口,两只拳头大小的眼睛,和正常人一般高矮,身上有鳞,有手有脚,手臂双腿带有鱼鳍,手指双脚长着蹼。

叶家族人年满十八岁,或者炼体七重,就要离开白旗乡,到外域参军,很多时候敌人就是这些鱼人。

叶江川就是感受着这个鱼人,忍不住使出追本溯源。

渐渐的感应传来。

这鱼人乃是不知名世界的寇族鱼人,为海植者,专门种植海藻海带,如同人族的农夫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昨天海面一场大雨,就是来到这里,困住此地。

大海,山川都是假的,只有沙滩不大的地方,可以惜身,它被困在这里,已经懵逼。

顿时叶江川明白所谓的混沌棋盘渔海叶,昨天晚上大雨,借此大雨,它将不知名世界鱼人席卷到此。

这就是混沌棋盘渔海叶的鱼获,好像鱼竿钓鱼一样。

鱼已经钓上来了,能不能抓住,剩下的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

混沌棋盘渔海叶每次下雨,会引来一个鱼人,在此棋盘之中,只要不杀,可以存着三个月,有水气供养,不死不饿。

在此期间,有这个鱼人存在,外面再下雨,棋盘之中不会再增加其他鱼人。

其实渔海叶是一个家族最好的基石,杀鱼可以用来训练弟子战斗,鱼肉可以增强弟子实力。

叶江川得杀了这个鱼人,然后才可以将它的尸体带出混沌棋盘渔海叶,成为自己的战利品,新鲜鱼获。

如果杀不死,此地有灵气滋润,鱼人不死不弱。

在此三个月后,就会自动消失,不知去向。

是送回大海原地,还是被棋盘吃了,谁也不知道。

这就好像钓上来的鱼,脱钩跑了。

至此鱼获在眼前,但是能不能得到,就看叶江川自己的本事了!

书评(333)

我要评论
  • ,马房&被他从

    两年前,马房的马老七,看他傻作弄他,被他从背后一棒子打的昏迷三天。

  • ,小酒&下。

    想到方才自己的恐惧,小酒有些恼羞成怒,想要报复一下。

  • 一个世&什么就

    明明看的眼前池塘,却好像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世界,小酒远远看了几眼,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全身发麻,直起鸡皮疙瘩,不敢在看了。

  • 也挺可&生叶家

    其实想一想,也挺可怜的,本来出生叶家,天生少爷,一生享福,不愁吃穿,结果却是傻的,爹不亲娘不爱,这就是命啊!”

  • 一个人&群人,

    大房家三少爷他们作弄他,被他追着打,一个人打了一群人,将三少爷头都打破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