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江川走出来叶家,脚步一闪,速度进一步扩大加快,迅速回到河边。到了河边,叶江川悠闲自在,他有一个觉得《鱼翔浅底》有间无隙的修练,能达到了瓶颈。不论这些天怎么修练,是不能够再进一步扩大,明显觉得到关隘。虽然只要你突破关隘,立马练成《鱼翔浅底》。昨天懒懒散散一些,也没到了河边,叶江川悠闲自在,他有一个感觉《鱼翔浅底》有间无间的修炼,达到了瓶颈。。...

叶江川走出叶家,脚步一闪,速度加快,很快来到河边。

到了河边,叶江川悠闲自在,他有一个感觉《鱼翔浅底》有间无间的修炼,达到了瓶颈。

无论这些天怎么修炼,也是不能再进一步,明显感觉到关隘。

但是只要突破关隘,立刻练成《鱼翔浅底》。

今天懒散一些,没有急于下水,这些天水中游鱼被他吃的差不多了,很难抓到,他心想如果不行,换条河流试一试。

突然叶江川表情呆傻起来,口中不住的念叨:“十二,十二,十二……”

这是他的自我保护,装傻充愣。

因为他感觉到有人靠近,这人可不是叶若宁那种善意,而是远远隐约感到一种恶意。

岸边突然出现一个人影,半老徐娘,身材匀称,上身为开襟华服,湖水绿的丝衣错缕小褂,缀有同色飘带,下为白色的绫罗金丝裙。

她遥遥看着叶江川,然后快步走过来,动作不紧不慢。

直奔叶江川而来,叶江川看向她,问道:“大房二娘?”

他不由皱眉,这大房二娘是被自己打破头老三的亲娘。

以前老三仗着个子大,修为高,没事欺负自己。

那天自己暴怒,完全疯了一样,忘乎所以,拼了老命,在人群之中追着他打。

以死相逼,最后将他脑袋打破,至此打出威名,再也没有人敢欺负自己。

不过老三听老爹说年前已经死在了外面,因为过年太晦气,尸体也没有找到,大房都没有发丧,随便处理了。

大房二娘没有回应叶江川,她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他,满脸都是恨意,咬牙切齿,如同恶鬼。

“你这个傻子,为什么你不去死?

为什么你不替好人死了,为什么你还活着?凭什么你还活着!”

她突然愤怒的大叫起来,其实说是怒骂叶江川,不如说是发泄心中愤怒。

叶江川皱眉,又是问道:“大房二娘?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对方还是不回答,也不想回答,只是咬牙说道:

“都是你这个傻子,傻子,打了小三!

至此,这事成为小三的耻辱,一辈子耻辱。

在外行军,同伴都是嘲笑他,一个被傻子打破头的废物,为了洗刷耻辱,他一次次的拼命战斗,斩杀那些畜生,结果,结果……”

她完全倾诉自己心中的痛苦,根本无视叶江川。

“他冲入畜生巢穴太深,尸首都没有找回来,被那帮畜生吃了,连个尸首都没有!

我那可怜的孩子啊!”

然后她又是暴怒骂道:

“你们叶家没有一个好东西。

当初老爷怕叶若水这个短命鬼,愣是把事情压下去,没有好好的收拾你,替小三出了这口气,不然绝不会如此!

小三死了,老爷愣说什么过年不吉利,连丧都没有给发,这个老废物,我也是看透他了,没用的老东西。

我的苦命的儿啊,娘对不起你。”

说着,说着,大房二娘竟然哭了起来,但是叶江川却忍不住后退一步,今天这事怕是不能善了!

哭了两声,大房二娘突然笑了。

“你这个傻子,不是玩沙子,就是玩水,为什么你活的好好的?连水鬼都不抓你?

不过也好,不在宅子里蹲池塘,人多眼杂,这外面就我们两个,也好,也好!”

说到这里,她面露凶光,步步逼近叶江川。

“你死在外面,就是玩水遇到了水鬼,淹死的。

你个傻子,死了就死了吧,不会有人在意的!

替好人死了吧,替我家小三偿命吧!”

说完,她猛地就是出手,一手似拳似掌,拍向叶江川。

叶江川忍不住抬起铁锹就是一挡。

那手如电,轻轻一拍铁锹。

咔嚓一声,铁锹变形,一击就破,锹把子立刻块块粉碎,巨力传递下来,叶江川感觉胸头一疼,顿时不住后退。

“捕鲸手!”

他忍不住叫到!

这是叶家传承之一,基本拳掌的进阶功法。

大房二娘冷笑,说道:“到是识货。傻子,让我一掌拍死你吧,你活着也是累,替好人死了吧,早死早托生!”

说完,她又是一手拍来,轻飘飘,但是却蕴含无尽力量。

这捕鲸手速度极快,马上要拍中叶江川的前胸,但是叶江川身形好像被人在背后一拉,无形后退,立刻躲开这可怕一掌。

正是《鱼翔浅底》的退。

大房二娘一皱眉说道:“跑什么?我是帮你啊,送你投胎,你这么傻,活着有什么意思?”

叶江川冷笑,又是一动,《鱼翔浅底》的移,就是跳入柳河之中。

“大房二娘,其实我不傻的,你的小三才是真正的傻子。”

“只有傻子,才会被我打破头!”

入水,叶江川如鱼得水,快速向深水处游去。

大房二娘冷笑,也是一跃入水,不过她双脚踏水,膝盖之上立在水面上。

“傻子,你以为我不会水吗?

来,让老娘拍死你,不疼的,早死早托生!”

大房二娘已经有些疯癫,看来儿子的死,真的刺激到她。

叶江川快速遁逃,大房二娘踏水追了过来,很快来到深水处,足足有两丈水深。

在此过程之中,大房二娘猛然一窜,又是一掌。

叶江川一躲,在此水中,他如同游鱼一样,这一掌立刻落空,激起巨浪,差一点打中叶江川。

大房二娘一咬牙,又是一掌拍出。

叶江川身形一扭,《鱼翔浅底》的扭,差之毫厘,没有打中叶江川,激起巨浪,又是落空。

这一掌都已经刮到了叶江川的衣服,差那么一点点,大房二娘万分不甘,又是出手。

叶江川在此水中,借助《鱼翔浅底》的蹬、踏、移、动、跳、跃、翻、转、踩、滚、扭、借、拔!

和大房二娘过招,两人在此打斗起来,大房二娘一掌掌的打出,但是总是差了一点,打中叶江川。

在此过程中,叶江川一下都没有还手,却不远走,只是躲避。

差一点,差一点,差一点!

大房二娘无比的愤怒,又是猛出一掌,但是还是差一点。

“可恨,可恨,再来,再来!”

一掌又一掌!

这一掌打出,她突然感到全身一软,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《捕鲸手》威力强大,但是每一击,都需要倾尽全力,全身力气,爆发一击。

这半天大房二娘已经打出了二十多掌,总是差一点的愤怒之下,让她疯狂的出手,这一掌打出,终于力尽。

她立刻发现不好,要踏水上岸。

但是刚要离开,叶江川也是踏水,《鱼翔浅底》的踏,立在水面之上,堵在她前边,微笑的看着他。

笑容贱贱的!

这距离只要轻轻一击,就能打中他,替儿子报仇。

大房二娘也可以不管他,自己挣扎上岸。

选择在前!

“二娘,我不傻的,我会好好的活着,替三哥活着,活出一个人样的!”

这叫什么屁话,大房二娘想都不想,立刻做了选择,忍不住又是爆发一击,但是叶江川瞬间一退,根本打不着。

这时大房二娘才发现,自己上当了!

但是晚了,一掌爆发之后,大房二娘彻底力竭,猛然双腿一抽,竟然一起抽筋。

一下子大房二娘落到水中,在想踏水游泳,却发现全身没有一点力气,游都游不动了。

叶江川踏水看着她,每一击他都是游走在生死边缘,故意恰到好处的避开,却不远走,引诱对方一次次攻击。

生死皆在一线,但是叶江川就是如此,搏命!

大房二娘也是战斗经验极少,根本不知道留手,每一掌全力爆发,终于力竭。

她双腿抽筋,全身乏力,甚至都没有力气游泳,只能拼命挣扎,忍不住呼喊:“救命,救……”

叶江川踏水而行,围在她的四周,摇头说道:“没有人会救你,三哥,在那边等着你呢。

二娘,您去吧,别让三哥久等了,一路走好!”

这里河水足足两丈多深,力量耗尽的大房二娘听到这话,好像一愣,却笑了。

她不再呼喊,挣扎了几下,沉入水中,开始喝水。

但是最后时刻,死亡恐惧之前,她又一次的看向叶江川,满眼都是求救的目光。

叶江川面色冰冷,只是死死的盯着她,看着她去死。

很快,二娘全身一颤,不再挣扎,开始大口的咕嘟嘟灌水,然后彻底沉入水中,活活淹死。

叶江川至始至终,碰都没有碰她一下,没有任何反击。

大房二娘完全自己淹死自己,咎由自取,如果暴打叶江川的时候,收一点力气,留一点力量,她也不会淹死这里。

在她不行的时候,叶江川也没有救她,看着她一点点的淹死!

冰冷,无情!

但是,没有办法,救了她,搞不好她会抱着自己一起淹死!

叶江川可不是圣母,也不会做那救蛇的农夫。

她若杀我,我必杀她!

看着沉入水中,一动不动的二娘,猛然叶江川好像领悟了什么。

“十三,十三,十三……”

如此冰冷无情,坚决果断,好像得到了遥远虚空的空魔赞许,横空伟力大量注入,叶江川也是全身一颤。

修炼之前似有似无的瓶颈粉碎,《鱼翔浅底》浑然天成。

至此风行水上,云出岫中,鸟翔蓝天,鱼游碧水,无间有间,天地自然!

书评(436)

我要评论
  • 受待见&喜欢自

    娘亲也不爱自己,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自己太呆傻了,哪怕好了,身体也是虚弱,不受待见,她只喜欢自己的弟弟,对自己没有一点关心和爱护。

  • 社戏之&传唱,

    唱着前世的歌谣,其实被人听到,叶江川也是不怕,在此世界赫然也有此曲,前世的《男儿当自强》在这里叫做《将军令》,每到佳节,社戏之中多有传唱,只是歌词不同。

  • 喜子,&喜子一

    小酒忍不住身体颤抖起来,他看向喜子,却发现喜子一脸的笑意,好像看什么乐子。

  • 常,不&个世界

    终于的熬到了八岁,身魂完全融合,终于身体正常,不傻了,自己却发现这个世界好难啊!

  • 这么热&么?”

    “喜子哥?那是谁家的小厮啊,傻的吗?这么热的天,在池塘边做什么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