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船,回去,躺了一夜,第二天完美的复活,身体杠杠的,吃嘛嘛香,再次修练。而已吃饭时的时候,婢女兰姐送去的菜饭,叶江川感觉有点儿还不够吃。自己的饭量像是又变大了!吃不饱,这可难受啊,叶江川对送饭的兰姐地说:“再给我加一点饭菜吧,还不够吃,我饿!”兰姐皱皱眉头只是吃饭的时候,婢女兰姐送来的菜饭,叶江川感觉有点不够吃。。...

上岸,回家,躺了一夜,第二天完美复活,身体杠杠的,吃嘛嘛香,继续修炼。

只是吃饭的时候,婢女兰姐送来的菜饭,叶江川感觉有点不够吃。

自己的饭量好像又变大了!

吃不饱,这可难受,叶江川对送饭的兰姐说道:

“再给我加点饭菜吧,不够吃,我饿!”

兰姐皱皱眉,已经是两个人的饭量了,足足比族人加了一倍的饭菜了,但是她没有说什么。

叶江川又去河边修炼,走的时候,取来背筐铁锹,去的还是柳河水湾。

追本溯源选择修炼之处,千挑百选最后选择了那里,而且那里还有水鬼潜伏,此地必然不凡,适合自己。

在岸边将衣服和背筐铁锹都藏好,别被人偷了,然后入水。

入水修炼之后,立刻感觉到不同。

那天地伟力,在九天虚空之外,缓缓落下,在此伟力之下,叶江川发现冰冷的河水,也不冷了。

修炼来,修炼去,叶江川突破全身莫名一震,自己好像精通水性。

他离开浅水处,进入深水地。

水深过两丈,完全淹没叶江川,但是在此,他还是十分舒服,如鱼得水。

什么潜泳,什么踏水,什么蛙泳,什么仰泳,信手拈来。

不会游泳,但是到此,水性自通,在水里如同游鱼,来去自如。

甚至都不用特意水面换气,完全可以水中换气,真是自在。

如此修炼一个多时辰,也是累了,离开河水。

在离开的时候,叶江川一愣,发现水中不远处,一个鱼影游过,是一条大鱼。

叶江川就是轻轻一跃,在水中追赶游鱼,那鱼好像反应很慢,立刻被叶江川追上,伸手一抓,死死抓住。

鱼在水中,十分油滑,开始挣扎,力量也很大,但是被叶江川抓的死死的,根本无法逃走。

叶江川离开河水,来到岸上,这鱼足足有一尺长是条鲤鱼,还在活蹦乱跳。

叶江川上岸,啪嚓一下把鱼打死,修炼了半天,也是累了,在水边找了火石,收集一些树枝,打火烤鱼。

一会这鱼就是烤熟,但是手艺不行,烤的黑焦焦的。

不过叶江川也是饿了,大口的吃了起来,这鱼虽然焦了,但是也不错,正好饭不够吃,鱼肉补一补。

在他吃鱼的时候,旁边过来一个大汉。

叶江川看去自然认识,五房的叶若宁,他站起喊道:“若宁叔。”

叶若宁看了一眼,说道:“傻伢子啊!”

“若宁叔,我不傻的。”

叶若宁是少有的几个对叶江川抱有善意的长辈。

可以模糊的感应其他人对自己是善是恶,这是叶江川的一个能力,但是并不太强,完全模模糊糊的感觉。

“你还不傻?这水多冷,你还在这里玩水抓鱼?这鱼都焦了,别吃了,会闹肚子的。”

五房叶若宁统管白旗乡的农田水利灌溉,所以会到处游走,查看水情。

叶江川回答道:“饿!”

一个字,稳稳的,呆呆的!

要保持人设啊!

叶若宁一皱眉说道:“老三家咋搞的,竟然让孩子吃不饱。

这个你拿着吃吧!”

说完,他丢过来一个油皮纸,里面都是大包子,巡查水利在外自然要带一些午饭干粮。

“给你吃吧!”

叶江川高兴,拿起吃了一个,拳头大的猪肉馅大包子,太香了。

油皮纸里面还有九个大包子,他留了四个,然后将剩下五个递了过去。

叶若宁摇头说道:“我吃饱了,给你吃吧!”

“若宁叔,还没有到中午,你吃啥子饭了?

我傻,你也傻吗?我们一人一半!”

叶若宁一愣,说道:“哈哈,你这孩子不傻啊!”

叶江川嘿嘿傻笑。

“不错,不错。是个有良心的好孩子。”

叶若宁也不矫情,收回五个包子,然后说道:

“以后玩水抓鱼,别在这里,这条柳河里面有水鬼,经常淹死人。

这条河里出好鱼,但是有水鬼,一般人不敢到此抓鱼。

我们已经请了铁岭城的主家,发了宗门任务,请太乙天弟子过来除鬼。

但是,任务太小,酬劳也几乎没有,三年了,也没有人过来。

不过这水鬼只是在水中作恶,不入水就没事了!”

叶江川点头,水鬼已经彻底没了,但是他才不会说的,这样更好,没有人来打扰自己修炼。

叶若宁说了几句,离开,叶江川感觉一下,一条鱼五个大包子,吃饱了,他又是下水,开始修炼。

蹬、踏、移、动、跳、跃、翻、转、踩、滚、扭、借、拔!

修炼一个时辰,叶江川停下,顺着河水上下游的游动,很快又是看到几条大鱼,都是抓住。

最后上岸,足足抓了五条一尺长的鲤鱼和大白鲢,用柳条穿腮,收获不错。

然后又是烧火,烤鱼,一顿下去,五条鱼竟然都是吃掉,这才小半饱。

今天《鱼翔浅底》的修炼,到此结束,叶江川拿着背筐和铁锹,前往沙山,又是一顿挖沙。

满满一背筐,足足有四五斗砂砾,他这才回家。

回到家中,铺好砂砾,多余的留下一次修炼。

然后开始修炼《移山换岳诀》,炼化砂砾,化作真气。

第二天,兰姐送来饭菜,却没有增加,娘亲没有舍得,叶江川摇摇头也没有说什么。

吃饱之后,他又出去修炼,这一次很快回来,带了两条鲤鱼,直奔后厨而去。

来到后厨,去找三房的厨头,递过去鲤鱼,说道:

“教我烤鱼!”

“教我烤鱼!”

在他的纠缠之下,厨头无语,教了叶江川如何烤鱼。

叶江川呆呆的看着,默默学习。

然后第二天,叶江川又烤焦了,只能自己默默的吃掉焦黑的烤鱼。

直到第四天,熟能生巧,这才吃上了美味烤鱼,再也不会烤焦了。

继续修炼,河里修炼《鱼翔浅底》,挖沙回家修炼《移山换岳诀》,有时间了去池塘蹲一会,采取灵气。

有的时候,叶江川会带回来一条或者两条烤好的鲤鱼,还背筐铁锹的时候,偷偷的递给看守库房的小厮。

老拿背筐铁锹,不能一个人享受。

如此有序修炼,转眼到了六月末,马上又是新的酒馆出现,无尽期待,不过还是没钱买不起,只能看看。

这天,他拿着背筐,扛着铁锹前往河边。

但是他没有注意到,这些天,当他离开叶家,在那叶家的一处阁楼上,总有一人盯盯的看着他,满脸的恶意和杀气。

正是叶家家主叶若空的二姨太,曾经那个被叶江川打破头的三少爷,就是她的儿子。

这一次,叶江川前往河边,二姨太终于再也忍不住了,豁然站起,咬咬牙,追随叶江川而去。

书评(162)

我要评论
  • 傻伢子&十二,

    傻伢子看向他,突然笑着数道:“十二,十二,十二……”

  • 起看向&期待。

    在说话过程中小酒和喜子走远,傻伢子爬起看向池塘,还是有些莫名期待。

  • 走出众&了下去

    走出众人视野,傻伢子长叹一声,十二,十二,不再数了下去。

  • 年身下&没有。

    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,最后确定少年身下,真的什么都没有。

  • 塘灵气&露得到

    今天收获不错,得到一道池塘灵气,加上早上采露得到两道灵气,三道灵气了,爽!

  • 曲唱完&有一点

    前世小曲唱完,少年看向远方,没有一点的呆傻,只有那无比的坚毅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