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了五娘庭院,叶江川长出口气,径直二房宅院走去。叶家五房各有院落,都有各自职责,其中二房职责传承功法。到了二房,大门早再打开,步入其中,径直藏经阁。实际上藏经阁,二房老爷叶若庭的住所。到了那里,敲敲门,禀报,耐心的等待。迅速,叶江川被领取一处客房之中叶家五房各有院落,都有各自职责,其中二房职责传承功法。。...

离开五娘庭院,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直奔二房宅院走去。

叶家五房各有院落,都有各自职责,其中二房职责传承功法。

到了二房,大门早打开,进入其中,直奔藏经阁。

其实藏经阁,二房老爷叶若庭的住所。

到了那里,敲门,求见,等待。

很快,叶江川被领到一处客房之中,叶若庭看着他,皱眉说道:

“早饭还没吃呢,就来上门,傻伢子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叶江川也不和他废话,拿出信函,递了过去。

叶若庭打开,不由的说道:

“这是那个坏种忽悠你换修传承?

老三也是的,和你一起发疯,都傻了不成?”

叶江川一笑,说道:“二爷,我不傻的,我很好。”

叶若庭看了一眼叶江川,嘴里敷衍说道:

“你不傻,不傻的……”

谁当傻子说短话?

最后他说道:“既然你不傻,关我屁事,你决定换修了?”

叶江川点头说道:“是的,二爷!”

“那好吧,跟我来,请叶家传承。”

他带着叶江川,来到一处经阁之中。

在这里取出一个一尺长的玉简,说道:

“我叶家传承,自有法度。

你确定要换换修《移山换岳诀》?”

叶江川点头说道:“我确定!”

“那好,我传你法决,但是,换修之后,你要承担相应族中责任。

记住,十八岁或者晋升炼体七重,必须听从号令,离开我们白旗乡,去其他世界参军为人族拼死效劳。

授法,遵规,你可愿?”

叶江川回答道:“我愿意!”

叶若庭点头,一拍玉简,顿时一道神识传入到叶江川的脑中。

一下子叶江川多了一套修炼之法,正是《移山换岳诀》。

叶家子弟到了七岁,都会接受一道家族传承,叶江川八岁才恢复正常,从小比别人晚了一年。

默默感受传递过来的家族传承,那边叶若庭说道:

“记住了,晋升到炼体三重冰肌,可以到我这里,选择一道家族战斗功法传承。

以此功法修炼,冰肌,炼肉,锻筋,粹骨,才能修炼更远。

哈哈哈,我也被传染了,和你这个傻子说这些有什么用?

好了,走吧!”

叶江川微笑行礼,离开这里,回家修炼。

默默感应这个《移山换岳诀》,追本溯源就是启动,开始感应转化。

“《移山换岳诀》,叶家修炼传承,精妙级别修炼传承。

适合一切体质修士修炼,此法为炼体期功法,凝元,洞玄,需要后续功法。”

默默感应,叶江川将《移山换岳诀》理解通透。

其中追本溯源发挥作用,叶江川理解的《移山换岳诀》和家族传承,还是有着微弱区别,在不知不觉之中追本溯源进行优化整理,功法变得更合理,更强大。

不过这个《移山换岳诀》,叶江川还是无法修炼。

因为《移山换岳诀》的关键一点,需要寻找三斗明净砂砾,铺在地面之上,自己在其上修炼,祭炼砂砾,才能练成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叶家失传了这个辅助修炼法。

叶江川摇摇头,他就是站起,离开自己的院落,到三房的库房,拿起一个大背筐和一把铁锹,向着南方走去。

看守库房的小厮,看了一眼叶江川,想要阻止,但是叶江川一瞪眼,他没有敢说什么了。

叶家大院之外,南方一里之外,有一片砂场,可以采砂。

其实除了这里,北面七里之外,还有一个砂山,只是太远了。

叶江川拿着锹和背筐很快到了砂场,这里一片白沙遍地,大正月的,谁不在家过年,空荡荡没有一个人。

他进入砂场之中,拿着铁锹,开始挖掘砂砾。

这沙场冻得硬邦邦的,不过幸好叶江川还有力气,可以挖开。

很快挖出很多砂砾,但是叶江川却是皱眉。

追本溯源之下,他开始感应这些砂砾。

“普通砂砾,不够明净,无法用来修炼。

需要整理,其中只有三分之一的砂砾,可以用来修炼。”

追本溯源提醒之下,这个砂砾,可不是随便什么砂砾都行,需要明净砂砾。

叶江川拿着铁锹,没有办法,只能分拣,按照追本溯源的感觉,丢掉无用的砂砾,留下明净砂砾。

无非就是干活,辛苦,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卖力气而已。

人生最不怕的就是卖力气!

那杯灵茶,叶江川一口喝下,却没有存入酒馆之中,化作灵气,存在肺腑之间,就等着晚上修炼,一起炼化。

叶江川开始分拣明净砂砾,适合的放入背筐,小心翼翼,不断的挑选。

一石十斗,一斗十升,三斗到是不重,叶江川完全可以背动。

终于三斗砂砾凑齐,叶江川高兴的背起,回归叶家。

离开沙场,走了不远,远方传来一片嘻哈声音,一群少年不远处路过。

大的十一二岁,小的七八岁,其中有几个叶家子弟,大多数都是白旗乡其他人家的小孩,大家一起玩耍。

不时其中有人点起鞭炮,远远丢起来,发出砰砰的巨响声。

其中有人看到了叶江川,喊道:“岩哥,岩哥,那个是不是你亲大哥啊?”

“啊,傻伢子啊,岩哥,是你亲哥傻伢子!”

叶江川听到声音看去,诸多孩子之中,为首孩子王正是亲弟弟叶江岩。

叶江岩十一岁,母亲偏心于他,不好好在家修炼,出来玩耍。

他岁数最大,个子最高,修为最强,自然成了孩子王。

母亲对他最好,什么好的都给他,四姐给予自己的东西,都被母亲拿走给了他,他脚上鹿皮靴,四姐给自己的。

叶江川长出一口气,默默闭眼,不再看他,忍着。

看到叶江川,叶江岩好像要打招呼,看到叶江川闭眼不看他,他渐渐闭嘴。

那群小孩还都喊着,叶江岩脸色一沉,好像有些挂不住。

他傲娇的喊道:“胡说八道什么?”

“他是傻子!”

有叶家子弟,轻声说道:“可是,他就是傻伢子,你的亲大哥啊!”

“不要胡说,他是傻子!”

“谁在胡说,我就打谁!”

遥遥的话语,传到了叶江川的耳中,刺骨寒心,他长叹一声,看也不看,就是大步离开。

回到住所,将砂砾铺在地上,然后去库房,将背筐铁锹送还。

看守库房的小厮都快哭了,看到叶江川送来,高兴不已。

这点人品还是有的,叶江川是不会连累他的!

一切继续,他回到自己的住所,坐在那砂砾之上,开始修炼。

父亲不知道自己的名字,母亲抢走自己的东西,弟弟不认自己。

不过,没有关系,所有一切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的实力!

没有什么了不起的!

自己重生一次,一定要活出一个人样来,为自己而活,好好活着!

叶江川不再修炼自己叶家的《木叶凝元法》,而是开始修炼《移山换岳诀》。

修炼之前,先是正体,坐禅,入定,控制气感,控制自己现在身上的真气,不过三息,叶江川的心境就从杂乱瞎想变成了一心一意,心无杂念,这是这些年做傻子养成的习惯!

整个心神,快速的进入不思不想,不听不动,不迎不送,不争不明的清净境界,再无其他,心神凝结丹田,细细呼吸,按照《移山换岳诀》开始修炼!

呼、吸、呼、呼、呼、吸、吸、呼、吸……

五次长呼,三次短吸,在二次短吸,四次长呼,按照奇异的频率,叶江川开始呼吸修炼,这奇异呼吸之法,完成一次,叫做一次吐纳!

一次吐纳结束,再来第二次吐纳,然后第三次,随着叶江川的吐纳呼吸,这就是修炼!

这是一个相当漫长、无聊和枯燥的过程,而且完全改变数年养成的《木叶凝元法》的吐纳次序,身体无比的抗拒。

但是叶江川死死坚持!

三百六十次吐纳后,顿时叶江川顿时感觉到身下无数的沙土,向着自己汇集,吸收到自己的体内!

叶江川按照《移山换岳诀》继续修炼,原来体内《木叶凝元法》积累的真气开始粉碎,消失,变异,被这漫天过来的沙土气息取代。

白天喝的那杯灵茶,灵气缓缓出现,注入其中,加快修炼!

幸好有着那碗灵茶垫底,诸多灵气在体内支持,叶江川才可以如此顺利。

老爹真享福,有春桃秋杏陪着,天天有灵茶喝,叶江川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,然后收紧心神,继续修炼。

真气在叶江川体内慢慢凝结,开始顺着经脉移动。

许久,叶江川睁眼,长出一口气,看向身下,三斗砂砾全部消散,赫然被自己吸收。

在感觉自身,境界竟然下降,从第二重散感,跌落到了第一重凝气。

但是叶江川却笑了,这代表《移山换岳诀》入门!

书评(193)

我要评论
  • 不大,&花。

    这池塘不大,只有三丈方圆,水深三尺,里面种满了出淤泥不染的荷花。

  • 看到的&身发麻

    明明看的眼前池塘,却好像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世界,小酒远远看了几眼,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全身发麻,直起鸡皮疙瘩,不敢在看了。

  • ,真的&什么都

    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,最后确定少年身下,真的什么都没有。

  • 请放心&,不会

    高订已经破四万,后面越来越稳,越来越精彩,请放心的看吧,不会辜负你的信任的!

  • &十一,

    面带凶气,小酒来到傻伢子身后,傻伢子口中还是念叨着:“十一,十一,十一……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