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千漓的话,每个人抓到的重点不像。但,楚玉华说出“朝鲜战争是楚千漓以前最爱的男子”,光是是这话,就足够多惹怒国公楚永不屈服。玄王爷在此,楚玉华这话,真是过份!楚永不屈服望着楚玉华,冷冷一哼:“胡来!滚回家去闭门思过!”楚洪涛想替女儿解释,但,楚永不屈服眸色冰但,楚怀玉说出“韩战是楚千漓从前最爱的男子”,单单是这话,就足够激怒国公楚不屈。。...

楚千漓的话,每个人抓到的重点不一样。

但,楚怀玉说出“韩战是楚千漓从前最爱的男子”,单单是这话,就足够激怒国公楚不屈。

玄王爷在此,楚怀玉这话,简直过分!

楚不屈看着楚怀玉,冷冷一哼:“胡闹!滚回去闭门思过!”

楚洪涛想替女儿解释,但,楚不屈眸色冰冷。

书评(371)

我要评论
  • &眯起眼

    楚千漓眯起眼眸,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,脑袋在快速运转。

  • 你信吗&?”

    楚千漓一脸淡漠:“若我说,我是被人陷害的,你信吗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