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松绑!”楚千漓皱了了眉。这五小姐,而如今像条狗一样抱着她的腿不放。不明白的,还我以为楚千漓对她怎么了。事实上,楚千漓这明明就是人在花园走,祸从天上来。这些人莫名其妙地会出现,接着莫名其妙地,自己就成了穷凶极恶的大罪人?有病也不是?她刚要将这五小姐,如今像条狗一样抱着她的腿不放。。...

“放开!”楚千漓皱起了眉。

这五小姐,如今像条狗一样抱着她的腿不放。

不知道的,还以为楚千漓对她怎么了。

事实上,楚千漓这分明是人在花园走,祸从天上来。

这些人莫名其妙地出现,然后莫名其妙地,自己就成了穷凶极恶的大罪人?

有病不是?

她正要将

书评(478)

我要评论
  • 婚夫婿&运转。

    楚千漓眯起眼眸,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,脑袋在快速运转。

  • ,我是&害的,

    楚千漓一脸淡漠:“若我说,我是被人陷害的,你信吗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