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太后是被气到了,但是,气她的人也不是我,是玉如玉。”楚千漓瞅了风夜玄几眼,冷冷哼了哼:“若我说玉如玉装作上吊自杀身亡自杀身亡,被我当着太后的面揭穿,你信不?”给他带话的,当然是太后身边的姚老嬷嬷。姚老嬷嬷相勾结玉如玉,更本也不是好人。风夜玄不说话的,轻抿的薄唇,楚千漓瞅了风夜玄一眼,冷冷哼了哼:“若我说玉玲珑假装上吊自杀,被我当着太后的面拆穿,你信不?”。...

“太后是被气到了,不过,气她的人不是我,是玉玲珑。”

楚千漓瞅了风夜玄一眼,冷冷哼了哼:“若我说玉玲珑假装上吊自杀,被我当着太后的面拆穿,你信不?”

给他传话的,肯定是太后身边的姚嬷嬷。

姚嬷嬷勾结玉玲珑,根本不是好人。

风夜玄不说话,轻抿的薄唇,就算冷,也

书评(460)

我要评论
  • ,竟是&四位儿

    这男人,竟是她今夜的新婚夫君,北冥国皇上第四位儿子。

  • !”楚&”

    “闭嘴!”楚千漓冷冷扫了她一眼:“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,说!你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指示?”

  • ,大概&就可以

    火把只要往她身上一丢,她这缕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幽魂,大概就可以再次穿越了。

  • &近,其

    火把渐渐在靠近,其中一把,被侍卫双手递到了风夜玄的面前。

  • 眯起眼&量着原

    楚千漓眯起眼眸,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,脑袋在快速运转。

  • 到如今&是跟王

    翠儿立即哭道:“王妃,事到如今,你还是跟王爷坦白吧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