扑通一声,水花四溅!楚千漓猝还来防的,这头史册了温泉中。一不下心,就呛了好几口水!惊慌失措之下,她不明白摁在了什么东西上头,借着一丝力量,慌忙从水中扑棱出。快活很容易,脑袋瓜离开了温泉水,楚千漓赶快张口,大口大口大口喘气。“呼……”差点儿没被被淹死!这狗一不下心,就呛了好几口水!。...

扑通一声,水花四溅!

楚千漓猝不及防的,一头载入了温泉中。

一不下心,就呛了好几口水!

惊慌失措之下,她不知道摁在了什么东西上头,借着一丝力量,慌忙从水中扑腾出来。

好不容易,脑袋瓜离开温泉水,楚千漓赶紧张嘴,大口喘气。

“呼……”

差点没被淹死!

这狗男人什么意思?好端端的,竟然想淹死她!

又发什么神经?

楚千漓气得够呛,正要骂人。

不料睁开眼,竟对上一双写满痛意的眼眸。

风夜玄瞪着她,用一种想要吞了她的目光。

如此冷冽凌厉,却又如此……痛苦?

几个意思?

“还想摸到什么时候?”

楚千漓虽然没反应过来,但,掌下的热度以及变化……

“哇!”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!

尽管她是医生,可她从来没有碰过病人不该碰的地方。

没想到她借力摁着爬起来的地方,竟是如此的不可描述!

楚千漓吓得慌忙将手收回去,这动作,又激起一片水花。

可她的手还没有彻底收回,就被风夜玄一把扣住。

哗啦一声,楚千漓只觉得眼前一花。

身上的重量,忽然之间,就变得沉甸甸的。

泰山压顶一般,被压得动荡不得。

“风夜玄,你做什么?”

“这话,是不是该由本王来问?”

他只是想要将她禁锢,不许她再乱来。

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,这一压,就变成了如今这状态。

竟然与她的身躯紧紧贴在了一起。

想要起来将她放开,但在贴紧那一瞬间,他清晰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。

软软的,与他紧密贴合。

男女之间的差异,一下子就变得明显而深刻。

没想到,姑娘家的身躯,竟真的可以软到这地步。

再用力一压,那份柔软,就更为清晰。

更软……

“流氓!”看清楚他在做什么之后,楚千漓脸一热,立即用力推了他一把。

没推动,倒是清楚感觉到,他的体温高得离谱!

“怎么又烧起来了?”

鉴于他有高烧的前科,如今这体温,明显不对劲。

楚千漓想都不想,立即伸手去探他的额角。

手指刚碰到他额头,就被他另一只大掌扣住,拉了下来,压在脑袋一侧。

“风夜玄……”

“别乱动!”风夜玄此刻,目光有些幽深。

盯着她的脸,这张小脸红扑扑的,光滑细嫩。

尤其是她的唇,色泽诱人。

他发现自己的视线,完全就锁在她的唇上,半点移不开了。

脑海深处,始终有她在自己身下尖叫的画面在徘徊。

那夜是被下了毒,神智不清,所做的一切,完全凭借着自己的身体本能。

可现在,他意识清晰,只是,理智并不比那夜多多少。

“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楚千漓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。

那夜的画面,同样回到脑际。

可与风夜玄的感觉不一样。

她一想到那夜的事情,第一个闯入脑海的感觉便是——痛!

“我不要!”

那份撕裂一般的痛,清晰印在脑海深处。

一想,便让她浑身僵硬。

楚千漓用力挣扎了起来:“风夜玄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你不是很讨厌我吗?别乱来!放开我!”

书评(454)

我要评论
  • 火把只&再次穿

    火把只要往她身上一丢,她这缕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幽魂,大概就可以再次穿越了。

  • “王妃&处处为

    “王妃,你……奴婢处处为你着想,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,反倒要诬陷奴婢?”

  • &也是那

    也是那个时候,瑨妃带着人冲了进来,将她以谋害十四爷的罪名绑了起来。

  • 中一把&风夜玄

    火把渐渐在靠近,其中一把,被侍卫双手递到了风夜玄的面前。

  • 一切太&她喝了

    今夜的一切太诡异,她喝了婢女翠儿给的一杯茶之后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