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千漓将风夜玄送回家去后,就觉得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了。交待完幽冥等下要给王爷服药后,她伸了个懒腰,立刻想回自己的寝房短暂休息。可才刚举步,手指头都没来及遇到房门。寝房里间,男人带着愠怒的沙哑嗓音,便隔著屏风传了回来:“还不滚回来侍候?”楚千漓微愣交代完青冥等下要给王爷服药,她伸了个懒腰,立即想要回自己的寝房休息。。...

楚千漓将风夜玄送回去后,就感觉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了。

交代完青冥等下要给王爷服药,她伸了个懒腰,立即想要回自己的寝房休息。

可才刚迈步,手指头都没来得及碰到房门。

寝房里间,男人带着不悦的低沉嗓音,便隔着屏风传了过来:“还不滚过来伺候?”

楚千漓微愣,要开门的手停了下来。

滚过去伺候?

这话,是对她说的吗?

应该不是的吧?

他一向讨厌自己,之前是生病需要她治疗,不得不接受她的亲近。

现在都病好了,自然是巴不得离她远远的。

房中还有青冥在,所以,这话……嗯,应该是对青冥说的。

这么一想,楚千漓愣住的手,又落在房门把手上,将房门轻轻拉开。

管他对谁说的,先走为敬!

累了这么久,她现在好想回去好好洗个澡,再吃个麻辣火锅!

风夜玄简直要被她气笑。

这女人,故意的吧?

他眸色一沉,浑身上下,顿时寒气逼人。

青冥察言观色,立即脚步一错。

在楚千漓刚朝门外迈出第一步的时候,青冥人已经来到她的身旁。

“王妃,王爷命你过去伺候。”

“他在叫你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楚千漓就傻眼了。

只听到砰的一声,青冥竟然一步跨出寝房。

当着她的面,将房门给关上,还咔的一声上了锁?

这是怕她溜走吗?

所以这寝房里,忽然间,就剩了她和风夜玄两个人……孤男寡女?

虽然是大白天的,但,感觉有些怪异了。

“那个……”她回头,隔着屏风,看着坐在床上那道修长的身影。

伺候?

她可没学过这东西,是病后护理的意思吗?

楚千漓看着风夜玄,风夜玄此时,也隔着屏风在看她。

见她愣愣地站在门后,一脸无措的模样,风夜玄在反省。

是不是自己过去,对她的态度太恶劣了些?

此时她得偿所愿,终于被允许留在他的房中,她却不知该如何是好?

一想到她之前为了救自己,不顾危险,甚至连命都不要——青冥是这么说的。

风夜玄那颗冷硬的心,略微一软。

“谁本王来。”风夜玄站了起来,从寝房一旁暗道走了出去。

楚千漓想了想,姑且,还是先听他的。

病人为大。

她放弃了那扇被青冥关上的门,转身走向里间,跟在他的身后。

玄王的寝房后头,绕过两道内部走廊,便是一个空间很大的浴房。

里头有一池温泉。

风夜玄此时就站在温泉边。

这个地方,还是第一次允许女子进入。

对风夜玄来说,确实有些不习惯。

不过,看在这女人为了他连命都不要的份上。

风夜玄决定,从现在开始,学着去习惯这女人的存在。

楚千漓站在他身后不远处,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

他已经好了,只是元气还没有彻底恢复。

自己休息几日,便能痊愈。

其实真没她什么事。

此时,风夜玄淡然开了口:“之前,是本王对你有些误会。”

“?”楚千漓看着他。

这话,不懂。

玄王爷这是在向她忏悔?

“本王决定,以后给你伺候本王的机会。”他霸气宣布!

在楚千漓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时候,他竟忽然抬手,将外袍脱下。

“替本王沐浴更衣。”

书评(163)

我要评论
  • 这缕来&自二十

    火把只要往她身上一丢,她这缕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幽魂,大概就可以再次穿越了。

  • 忍不住&“王妃

    人群中,有人忍不住怒道:“王妃不守妇道,残害十四爷,王爷……烧死她!”

  • 姑娘们&敢正眼

    姑娘们虽然对他的绝世容颜深深觊觎,却也只能悄悄窥视,不敢正眼多看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