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许寂冷的话,确实彻底颠覆了大厅里所有人,对楚千漓的感官。但,玉如玉说的也是的,为何要将她拿到?楚千漓望着风夜玄,大约仅有她,才能看懂了风夜玄的意思。玄王爷看在太后的份上,实际上了给过玉如玉机会。但这女人,真的是太不知好歹,猖狂自大了!风夜玄站了但,玉玲珑说的也没错,为何要将她拿下?。...

或许冷寂的话,确实颠覆了大厅里所有人,对楚千漓的感官。

但,玉玲珑说的也没错,为何要将她拿下?

楚千漓看着风夜玄,大概只有她,才看懂了风夜玄的意思。

玄王爷看在太后的份上,其实已经给过玉玲珑机会。

但这女人,实在是太不识好歹,嚣张自负了!

风夜玄站了起来,朝皇上和太后道:“儿臣略感不适,先告辞了。”

皇上和太后的脸色立即变得柔和:“玄儿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

毕竟才刚病好,还需要休息的。

至于玉玲珑……这下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?

这到底算是给她安了什么罪?

风夜玄确实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。

所以,他也未曾打算解释。

“玉玲珑在本王的新婚夜,给十四爷下药,罪大恶极,父皇,还请你代为发落。”

他转身就要走。

玉玲珑不服:“夜玄,你有何证据?我没有……”

“本王说你是,你便是,何须证据?”

风夜玄冷冷哼了哼,转身,清冷的目光却落在楚千漓的身上。

他眉心轻蹙,明显不悦。

这女人,怎么还不知道跟过来?

难道,还要他开口不成?

楚千漓还真是没反应过来。

这家伙,威风凛凛赐了玉玲珑的罪,这会儿用冷得足以杀死人的目光盯着她,几个意思?

青冥见状,立即解释:“王妃,王爷不适,王妃还是赶紧送王爷回去休息吧。”

楚千漓心头一窘!

敢情,这冷冷的眼神是在命令她过去伺候?

这男人,真是高高在上习惯了,开口说句话让她过去会死啊?

一个眼神!鬼知道他想做什么?

不过,看到玉玲珑被“硬邦邦”定了罪,楚千漓现在心情好。

看风夜玄,自然也就看得比往常顺眼了。

她乖巧地走了过去,当着玉玲珑的面,挽起了风夜玄的手臂。

气死那个坏女人!

被楚千漓挽住手臂,风夜玄只是微微一怔,随后,也就放任了。

没有任何不悦的神色!

和传说中那个不近女色的玄王爷,似乎有些不太吻合。

所以说,他并非像传闻中的那般讨厌自己的新婚王妃?

甚至,他可能对这位王妃,还是挺喜欢的?

大厅里众人,心思各异!

传言的两人不和,如今看来,倒也未必。

楚不屈和龙烨就站在一旁。

走到两位老人家跟前,楚千漓脚步缓了。

风夜玄住了步,冲两人道:“本王今日身子不适,未曾好好招待,他日等彻底痊愈后,自当亲自登门请安。”

王爷这温和的语气,这是终于愿意承认这门亲事了!

整个皇城有谁不知道,这门亲事,是国公府七小姐设计,玄王爷被逼无奈才娶她的?

想当初在朝堂上,玄王的态度有多恶劣!

现在这般……

龙烨和楚不屈互视了眼,此时,竟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但玄王就是玄王,说完这话,举步就走。

也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。

倒是楚千漓挽着他的胳膊,回头冲两人一笑:“爷爷,外公,我很快会回去看你们,等我哦!”

有亲人的感觉,就是好!

哪怕以前他们都不喜欢她,但今日为了她,都愿意丢下一切。

这样的亲情,对楚千漓来说,太难得。

所以这爷爷和外公,她要了!

走在前头的风夜玄眉心轻蹙,忍不住低头,看了身旁的女子一眼。

笑得如此伶俐调皮,这一面,也是他未曾见过的。

这女人的背后,到底还有多少副脸孔?

为何越是看不透,就越想多看看,将她看得一清二楚?

回到房中,风夜玄在床边坐下。

见楚千漓要离开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:“还不滚过来伺候?”

书评(192)

我要评论
  • 要往她&这缕来

    火把只要往她身上一丢,她这缕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幽魂,大概就可以再次穿越了。

  • 怒道:&道,残

    人群中,有人忍不住怒道:“王妃不守妇道,残害十四爷,王爷……烧死她!”

  • “王妃&倒要诬

    “王妃,你……奴婢处处为你着想,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,反倒要诬陷奴婢?”

  • 故意的&你饶了

    她低着头,哭着求道:“王爷,王妃不是故意的,王爷你饶了王妃吧!”

  • ,仿佛&与生俱

    最重要的是,他一身矜贵却又冰冷的气息,仿佛与生俱来。

  • “王爷&恕你的

    “王爷宽宏大量,只要王妃诚心认错,王爷会宽恕你的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