适才幽冥实际上也没竭尽全力。而如今王爷再度命令,幽冥立刻全力以赴。虽然没想起,玉如玉的武功,适才也也没完全曝露。这一较真儿,就连幽冥,也也不是她的对手。寂冷见此,立刻一个错步,直接加入了战场。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。玉如玉的武功,竟如此很厉害!风瑾睿愣了好一会如今王爷再次下令,青冥立即全力以赴。。...

方才青冥其实没有尽力。

如今王爷再次下令,青冥立即全力以赴。

但是没想到,玉玲珑的武功,方才也没有完全暴露。

这一较真,就连青冥,也不是她的对手。

冷寂见此,立即一个错步,加入了战场。

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玉玲珑的武功,竟是如此厉害!

风瑾睿愣了好一会后,忽然脸色一冷,沉声道:“玉姑娘若是再反抗,休怪我不客气了!”

四皇兄下的命令,她若不听,那就由他来执行!

玉玲珑气得暗中咬紧了牙。

但她知道风瑾睿的武功有多厉害。

若是连风瑾睿都出招,自己万万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
终于,在一掌逼退了青冥之后,她收了手。

青冥和冷寂的五指,立即落在她的肩头上。

肩头一麻,穴道被点,玉玲珑顿时无力反抗!

她盯着风夜玄,一瞬间的怒极之后,脸上眼底,便立即换上了楚楚可怜。

“夜玄,我不眠不休照顾你三天三夜,最后是楚千漓将我赶出来的!”

“你如今醒了,醒来时看到身边的人是她,是不是就认定,之前照顾你的人也是她?”

“你被她骗了!”

风夜玄不说话。

楚千漓也没说话。

虽然风夜玄的命令有些出乎楚千漓的预料。

但现在,情况对自己是利好的,那就没必要多说什么。

冷寂忍不住了,气道:“玉姑娘,你照顾我家王爷三日,你可曾碰过他半次?”

他的脾气,一向就不如青冥冷静。

方才见玉玲珑如此盛气凌人指责他们家王妃,忍了那么久,此时哪里还忍得住?

“三日里,你把脉要搭线,推针要将自己彻底包裹起来,连碰都不敢碰王爷一下,生怕王爷身上的病会传给你!”

“所有照顾的工作,全是属下与青冥完成!”

“属下们不敢有怨言,也觉得或许就该如此,直到,我们家王妃来了之后,属下才知道,原来照顾病人,并非是玉姑娘你这般模样的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们家王妃不仅亲自给王爷把脉推针,甚至连王爷换洗衣裳,清理身子,喂药推拿,全都是亲力亲为!”

“王妃从来就不怕王爷将病传给她,因为我们家王妃,对王爷一片情深,至死不渝!玉姑娘你呢?”

所以,这玉姑娘在他们家王爷面前,还想说什么?

还想表达自己有多在意王爷吗?

简直,让人作呕!

楚千漓轻咳了声,总觉得有些什么误会,自己需要更正一下。

那不是正常照顾病人的程序吗?

怎么落到她的身上,就变成了一片情深,至死不渝?

不过现在,还真不是解释的好机会。

人家冷寂在给她翻盘出头呢,怎么好意思打断他的话?

玉玲珑一张脸涨得通红,想要反驳。

可是,有楚千漓这个该死的贱人所做的一切,自己现在,无论如何反驳不起来。

她只能试着努力让自己冷静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总之,在我几乎要将夜玄治好的时候,楚千漓回来,抢了我的功劳。”

“至于她与瑨妃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,那夜究竟是谁的错,那也与我无关。”

她看着风夜玄,眼神依旧是幽幽的:“夜玄,你命人将我拿下,到底是什么意思?你也被她迷惑了吗?”

书评(430)

我要评论
  • 要往她&这缕来

    火把只要往她身上一丢,她这缕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幽魂,大概就可以再次穿越了。

  • 即哭道&,你还

    翠儿立即哭道:“王妃,事到如今,你还是跟王爷坦白吧!”

  • &妃不是

    她低着头,哭着求道:“王爷,王妃不是故意的,王爷你饶了王妃吧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