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件事,不知情人士里头。瑨妃被“被软禁”在宫里。风瑾睿给长辈留下的的印象,但是个孩子,他说的话,不许。风夜玄是不爱作出解释的,想从他口中听见作出解释的话,很难。至于青冥和寂冷,当然是属下,人微言轻。因为最关键点,就关键在于玉如玉和楚千漓。可在皇上和太后的面前瑨妃被“软禁”在宫里。。...

这件事,知情人士里头。

瑨妃被“软禁”在宫里。

风瑾睿给长辈留下的印象,还是个孩子,他说的话,不准。

风夜玄是不爱解释的,想要从他口中听到解释的话,很难。

至于青冥和冷寂,毕竟是属下,人微言轻。

所以关键点,就在于玉玲珑和楚千漓。

可在皇上和太后的面前,楚千漓就是说一百句,也不如玉玲珑说一句来得重要。

楚千漓看着玉玲珑,唇角始终挂着一抹似笑非笑。

虽然玉玲珑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优势,但,楚千漓那抹让人讨厌的笑意,就是莫名给了她很大的压力。

这贱人,是不是还有什么后招?

再看风夜玄,依旧只是在淡漠安静喝茶。

很明显,玄王爷绝不会浪费唇舌去解释。

玉玲珑松了一口气,安心了。

“皇上……”玉玲珑面朝皇上,柔声道:“这事,我本来已经不想追究……”

“本王想追究。”

一句话,很安静,很淡然,很清冷。

但却一瞬间,揪紧了所有人的心。

“玄儿……”太后看着他,一脸心疼:“你若是不舒坦,这事,我们便改日再说吧。”

风夜玄大病初愈,脸色依旧苍白。

只是他那一身强悍的气息,让人无法将他和“病弱”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。

太后是不忍心,让他在这种繁琐事儿里头纠缠。

她的玄儿,最讨厌这等琐碎事!

但是风夜玄今日,却似乎执念要追究。

“玄儿,此事,你有话要说?”皇上温言问道。

事情有点怪异了。

玄王是这件事的当事人,但,不管是太后还是皇上,都好像认定了,他不该说话似的。

应该说,玄王,从来就不喜欢解释。

玉玲珑藏在袖中的五指,越收越紧。

他真的要说?

他以前,最讨厌女人之间的斗争。

要他替任何女人解释,那都是奢望。

可他现在如此,到底是为了谁出头?

所有人,都在等待。

就连皇上,也不再开口。

风夜玄将杯子放下,目光,淡淡扫向玉玲珑。

只听到,他以最清冷的声音,淡漠道:“将玉玲珑拿下。”

“夜玄!”玉玲珑浑身一震!

这事,瑨妃已经认罪!

就算现在翻盘,那罪人,也只能在瑨妃和楚千漓之间被怀疑。

与她有什么关系?

青冥快步上前,这次不再给玉玲珑任何反应的时间,五指成爪立即要将她钳制!

玉玲珑本能往后,一个错步躲开。

青冥早料到她会反抗,一步上前,又是五指落下。

玉玲珑眉心皱起,一掌推了出去:“夜玄,你为何要如此对我!”

就算不给楚千漓定罪,那罪名,也该由瑨妃承担!

瑨妃已经承认了!

大厅里其他人,除了之前见过玉玲珑出手的,此时都看得有些惊讶。

皇城第一名医玉姑娘,竟是个武功深藏不露的高手!

此事,之前从未曾听说!

转眼间,青冥与玉玲珑已经打了好几个回合。

玉玲珑在风夜玄那边得不到回应,只能求助于旁人:“太后娘娘,你就看着玲珑如此被欺负吗?”

太后还一脸懵逼,也不清楚风夜玄为何下此命令:“夜玄,这……”

却不想风夜玄眸色猛地一沉,不悦道:“拿下!”

书评(432)

我要评论
  • 宽宏大&要王妃

    “王爷宽宏大量,只要王妃诚心认错,王爷会宽恕你的!”

  • 若我说&,我是

    楚千漓一脸淡漠:“若我说,我是被人陷害的,你信吗?”

  • 可实际&在告诉

    可实际上,根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,她确实给十四爷下了药!

  • 中一把&的面前

    火把渐渐在靠近,其中一把,被侍卫双手递到了风夜玄的面前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