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如玉真的很伟大的。伟大的到,功劳被人抢了,自己被人冤了。她都也可以说一声,算了。只要你,玄王爷安然无恙,这一切对她来说,以便愿足矣!太后很是深深的感动。姚嬷嬷更是边饮泣,边轻声道:“玉姑娘如此……太受了委屈了。”守在大厅里外侍候的宫女太监们,心也都一下子伟大到,功劳被人抢了,自己被人冤枉了。。...

玉玲珑真的很伟大。

伟大到,功劳被人抢了,自己被人冤枉了。

她都可以说一声,算了。

只要,玄王爷安然无恙,这一切对她来说,便于愿足矣!

太后很是感动。

姚嬷嬷更是边垂泪,边低声道:“玉姑娘如此……太委屈了。”

守在大厅里外伺候的宫女太监们,心也都一下子就酸酸楚楚的。

如此美人,温婉包容,大度善良。

为何还有人,狠得下心肠去欺负她?

国公大人楚不屈和定北侯龙烨,此时却都在看着自家的孩子。

楚千漓。

她面不改色。

甚至,唇角微微勾起,竟还有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。

那笑,让二人心头一愣。

那是,不屑,讽刺。

笑意,冷入骨血,万般薄凉。

如此镇定自若,竟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一面!

他们家这孩子,几时拥有了这般神韵?

为何看起来,竟再也不像过去那个……那个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的楚千漓?

大厅此时,静悄悄的。

有人悄悄抹泪,有人心酸,也有人在揣度。

忽然,一把清脆的声音,打破了整个大厅的宁静。

“所以玉姑娘的意思是,我不仅盗走了你的药方,救了坨西村的病人,还治好了玄王爷?”

“玉姑娘没有指责你,是玉姑娘大度不愿与你计较,可玄王爷并非你治好的,你分明是抢了玉姑娘的功劳!”

站在太后身旁的姚嬷嬷冷哼道:“虽然你贵为玄王妃,可玉姑娘如此温柔的人,你也不能这样欺负她!”

“你是谁?为何在这么多的主子面前,敢如此大声说话?”

楚千漓冷冷的目光扫了过去:“是哪个主子让你开口说话了?”

“你……”

太后轻咳了声,姚嬷嬷那一身戾气,一瞬间冷却了下去。

皇上和几位重臣都在这里呢。

她一个老嬷嬷,确实没有开口的资格。

皇上依旧没有说话,不过他的目光,此时却定格在风夜玄的身上。

庆公公命人搬来椅子之后,风夜玄便一直坐在椅子上休息。

大厅里两位女子都开了口,他却始终不发一言。

似乎,也只是在安静聆听。

虽然儿子是自己的,可连皇上都深知,自己根本就看不透这皇儿!

此时皇上倒也想看看,玄王会为了谁开口。

可惜,风夜玄只是安静喝茶,竟像是事不关己一样。

玉玲珑往前一步,比起楚千漓,算是站高了小半步的位置。

她柔声道:“皇上,玲珑不想追究此事,如今夜玄刚病愈,还需多休息,不如,先让夜玄好好休养吧。”

皇上看了风夜玄一眼。

风夜玄依旧如故,还在浅尝香茗。

皇上正要说什么,却不料,楚千漓此时冷冷开了口:“此事,玉玲珑不追究,但,臣女请求,彻查到底,还臣女一个清白!”

众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这玄王妃,也太不识大体了!

玉玲珑处处关心玄王,蒙受了冤屈,为了玄王的身子着想,也宁愿选择息事宁人。

怎么这玄王妃,还在闹腾?

风夜玄浓郁的剑眉也轻轻蹙起。

不是因为楚千漓闹腾,而是,这女人自称臣女?

已经嫁入他玄王府,还以臣女自称!

她是不想承认自己身为玄王妃的身份?

书评(499)

我要评论
  • 只是一&才会不

    “王爷,王妃只是一时糊涂,用药不当,才会不小心害了十四爷!”

  • &她以谋

    也是那个时候,瑨妃带着人冲了进来,将她以谋害十四爷的罪名绑了起来。

  • 王不近&最厌恶

    整个北冥国,谁不知道,玄王不近女色,最厌恶女子的亲近?

  • 这男人&子。

    这男人,竟是她今夜的新婚夫君,北冥国皇上第四位儿子。

  • 现,自&己双手

    谩骂的声音不绝于耳,她动了动手,才发现,自己双手被绑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