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给玄王妃开的药方?众人一阵错愕。姚嬷嬷立刻问着:“玉姑娘,你是说,你离开了之前,给玄王妃留下的了药方吗?”“是的,那药方确实是我留下的的,三位御医都能做证。”玉如玉看了风夜玄几眼。后者面无表情,正眼都不曾看过她。玉如玉有些做贼心虚,但为了自己和风夜姚嬷嬷立即问道:“玉姑娘,你是说,你离开之前,给玄王妃留下了药方吗?”。...

她给玄王妃开的药方?

众人一阵愕然。

姚嬷嬷立即问道:“玉姑娘,你是说,你离开之前,给玄王妃留下了药方吗?”

“没错,那药方确实是我留下的,两位御医都能作证。”

玉玲珑看了风夜玄一眼。

后者面无表情,正眼都未曾看过她。

玉玲珑有些心虚,但为了自己和风夜玄的将来,这话,不得不说。

横竖风夜玄那时候病得一塌糊涂,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“事实上,夜玄的病已经在好转,只差一些康复的时日罢了。”

玉玲珑扫了冷寂和青冥一眼,眼底带着几分怨念。

她最后看着皇上:“可不知为何,三日前楚千漓和青冥以及冷寂联手,将我赶出了五洲苑。”

“若皇上不信,大可以问问御医,玄王妃所用的药方,是不是我之前所写那个?”

她都打听清楚了,御医煎药,就是按着药方上写的!

一点没错!

那是她留下来的药方!

两位御医互视了眼,这话,竟然不知道如何去应答。

王妃确实让他们按照药方上所写,去捡药煎药。

可是……可是怎么感觉就那么别扭?

同一个药方,玉玲珑用的时候,毫无效果。

王妃来了,同一碗药,立即就起作用了?

这事,还真是有些匪夷所思!

“孙御医,你老实告诉朕,玄王妃所用的药方,究竟是否玉玲珑留下?”

孙御医无奈,只能颔首道:“确实……是玉姑娘留下的方子。”

用的竟然真是玉玲珑的药方!

这……到底算什么意思?

“那为何玄儿早之前,一直醒不过来?”

这事,连皇上都觉得懵了。

怎么就如此不对劲?

玉玲珑倾了倾身,垂下眼帘,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,满是委屈。

“皇上,太后,各位。”

她没有看任何人,只是低垂眼帘。

那个温婉,柔和,落落大方的玉姑娘,又呈现了。

“王爷病得太重,想要让他病愈,是需要时间的。”

“玲珑早之前,已经尽心尽力,三天三夜,未曾合眼,一直在悉心照料王爷。”

“只是怎么都没想到,就在病情被压下去,王爷刚有所好转,眼看马上就要醒来之际,王妃以如此霸道的方式,回来了。”

言下之意,前期都是她在努力救人。

可就在快要成功之时,楚千漓竟以最恶劣的手段,抢了她所有的功劳!

大厅里所有人,人人脸色有异。

想说什么,可大部分都不是当事人,根本不知该说什么。

就连身为当事人的两位御医,也不知该如何判断。

如今想来,药方果真是玉玲珑那张。

难道,王妃回来救醒王爷,真是假象?

难道,真只是机缘巧合,王妃……将玉姑娘的功劳,彻底抢占了?

玉玲珑又淡淡道:“这事,我虽然心有不甘,不过如今看到夜玄安然无恙,我便也心满意足。”

她吐了一口气,抬起眼眸,迎上皇上威严的目光。

唇角,荡开了温婉柔和的笑意:“皇上,还请不要再追究,夜玄醒来便是喜事,不管谁是谁非,都不若夜玄的健康重要。”

她低垂眼帘,幽幽道:“这事,就算是过去了,好吗?”

书评(419)

我要评论
  • 谁不知&最厌恶

    整个北冥国,谁不知道,玄王不近女色,最厌恶女子的亲近?

  • “王妃&,你却

    “王妃,你……奴婢处处为你着想,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,反倒要诬陷奴婢?”

  • 楚千漓&?”

    楚千漓一脸淡漠:“若我说,我是被人陷害的,你信吗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