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千漓有些苦恼。她和风夜玄之间,像是有一些一场误会。但,认真沉思,却又不明白一场误会会出现在什么地方。比如,她有时候候说话的很肆无忌惮,当然,她是医生嘛。给病人冶病,自然而然有不少自己的规矩。不给他这样,不准他那样。玄王爷明明就是不高兴的,怕是自小到大,都没人如此她和风夜玄之间,好像有一些误会。。...

楚千漓有些苦恼。

她和风夜玄之间,好像有一些误会。

但,认真思索,却又不知道误会出现在什么地方。

例如,她有时候说话比较放肆,毕竟,她是医生嘛。

给病人治病,自然有不少自己的规矩。

不让他这样,不许他那样。

玄王爷分明是生气的,只怕从小到大,都没人如此管过他。

但他每次快要生气发飙的时候,都会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好像,很努力在克制自己的脾气。

明明听话了,可看她的眼神,却又像是在怜悯。

甚至,有一点点施恩的感觉。

例如现在——

“别以为本王纵容,你就可以越来越放肆!”

楚千漓收走了他刚拿起来的信函,他立即横眉竖眼的,怒火在燃烧!

楚千漓差点要给他翻白眼:“你身子尚未痊愈,这时候不能操劳,信函晚一日再看也没什么。”

“你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懂什么?前方急报,拖延一刻便也是延误军机!”

竟然还说要晚一日!

晚一日,她可知道,边城会死多少人?

“得了,什么急报?不就是向你告状的那些人吗?”

楚千漓耸了耸肩,将信函丢在一旁。

“我都看过了,芝麻绿豆的事!那人言语间,刁钻薄凉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要状告的人,没准还是个忠的。”

“你!”风夜玄差点被她气得吐血!

“竟敢偷看本王的信函!”

“我也不是故意看的,你不是说怕耽误军情吗?现在你是我的病人,我一不想看到边城急报没人处理,二不想看到你的病情加重。”

所以呢,她先看一看,也是为了帮他。

这话,让风夜玄很是生气。

偷看他的信函,是死罪,死女人根本就是不知轻重。

可她却又是为了他好!

要知道,这女人对他情深似海。

他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这女人只怕也得要为了他殉情。

想想,自己不努力好起来,最终,还会害了她。

这么一想,风夜玄就只能克制自己,不要动怒,不要生气。

他忍了!

所以楚千漓最近有些放肆啊,因为实在想不明白,一向高高在上冷漠无情的王爷,怎么就对她越来越纵容了?

千古之谜。

楚千漓在五洲苑待了三天三夜。

第四日,五洲苑解封了。

她不知道,原来自己在这里的三日里,皇上和太后一直住在玄王府。

楚不屈和龙烨,竟然也是没有离开过。

都在等着。

等他们北冥国的战神。

等,一个连玉姑娘都无法做到的奇迹。

真的是奇迹。

玄王爷,确确实实,痊愈了。

第四日,皇上身边的御医亲自给风夜玄把过脉,确定他已经彻底康复之后。

风夜玄换了一身干净轻便的衣裳,协同楚千漓,走进了玄王府的大厅。

一众人,早已等候在场。

当中,还有玉玲珑。

看到风夜玄安然无恙,那道颀长的身躯,依旧冷傲无双,玉玲珑立即站起来,快步迎了过去:

“我给王妃开的药方,果然凑效!夜玄,你终于彻底好了!”

书评(167)

我要评论
  • 眸,打&在快速

    楚千漓眯起眼眸,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,脑袋在快速运转。

  • ,王妃&了十四

    “王爷,王妃只是一时糊涂,用药不当,才会不小心害了十四爷!”

  • &她今夜

    这男人,竟是她今夜的新婚夫君,北冥国皇上第四位儿子。

  • 若我说&?”

    楚千漓一脸淡漠:“若我说,我是被人陷害的,你信吗?”

  • 的是,&矜贵却

    最重要的是,他一身矜贵却又冰冷的气息,仿佛与生俱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