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深义重,至死不渝,连命都切记……楚千漓很无语。也可以给她一个作出解释的机会吗?她而已在正常医好病人而已。而已之后在坨西村治过类似于的病人,现在的更有经验。因为,医好风夜玄的时候,得心应手。怎么这就成了至死不渝了?但是,和一个高烧了三天三夜,病得糊里可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吗?。...

情深义重,至死不渝,连命都不要……

楚千漓很无语。

可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吗?

她只是在正常医治病人而已。

只是之前在坨西村治过类似的病人,现在更有经验。

所以,医治风夜玄的时候,得心应手。

怎么这就成了至死不渝了?

不过,和一个高烧了三天三夜,病得糊里糊涂的病人,没什么好计较的。

尤其见他听完青冥和冷寂的话之后,怒火明显消去了大半。

楚千漓当下就决定,误会什么的,等他病好了再说。

风夜玄依旧扣住她的手腕,皱起了眉:“他们说的,可是当真?”

“很真很真,可以了吗?先放开我,我还在给你配药。”

御医的药煎好送过来了。

她方才趁着青冥和冷寂没注意的时候,从淘宝系统里买了一些现成的药粉。

如今和药液配在一起,正好可以下口。

她将药端起来,凑到风夜玄的跟前:“王爷,先喝药可好?”

“不喝!”

风夜玄是病得有些浑浑噩噩的,但,对药的反感,与生俱来。

青冥和冷寂自然知道这事。

青冥小声道:“王妃,王爷……王爷从来不喜喝药。”

之前那几次,都是趁着王爷昏昏沉沉的时候,灌进去的。

“可这药,必须得要喝下。”

他病得太久,楚千漓是怕西药药效太重,他病得快要虚脱的身子扛不住。

中药比较温和,最适合现在的他。

“不喝。”风夜玄没忘记,自己上回在她身边,吐得稀里哗啦的模样。

那模样,毫无威严,简直是他人生的又一个污点。

楚千漓见状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:“你不听话,我还如何将你治好?”

风夜玄不说话。

病了这么久,他也想赶紧好起来。

实在是讨厌极了自己在死女人面前,连将她抱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的模样——

不过,他好端端的,干嘛想着将这女人抱起来?

“真的不喝?”

楚千漓板着脸,忽然将手里的药碗放下,竟站了起来。

“不喝拉倒,不喝我就走了。”

她准备亲自去膳房,看看有什么办法,在他等会要吃的小米粥里,弄点西药药粉。

剂量尽量控制一下,也许他能扛得住药效。

她是真的要走,可不是故意在赌气。

可这举动,看到青冥和冷寂的眼里,那是对王爷绝对的大不敬。

王妃……这是在威胁王爷吗?

从来没有哪个女子,敢在王爷面前,如此嚣张放肆的!

“王爷,王妃她真的在用心照顾你,王妃绝无恶意!”

“王爷,王妃都是为你好,王爷息怒!”

两人立即替楚千漓求饶。

这模样,弄得楚千漓很怀疑,自己是不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?

再一想,顿时就明白了。

她有点哭笑不得,想要解释:“我没有想要挟,我是在想别的方法……”

“本王……”风夜玄的声音,很沙哑,很低沉,也很轻。

但,屋子里所有人,包括外间的两名御医,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别走,本王喝药……便是。”

他现在,没有力气追出去,将这女人给追回来。

但他也确实看得出来,死女人说要走,是真的要走。

此时此刻,不知是否因为病得太久,人都有些脆弱了。

他……不想让她走。

真的,不想。

书评(83)

我要评论
  • 他的绝&也只能

    姑娘们虽然对他的绝世容颜深深觊觎,却也只能悄悄窥视,不敢正眼多看。

  • 也是那&名绑了

    也是那个时候,瑨妃带着人冲了进来,将她以谋害十四爷的罪名绑了起来。

  • ,她动&被绑。

    谩骂的声音不绝于耳,她动了动手,才发现,自己双手被绑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