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说什么?”本来因为两位老人家如此说情,皇上也会觉得,自己适才的命令稍稍意气用事了些。他即使真的恨楚千漓入骨,却也不能够当着两位手握兵权的大人的面,将楚千漓乱棍被打死。适才,是真的气极了!可他没想起,两人如此说情。楚千漓不但不知道不悔改,居然还敢公他就算真的恨楚千漓入骨,却也不能当着两位手握兵权的大人的面,将楚千漓乱棍打死。。...

“你说什么?”

原本因为两位老人家如此求情,皇上也觉得,自己方才的命令稍微意气用事了些。

他就算真的恨楚千漓入骨,却也不能当着两位手握兵权的大人的面,将楚千漓乱棍打死。

方才,是真的气极了!

可他没想到,两人如此求情。

楚千漓不仅不知悔改,竟然还敢公然挑衅!

皇上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,猛地又蹿了起来。

“楚千漓,你竟敢……”

“千漓!”

“小七!”

“一,臣女没有盗窃玉玲珑的药方,此事是玉玲珑对臣女诬陷,臣女无罪!”

“二,臣女今夜并没有越狱,是有人在背后安排,要置臣女于死地!”

“黑衣人将臣女带出去,也并非要救臣女,相反,他们是要杀臣女,再将罪名嫁祸到国公府之上。”

“这件事,十四爷可以作证!”

风瑾睿上前一步,迎上皇上的目光,淡淡道:“此事,儿臣可以作证,那些黑衣人并非来救玄王妃,而是,刺杀。”

刺杀!

那可不是什么逃狱!

说句不好听,还是他们皇家的天牢守卫不够森严。

再往深了说,还是保护不力!

要知道,犯人也是需要保护的,这是狱卒的责任!

太后对风瑾睿,自然是信任的。

只是,不明白此事为何与他扯上关系。

“睿儿,那你为何与她一共回来?”

“皇兄想要见四皇嫂,儿臣本是要请父皇饶了四皇嫂,不料父皇不在。”

“儿臣便去天牢探望四皇嫂,便正好撞破此事,还将四皇嫂给救回来了。”

风瑾睿的目光,再次回到皇上脸上。

他道:“父皇,此事的确并非四皇嫂的错,儿臣愿以项上人头向父皇保证!”

皇上脸色一沉。

太后一脸无奈。

这傻孩子,不懂人情世故,不懂朝堂谋略。

什么都不懂,但却因为这份耿直,逼得皇上此时不得不立即“相信”。

难道,皇上连自己儿子的项上人头都不要了吗?

楚千漓也是有点想笑。

这十四爷,还真是耿直得可爱!

不过看样子,她“逃狱”这项罪名,是不可能成立了。

皇上抿了抿唇,再看楚千漓,脸色依旧不太好看。

“就算楚千漓没有逃狱,她盗窃玉玲珑的药方……“

“玉玲珑根本治不好玄王爷。”楚千漓打断他的话。

一屋子的人,一个个倒吸一口凉气,连呼吸都不敢用力。

国公大人和定北侯更是心头一沉,又急又慌。

这死丫头,如此口吻,就不怕皇上再次降罪?

皇上是真的又被气到了。

从来,没有一个小丫头,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!

她懂不懂规矩!

太后也是一脸震撼。

早就听闻这位七小姐不学无术,放荡不羁。

只是没想到,她竟真的蠢到连在皇家人的面前,也如此放肆!

当真不怕死吗?

“妖女……”风瑾睿想小声提醒。

楚千漓却不以为然,对着皇上,依旧脸色从容。

“玉玲珑是不可能治好玄王爷的,因为,那药方根本就是臣女亲自所想,玉玲珑污蔑臣女,还想欺世盗名!”

“她连臣女用了什么药都不知道,还敢邀功!她若能治好玄王,臣女连项上人头都能送给她!”

书评(358)

我要评论
  • 怒道:&!”

    人群中,有人忍不住怒道:“王妃不守妇道,残害十四爷,王爷……烧死她!”

  • 的所有&色的一

    这绝对是楚千漓见过的所有人当中,气势最强大,最出色的一个!

  • 前的绝&:

    楚千漓抬起眼帘,深邃的眸,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男子:

  • 一切太&彻底失

    今夜的一切太诡异,她喝了婢女翠儿给的一杯茶之后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  • &十四爷

    等醒过来时,竟发现十四爷风瑾睿唇角溢血,被她压在身下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